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糖醋带鱼(裘光)

前言:1、本文设定为陵光统一了钧天大陆,成为天下共主,不喜设定误入。  

          2、情节都为了开车,不要较真。


以下正文:


糖醋带鱼

 

裘振将陵光从温泉池里抱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快睡着了。

他常年深居宫中,体力原本就不如裘振,再加上刚刚两个人一阵纵情肆意的亲热,几乎耗去了他所有的力气,此刻便无比乖顺地任由裘振抱着去了寝宫。

事情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这大概要从陵光统一了钧天大陆成为了成为天下共主开始说起。

 

不知道是哪里传出去的谣言,说陵光共主爱好美人,尤其是身怀一技的美人。

一时间,各国纷纷开始向宫里派遣使臣,名为交流,实则进献,以期能得到共主的青眼从此扶摇直上。

等到陵光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事的时候,嬰栎侯已经在典客署安排下了数十人,而裘振身为大将军,自然要担负起将这些人安全顺利地送入王宫的重任。

陵光坐在宽大的王位上撑着脑袋,百无聊赖地看着殿下乱哄哄的人群,还有好像唯恐天下不乱的右相兴高采烈地给他一一介绍着:

“这一位是从天玑来的齐少侠,他舞的一手好剑;

而这一位是天权的慕容少爷,自小精通乐理;

这位是来自天枢的仲家公子,特长是,种植蔬菜;

那边那个是从遖宿远道而来的……”

他看了一眼站在殿下的裘振,对方面无表情,似乎波澜不惊。

也有不少人早就听闻钧天第一的裘将军的英名,此刻终于得见,果然如传闻一般品貌非凡,英姿飒爽,便偷偷地打量着,明显对他的兴趣比对陵光的还要高。

陵光似笑非笑地环视了一周,眼珠一转,昂声开口道,

“右相,晚上在后花园设宴,给各国使臣接风,务必要操办得热热闹闹。”

右相闻言,也不疑有他,乐呵呵地就领了圣旨。

 

裘振在宫外巡视完一周之后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陵光正醉醺醺的拉着那个来自天权的慕容公子说要与他喝酒,对方看起来身娇体弱,被他强行贴着嘴巴灌了进去,不由得猛咳了两声,

他皱了皱眉头,走到陵光面前,拉开他拽住慕容不放的手,侧头对其低语了一句,“你先走吧,”然后左手将陵光的酒杯放置到一边,靠近他轻声说道,

“陛下你醉了,微臣先送你回去。”

陵光抬起微红的杏目瞥了他一眼,宫里的酒并不烈,但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平日里如白玉般的脸颊被浸得红通通的,

“是裘爱卿吧,来,给爱卿满上!” 他见是裘振,扬起一抹笑容高声道,

身边伺候着的內侍立刻手脚利索地给裘振倒满了酒。

陵光举起自己的杯子,兀自跟他的撞了一下,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裘振眼神复杂地看着他,见他眼神迷离,神情飘忽,叹了口气,终是将那杯中之物喝了进去。

“来来来,裘爱卿吃鱼,”

陵光见状,又兴致勃勃地给他夹了一块带鱼递到了他的碗里,

“我跟你们说啊,我这裘爱卿,什么都好,就是不喜吃鱼,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鱼有刺,”

堂下有人壮起胆子高声答道,立刻引起了周遭一片大笑声和议论声,

“没想到裘将军还是不拘小节之人,”

“不不不,”

陵光摆摆手,摇晃着脑袋, 

“因为吧,他小时候被鱼咬过哈哈哈,”说着他自己率先放声笑了起来。

裘振闭了闭眼睛,觉得自己的理智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然而陵光还在那里手舞足蹈,兴致不减,也不再管他吃不吃鱼,起身又想去搂那个齐公子,结果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对方怀里。

裘振看不到自己的脸色,但他知道此刻一定异常难看,但是没关系,因为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两步迈到陵光身边,有些粗暴地甩开了那个还扶着他的齐公子,一把将他扛了起来。

场面顿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停住了手里的动作,屏住了呼吸。

陵光突然脑袋向下,两脚离地,下意识地就扒住裘振的肩膀不放,慌慌张张地嚷叫着,

“大胆裘振,快放我下来!”然后就被裘振一把捂住了嘴巴,径自扛着他离去。

闻声而来的右相见状,眼疾手快地一把拦住了想要跟上去看热闹的众人,

“来来,大家继续喝啊,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裘振将陵光扔在他寝宫的床上的时候,陵光还有些迷迷糊糊地挥舞着手臂嚷嚷着,

“裘振,你……你大胆!”

他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冷冰冰地说着,

“陛下喝多了,先歇歇吧,”

然后吩咐一边的內侍好生伺候着,自己出去把那一帮人打发掉。明天就让楚珩送他们走,不,最好今晚就走!

结果等到裘振忙完了再次踏进陵光的寝宫就听内侍汇报说陛下去了汤池,顿时心觉不妙。

他强忍住心头的怒火,狠狠地甩了一把袖子,急匆匆地朝着寝宫后面的温泉池过去。

进站通道请走链接:

http://wx4.sinaimg.cn/large/6f99f3d3gy1fh3b7eynimj20c87fob29.jpg


偌大的寝宫里空荡荡的。內侍们知道陛下去了汤池,而后裘将军也进去了,便也心晓今晚是用不着他们伺候了。

裘振小心翼翼地将陵光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准备起身的时候就听到陵光在意识模糊之间喃喃地叫他,

“裘振,”

他回头抓住陵光的白嫩的手指,攒在手心里。

“我在。”

陵光循着他的温度,将头埋进了他的怀里,舒服地睡过去。

裘振就着这个姿势坐了半天,等到陵光彻底睡着了,才轻轻地抽出他的手,蹑手蹑脚地下床吹灭了桌子上彻夜燃烧的红烛,然后回去再次将陵光搂进了怀里。

至于那些使臣,大约还是要感谢他们的。他心想着,不如就让他们再多留几天吧。

END



评论(22)
热度(75)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