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薛定谔的爱情

首先要祝我的小可爱@野渡横舟 生日快乐啊!因为知道的晚,所以没来得及给你寄生日礼物,所以就,用此文来聊表心意吧,嘻嘻。很开心在双白圈遇到你,既而发现我们越多越多的灵魂共鸣,真是非常幸运了!以后也一起愉快地在一起吧:-D
最后祝愿你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也希望马po能够资源不断,事业红红火火,友谊地久天长。

另: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会有雷同啦!

 

薛定谔的爱情

易柏辰看到一篇文章,大概是说在封闭的环境里,两个人一起同甘共苦,一起朝昔相对,自我就会不自觉地附加上很多意义和价值。换言之就是,很容易闪现爱的火花。也因此明星们拍戏总是拍着拍着就假戏真做了,在剧组这样闭合的环境里,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一呆就是几个月,拍完后宣传期里还得酝酿点绯闻,炒作点cp,用大众最喜闻乐见的感情或基情来吸引注意力,增加存在感。可是至于表象之下的感情到底真不真,以后会怎么发展,风又会往哪边吹,情意的真假,当事人自己可能都未必那么肯定了。

 

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铺满了整个屏幕,易柏辰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只觉得有些眼花,其实也没太看得懂。

但今天是他和马振桓分开拍戏的第三十五天。

现在是凌晨四点,他直到半夜的时刻才收工回去,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两个小时就突然间惊醒,再也睡不着了。

《开封奇谈》的剧组从导演到编剧到同期演员都很好相处,大家年纪相仿,但演艺经历各不相同,聊起来也是分外有趣。按说易柏辰应该是开心的,自己喜欢的角色,自己认同的伙伴,气氛愉快的剧组,除了拍戏进度比较紧之外几乎挑不出毛病。

只是没有马振桓在。

他翻开通话记录,最近一次和马振桓讲电话还是在五天前。听明杰和子闳说,《终极一班5》的剧组进度并不那么赶,他们有的时候收工比较早还会一起出去玩,马振桓跟他聊天的时候也会说起剧组里有趣的事情,他这次扮演的角色和以往的不同,还有三周年前后收到了很多粉丝送来的礼物,组里同伴也为他庆祝了——诸如此类的事情。

唯独他没有说过“我想你了”。

所以当易柏辰看到这篇关于封闭环境里的爱情的文章时,他只有一个想法:扎心了,老铁。

他比马振桓小四岁,在此之前也没有过完整的恋爱经历,比起加拿大名校归国的贵公子,在情感和人生态度上都没那么成熟理智,即使两人早已经敞开心扉互诉衷肠,但是还是会不安。

而且,他握着手机时不可避免地想到,他和马振桓之间是不是也是所谓的,从封闭环境里开始的薛定谔的爱情呢——一旦离开,便可能烟消云散。

 

虽然易柏辰在2015年马振桓归团之后和他已经有过或多或少的接触,也被随机分到一组上过节目,做过游戏,天蝎座和天蝎座的碰撞奇妙而刺激,但真正熟悉甚至不分彼此起来,还是从他们一起拍摄《刺客列传》那个时候开始的。

他们住在同一个房间,饰演同一国家的君臣,经常一起直播,一起吃饭,一起背台词,一起妆发,一起骑马,一起吊威亚,一起拍与对方最多的对手戏。

之后便是宣传期,作为深受粉丝喜欢的蹇齐cp,他们又当仁不让地被一直安排在一起做宣传,做游戏,做采访,甚至回到了台湾之后,这个习惯一时之间也改变不了,易柏辰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不自觉地转头去找马振桓的身影,也不知道自己只要呆在他身边就会涌起的那股莫名的安心感到底意味着什么。

直到他们分开。

他去内地拍摄《超级王爷》,马振桓留在台湾,期间还去了一趟日本录节目。

当他的那通电话横跨了整个太平洋连通到易柏辰身边的时候,当他那句带着潮湿的海洋气息的嗓音灌进易柏辰的耳朵里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是彻底恋爱了。

马振桓隔着几千公里打的那通时间长达半个小时的越洋电话,易柏辰唯一记得的那句便是,“易恩,我很想你。”

9月底的重逢在那句告白之后颇有一种小别胜新婚的微妙感,再加上之后便是如蜜月一般的档期,一起直播,一起旅游,一起去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再次一起拍戏。如此这番一直持续了大半年,然后在今年四月随着终极三国的杀青戛然而止。

三十五天啊——好像自从易柏辰和马振桓相遇以来就没有分开过这么久。

更何况马振桓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我想你”!

凌晨的空气很是微凉,春末夏初的凉风从未关好的窗户里吹进来,冻得易柏辰一阵哆嗦。

他喜欢马振桓,也清楚马振桓对他和对其他人是绝对不一样的。但是现在的马振桓,被捆在《终极一班5》的剧组里,身边有那么多年轻的男男女女,一起拍戏,一起吃饭,一起妆发,一起休憩。

易柏辰不由自主地开始回想马振桓最后一次跟他通电话时的语气,好像有那么一丝的不耐烦,也好像很是敷衍。

还有再上一次,他才讲了两句,还没讲到最有趣的部分,就听到那头有别人叫他的声音,然后马振桓便抱歉地说了有点事情要处理下次再聊。

难不成他真的要像文章里所说的,拥有的不过是一段在聚光灯和摄影机面前的爱情吗?

易柏辰越想越悲伤,越想越难过,裹紧了被子点开了聊天界面想要义愤填膺地说点什么,结果写写删删最后只发送了一个强装镇静的emoji的笑脸。

4点48分,这个时间马振桓应该睡得正香吧。

结果回复却来的意外的快。

“怎么了,易恩,睡不着吗?”

短信提醒的声音让开始百无聊赖开始有点睡意的易柏辰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捏着手机看了几遍,确定是马振桓的实时回复无误,心情一下子又喜悦起来,

 “才睡了两个小时,就被冻醒了,好冷啊呜呜呜,”

 “你肯定又没关窗户,而且你总是会掀被子。”

可是马振桓这么晚不睡觉在干吗呢?他是不是,在跟别人聊天呢?

疑惑的藤蔓一旦在心里扎根,便会疯狂生长,直到缠遍你全身的每一根骨头,每一寸经脉。

叮咚的声音提醒着有新的消息进来,易柏辰百爪挠心急不可耐地点开来,然后倏地瞪大了眼睛。

亮起的屏幕上白底黑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着,

“我今天收工早,睡得也早,不过刚刚梦到一只红色的猫咪,就醒来了。都怪你之前发的那些剧照!”

“那是展昭比较帅还是易恩比较帅呢嘿嘿嘿嘿?”透亮的手机屏幕上倒映出易柏辰咧开到耳边的嘴角,

“必须是兰斯洛最帅啊。”

“屁嘞,马振桓你超自恋的好吗!”似乎连眼角都变得温柔起来了。

“总比那个还自称宝宝的人要好。还有粉丝叫你易恩宝宝你看到没哈哈哈哈!”

“本宝宝不开心了马振桓!”他一边飞快地打着字,一边从地上的塑料袋里捞出了一袋薯片打算拆开了吃。

结果包装袋炸开的“bang”的一声被突然响起的铃声完美掩盖,屏幕上闪现的分明是“马振桓”三个字。

易柏辰只觉得一阵烧到耳根的紧张,明明并不在视讯里,对方也看不到,他还是慌忙地将薯片扔到一边,抓起手机按了接听键,

不过是只隔着几个小时车程的距离,不过是距离上一次通话只有五天,不过是,情人之间的一次正常联系。

“易恩宝宝,”那头的马振桓对易柏辰这一个小时内大起大落的心情毫不知情,用着最普通不过的嗓音亲昵地叫着,带着他一贯的笑意,

易柏辰喉咙一紧,身体一僵,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说不出来。

“怎么,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对方见他许久没有应答,好奇地问了一句,

“Evan叔叔,”好不容易镇静下来的易柏辰捏着嗓子故作可爱地朝着听筒那里叫了一声,

却没想到这次换马振桓那边沉默了。

凌晨时分房间里安静的有些怕人,只有彼此听筒里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撩拨着躁动不安的心脏。

“我更希望你能在其他地方这样叫我。” 终于,马振桓出声了,

“而且我记得我们14号要见面的。”

“我要起床了,挂了。”

 突然中断的通话让易柏辰一脸不可思议。他刚想要回拨过去,却一下子想明白了马振桓留下的那句话的意思,顿时整张脸烧得通红,直到白天拍戏被上了妆也掩盖不住。

“哎,易恩你今天怎么了,是发烧了吗?”有心思细腻的同伴发现他的异样跑过来问候,

易柏辰挥开对方想要上脸的手,叹了一口气说,“嗯,稍微有点,不过没事的。”

 

有人说过,表白就像是“薛定谔的猫”,在没有说出那句话之前,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死还是活。

不过对上马振桓,易柏辰想,大概自己还是呆在箱子里好了,外面的世界太危险。

END


评论(3)
热度(52)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