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阳光正好(裘光)

前言:1、一切剧情都是为了之后的开车,所以,逻辑已死,请勿当真╮(╯_╰)╭

          2、其实我真的只想写个小甜饼啊!可是写着写着就飙起了车

(╯‵□′)╯︵┻━┻大概裘光在我脑子里只剩下各种各样的车了~~~~(>_<)~~~~

 

以下正文


裘振召集剩余的所有股东召开紧急会议的时候陵光还泡在游泳池里。所以他不知道的是,两个小时之后,位于天璇大楼32层楼的那间紧闭的会议室大门终于打开来,也昭示着天璇集团迎来了新的掌门人。

钧城的媒体就像嗅到了鲜血味道的野狗一般纷纷涌向了天璇的大楼,试图在这件先前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政权交替的的事件报道中抢得先机。

天璇集团是钧城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二十年前由陵光的父亲陵清一手创办,历经了多年的风风雨雨,终得以成为了钧城商业的龙头老大,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但凡它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钧城媒体的注意力。

而这次事件的主人公裘振,是五年前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天璇的,他从最底层的销售员做起,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兢兢业业,辗转于各个部门历练,终于在两年前通过了董事会全体成员的同意,被委任为天璇新的总经理。

可是世事难以顺全。

裘振的总经理位置还没坐热,前任董事长陵清的亲生儿子陵光结束了在美国的学业,回国之后空降公司高层,当仁不让地顶替了裘振成为了新的总经理,而裘振则被直接削了一级,变成副总,辅助陵光管理公司的大小事务。

如果说陵光是个有能之人还好,可惜他进公司没多久便露了原形。迟到早退不说,还常常整日里不务正业,一心忙着办酒会,开Party,耽于享乐,一掷千金。短短一个月内,他从公司里支出的用于个人消费的资金就高达五十万。

况且他与裘振两人因为学习和生活经历不一样,在经营理念上又有着千差万别的差异,有公司内部传闻说多次听到陵光和裘振在办公室里大声争吵,最后都以裘振摔门而去告终。

不过陵少爷玩归玩,富家子弟有几个不爱玩的,但是他却又有好几次被人看到喝的烂醉被一个开着黑色悍马的神秘男人接走,一时间他的性向又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纷纷猜测说陵少爷不会是被人包养了吧。

陵光种种负面的消息和形象,自然引得公司里不少元老很是不满。加上其中有一些董事本就对陵家颇有意见,于是联合起来暗中联系了裘振,希望他能勇敢站出来主持大局,不能让天璇几十年的辉煌事业一朝毁在陵光这个小儿的手上。

而关于天璇内部腥风血雨的斗争,虽然没有哪家媒体敢正式报道,但街头小报都写的有板有眼,传的是满城风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裘振原是不愿意的,他向来为人谨慎,忠诚刚毅,而且本就是为人打工,断然不会做这欺上叛乱之事,然而半年前,陵光又以公司的名义自行购置了一艘豪华游轮和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至于车船的去向,则没有人知道。一时间,他又成为了钧城街头巷尾的话题中心,而这一次,天璇的股票首次出现了惊人的下跌,而且这个情势还日趋恶劣。

变革之事看起来迫在眉睫了。

据说裘振被公司的元老吴董请到他的府上吃了一顿饭,出来的时候神色严肃,眼神凌厉;

据说裘振第二天便联系了先前的几位董事,密聊了一个下午;

据说裘振在私下里开始收购天璇的股票;

据说陵光依然整天无所事事,出入各大娱乐场所,甚至好像还看上了一个小明星扬言说要进军电影行业。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场暗潮汹涌不见天日的内乱在今日里终于结束了。

天璇大楼外面被围得水泄不通。得到消息的记者蹲了半天,也没能见到裘总裁出来,倒有消息更灵通的就直接去堵了从游泳馆出来,头发还没干的陵少爷,一时间话筒、闪光灯排的满满的,就差直接戳到他白净的脸上。

“陵总,请问你对于裘总今天的会议有什么看法?”

“请问你先前知道这件事吗?”

“你会退出董事会吗?”

“你会交出自己的股份吗?”

有问得含糊的,也有直接一针见血揭露真相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围观的记者脸上都看不到一点为他悲伤或难过的表情,毕竟落水之狗,人人得以打之。

彼时下午的阳光正是热烈,加上啪啪闪个不停的闪光灯,陵光只觉得很是晃眼,面无表情地抬手遮了遮眼睛,

 “麻烦让一让让一让。”

他还没回答一个字,拥挤的人群便被疾驰而来的一辆黑色加长林肯里迅速下来的几个黑衣黑裤保镖模样的人强行分开。

刚刚上任的天璇新任执行董事裘振从人群的那头缓慢地走过来,一时间,闪光灯亮得更勤快了。

“这是陵光之前买的那辆车吧。”

有眼尖的人士一眼认了出来,可是却越发想不明白了,陵光动用公司公款买的车为什么会给裘振使用?

而裘振则气定神闲地在众目睽睽和交头接耳里目不斜视地径直走到了陵光面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正好遮住了那抹直接照在他身上的阳光。

裘振比陵光高一点,又穿着深色的西服,两个人相对而立,在围观记者的眼里看起来很有一种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紧迫感。他们纷纷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接下来历史性的一幕,

然而裘振却很是亲昵地摸了摸陵光的头然后蹙起了眉头,说了一句,

“怎么头发没吹干就出来了,”

一句情意十足的话听得围观的记者下巴都要掉了,

“不想吹,太麻烦了,”

陵光好像很习惯了他的亲近,抬手捋了捋还有些潮湿的头发,撇撇嘴更像是在撒娇,

“上车我帮你吹。”

说着裘振便揽着陵光向外走去。

他的手臂紧紧圈着陵光,仿若为他筑起了一道铜墙铁壁,阻挡一切可能会袭来的危险因素。

还有没反应过来不死心的记者想要追上去继续问,自然是被全神贯注盯着他们的保镖及时拦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色的车门哗地一下关上,

唯有靠车最近的人在关门的刹那里瞥到了刚上车就紧贴在一起的两个人,顿时心有余悸,开始考虑这稿子到底要怎么写。


陵光上了车之后便在裘振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躺好。

裘振从置物箱里取出了一条毛巾,盖到陵光头上仔细揉搓了几下,觉得差不多了,然后又取出了吹风机,插上电源打开开关,顿时有温热的风呼呼地吹出来。

他用手先试了一下温度,等到适中之后才一手插进陵光的头发里,一手稳稳地握着吹风机吹着。

暖洋洋的温风吹得陵光有些睡意朦胧,他又往裘振怀里缩了缩,未干的头发触到他的脖子,痒痒的,麻麻的。

“等吹干了才能睡,要不然明天你又会头疼,”

裘振此刻温柔似水轻声软语的模样,要是被刚刚的记者看到,怕是又要吓掉了眼珠。

闻言陵光挑起眉角看了他一眼,施施然说道,

 “我看头疼的该是那些股东吧。要是他们知道你本来就是我的人,多有趣,”说着说着他就自己笑了起来,

裘振对上那双明艳的眼睛闪着熠熠的光彩,无奈地叹了口气。

“明天我就会召开记者会,将事情解释清楚还你一个清白,所有的股权也都会交还给你,”

世上鲜少有人知道,裘振自小就是被陵家收养的,跟陵光一起长大。陵光对他早说,早已经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和必须守护的存在。而这次陵清退居二线,陵光回国,正是因为他们收到消息说董事会里有人不安分想取而代之了,于是就顺水推舟和裘振一起演了一场好戏。虽然时间长了点,而且也把陵光的名声败得一干二净,但总算是得偿所愿,一举揪出了那群老狐狸的尾巴。

 “你敢,我可是被神秘金主包养的金丝雀,你不好好赚钱,怎么继续包养我?”

说着陵光转过身来,柔软灵活的手臂自动缠上裘振的脖子,凑到他的耳边吐气如兰地戏谑道,

裘振看着那水波潋滟的红唇在自己面前一张一合,微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顿时觉得车厢里的温度上升了几分。


全文请走链接:http://wx3.sinaimg.cn/large/6f99f3d3gy1fhjinorpbjj20c88giqv5.jpg


陵光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家里的床上,身体也被清理干净,换上了灰白色的格子睡衣。

傍晚的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懒洋洋地照进来,裘振睡在陵光的身后,手臂搭在他的腰间,平缓的呼吸轻拂在耳边,安宁又祥和。

他翻了个身,手臂自然地环住了裘振的腰,将头埋进他的怀里蹭了蹭,嘟囔着

“我的!”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至于明天的新闻头条会怎么写,管他的呢!

END


评论(19)
热度(68)
  1. 沉迷哭包无法自拔伊修塔 转载了此文字
    很久没见的裘光车!!!好激动!!!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