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时光正好(十光/裘光)

前言:本文灵感来源于@野渡横舟 看完了《阳光正好》之后说,如果当了总经理的是顾十安,而陵光又不知道顾十安就是裘振,那么他俩会撕起来吗2333
然后我们就一起讨论了一些可能性,原本以为我不会写完的,没想到越写越觉得有趣,于是就爆肝了!
可惜的是,我最终还是没能写到裘光二人痛快互撕的桥段,他们两人怎么可能会撕啊!不放闪已经很好了好吗233333

最后,感谢 @野渡横舟 带给我的灵感,仅以此文,聊表心意!


以下正文

陵光回国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出口的时候,终于见到了十几个小时没能感受到的炙热阳光,于是施施然地摘下了墨镜,扬起嘴角, 天璇,我回来了。
一个月前,天璇集团的元老魏玹辰通知他说,那群老狐狸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但是他们也是机灵得很,知道自己不能亲自出面,便联合了天璇集团新上任的总经理顾十安,妄图通过收购各方股票来取得股东会的决定权。
顾十安其人,陵光倒是有听说过,魏玹辰对他开始的印象不错,能伸能屈,有勇有谋,知进退而懂分寸,所以能够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获得了董事会的一致认可,从基层的销售员一路做到如今一人之下的总经理位置。
然而人的欲望总是永远无法满足的,随着他与刘董事一伙的合作越演越烈,如果陵光再不采取什么动作的话,似乎很快,天璇集团就要改姓顾了呢。

他站在出租车通道准备叫车的时候,四处游弋的目光突然凝固在马路对面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上。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辆车是天璇集团总经理的座驾。可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此,陵光一个闪身,将自己隐藏在立柱后面,然后看到随着车门的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身材修长,英俊帅气的男人,果然是顾十安!
既然如此,陵光眼珠一转,不如索性就趁此机会会一会这位传说中的顾总好了。
想着,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拖着箱子便往顾十安的方向走过去。

“真是劳烦顾总特地来接我了,”陵光在对方的身后站定,先发制人地开口道,
顾十安闻言像是被吓了一跳,过了好几秒他才缓缓地转过身来。
这是陵光第一次清楚见到他地样貌,虽然完全不一样,但是他却莫名的想起了一个在多年前就已经离开了人世的人。
“陵总,你好,我是顾十安,”
顾十安很快收敛起自己眼中的惊讶和不安,主动伸出手去,低沉的嗓音打破了陵光的回忆,他晃了晃脑袋,觉得大概是太阳太热烈了,晒的他头脑发昏,怎么会将这个心怀鬼胎的顾十安和裘振作比较呢。
于是他挑起眉角撇了一眼顾十安还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哼了一声,径自钻进了后座。
顾十安倒也不生气,低眉顺目地提了陵光的行李箱放到后备箱里,然后自觉主动地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
“陵总是先去公司还是先回家,”车辆滑出停车专用道时,顾十安从后视镜里看了眼闭目养神的陵光,轻声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他没有等到陵光的回复,于是便自作主张地跟司机说了将陵光送回了位于郊区的那套别墅。
等到陵光迷迷糊糊地下了车进了家门之后,他才突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顾十安为什么会知道他住在哪里,还有,他今天去机场真的只是为了去接自己?可是,他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航班信息啊。
想到此,陵光渐渐蹙起了眉头:看来这个顾十安,比想象中的要难对付啊。

顾十安在一个月内第三次接到楚珩的电话说陵光在天玑府喝醉了抱着人家一个服务员不肯放手,他一个人应付不来被陵光骂得狗血喷头只好求助顾十安来将这小祖宗赶紧弄回去。
他匆匆放下了手里的并购案文件,随便从衣架上拎了件外套就出了门,一边走一边想着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陵光回到天璇的第一件事便是在顾十安总经理的职位前面加了个副字。顾十安倒也没说什么,他当天璇是他的家,而且天璇本来就姓陵,只不过他看那些老狐狸在陵光不在的时候图谋不轨,意图取而代之,心想这位置,与其让他们来兴风作浪,不如自己先坐着,也好替陵光守好这份家业。
却没想到陵光并不知道他的这份心意。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面色不善,第一次会议更是直接在台面上给了顾十安一个下马威,顾十安原本想着找个机会跟陵光将实情说了,哪里知道陵光此后就几乎再没有在公司出现过,但是关于他的各种花边新闻倒是天天出现在钧城的媒体头条,
有说陵少爷日日流连于花街柳巷,有说他出手阔绰为了一个男公关一掷千金,有说他不务正业只会吃喝玩乐,还有言辞不清地说着天璇估计要变天了。
他的如此这番作为倒是让顾十安伤透了脑筋,他与陵光分别多年,自己经历了很多事情,没法参与到陵光那些年的生活里,对于他现在这幅模样,也有点自责,于是便派了自己的心腹楚珩跟着陵光,哪知陵光肯定是以为顾十安找人监视他,自然是气不打一出来,对衣服楚珩也是横眉冷眼,处处刁难。
顾十安刚走到包厢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陵光的怒斥,
“你算什么东西,敢命令我?我今天就把话放这了,人我是必须要带走的,”
楚珩瑟瑟地缩在角落里,企图将自己彻底隐藏起来,陵光的发泄对象并不是他,而是顾十安也很熟悉的天玑府的老板蹇宾,至于他嘴里所说的那个必须要带走的人,也肯定是被陵光抓着手不放只能无奈的看向自己老板的身着黑色制服的服务员了。
因为离得近,顾十安甚至可以看到他衣服上挂着的胸牌上清楚的写着:小齐。
他突然想起坊间关于蹇宾的传闻。天玑府是钧城最大的最豪华的娱乐场所,也就意味着是是是非非的代名词,但这么多年在蹇宾的管理下却从没出过差子,加上他本人也洁身自好,谦恭有礼,文质彬彬,几乎没有什么挑的出的毛病,所以历年来都能排进钧城最受欢迎的十大黄金单身汉前三位。不过听说天玑府先前破格招了一个半工半读的大学生叫齐之侃。蹇宾的原则是不招在校学生,但这齐之侃也是倔得很,说自己是来报恩的,怎么着也不肯走,蹇宾拧不过他,就把他留下了。
“小齐是我店里的人,他不愿意,谁都别想动他一根汗毛,陵总还是请便吧,”蹇宾被陵光如此呵斥,脸色自然也难看的很,
“你以为我要叫他干嘛呢,”陵光闻言倒是突然笑了起来,他伸手拍了拍齐之侃的肩膀,一口酒气吐在了他的脸上,
“我只是觉得他神似我的一位故人,想找他聊聊天罢了,蹇宾你不会这么小气吧,大不了我聊完了就差人把人给你送回来。”
“既然陵总心里还有裘振,不妨去查查他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将心思放在其他人身上来聊以安慰,不过是徒增笑料罢了。”
蹇宾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趁着陵光因为这话一个闪神的时候,手里一个用力,将齐之侃拉了过来挡在身后。
他这话一出,吃惊的却不仅仅是陵光,还有从进来就没说过话的的顾十安了。
“顾总也来了,那就劳烦你将陵总带回去好生照顾,你们天璇的事还请你们自己解决,再有下一次,就别怪我不客气。”
结果蹇宾眉目一转,直接对上他躲闪的目光,意味深长地盯着他说了一句,随后就拖着齐之侃关门而去。
楚珩见状也慌忙拉开门跟着逃离战场,将空间留给一脸哗然的顾十安和还有些愣愣的陵光。

那厢陵光终于回过神来,转身一看包厢里的人都走完了,只有沙发边站着一个男人,他穿着一件短款的灰白色风衣,脸庞隐在昏暗光线的阴影里有些模糊不清。
“裘振!”他一下子脱口而出,几步走过去一把抱住了顾十安,将头埋在他的胸前。
这件外套是他当年和裘振一起买的,一模一样的两件,当时导购员还笑问他俩是不是兄弟,自己是怎么回答来着的,
他记得他当时并没有出声,只是笑了笑,出了门之后才凑到裘振耳边,贴着他的耳垂轻轻地叫了一声“裘振哥哥”,惹得裘振当即就没忍住,拽着他的胳膊一路进到洗手间的隔间里,压在门板上狠狠地亲了一番才作罢。
“裘振哥哥,”陵光搂着顾十安,仿佛嗅到了当年裘振的气息,忍不住又叫了一声,
如果说听到第一声的时候顾十安还能自我解释这不过是陵光喝醉了的胡乱之辞,那么这一句却一下子将他所有的心理防线都击溃了。
至此他才蓦然想起自己随手套的这件外套,是多年前和陵光一起买的那件。他没想到的是,过去这么久了,陵光竟然还记得清清楚楚。
“阿陵,是我,”
顾十安叹了口气,抬起手来摸了摸陵光的头发,还是和以前一般柔软,带着好闻的清新气息。
陵光闻言缓缓抬了头,对上他的目光,然后瞬间像是见到鬼一般迅速挣开来一下子后退了好几步,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谁允许你这样叫我的!”
“谁允许你穿这件衣服的,你给我脱下来!”
他一连问了三句,因为太过激动,胸膛起起伏伏,剧烈地喘着气,脸色也苍白得很。
顾十安见状,也说不出什么解释的话,只能一言不发地脱了外套,准备放在沙发上,却被陵光一把抓了过来,一手死死抱在怀里,一手愤愤地指着门口,用尽所有力气怒骂着,
“顾十安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顾十安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期间与打发了齐之侃先回家后又折回来看热闹的蹇宾聊了两句,说起了当年的事情,蹇宾的态度很明确,智者不言,他也不是那多管闲事的人,要不是今天陵光碰了齐之侃。不过说起来也好笑,蹇宾看了一眼被弥漫的烟雾遮住眉眼的顾十安,按说不管是当年的裘振,还是如今的顾十安,齐之侃与他们都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也不知道陵光到底是怎么想的。
掐掉了第三根烟头的时候,顾十安估摸着陵光的情绪应该稳定下来了,于是便推了门进去查看。
陵光将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手里紧紧地拽着那件外套,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自言自语着,
他说“裘振我好想你啊,”
他说“我好怕我守不住天璇了怎么办”
他说“我竟然两次将顾十安看成你了你说是不是很好笑”
顾十安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毅然走了过去一把将陵光抱了起来,也不顾他撕心裂肺的叫骂和手脚并用的挣扎,从他手中抽了外套就直接盖在他的头上,将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然后飞快地走了一条鲜为人知的暗道去了地下停车场。
楚珩按照他的吩咐在车里等着,见他抱着陵光上车后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稳稳当当地驶了出去。
“顾总,去哪?”
“去我那吧,”
“算了,还是送陵光回家吧,”
顾十安看着臂弯里的耗尽了力气已然睡着的陵光,手指轻柔地从他的眼睛划到鼻子,然后是嘴角,痴痴地凝视了许久,最后改口道。
不,还没到合适的时间。他会把那帮天璇的叛徒全部揪出来,作为送给久别重逢的陵光的礼物。
所以,只能麻烦陵光再等一等了。

陵光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痛欲裂,仿佛快要爆炸了。
他慢慢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顾十安这个人很奇怪。如果天璇当真落到了他的手上,后果怕是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
可是蹇宾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虽然他喝了不少酒,但是该听到的他却一句都没漏掉。想到此陵光揉了揉脑袋,下床走到冰箱边取了一瓶冰凉的矿泉水灌了一半,顿时清醒了许多。
然后他随便套了个T恤,走到书房里打开私人电脑里的通讯软件,直接敲了那个据说24小时都在线的人。
“叫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按照你的吩咐联系了剩余的股东,他们当中大部分还是站在你这边的,其他的我也在想办法,不过顾十安好像注意到我的动作了,”
“公孙说你是最好的,我不信你没有办法。”
“他真这么说?”
“好好做你的事!”
“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帮我再查一查五年前车祸,查一查裘振……到底死没死!还有蹇宾,他可能和裘振有过联系!”
“哎,我们的协议里可不包括这个,”
“那你是希望公孙在澳洲的任期再延长一点吗?你要知道,我不叫他回来,他绝对不会回来。”
“陵光你等着!”
“合作愉快,仲先生!”
合上电脑的时候,陵光又再次想起蹇宾的话。如果蹇宾说的是真的,裘振并没有死,那么他为什么不回来找自己。他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不能回来的大麻烦,亦或是他不想回来?
五年前,天璇集团在陵光的父亲陵清的倾力发展之下,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但是树大招风,天璇的盛世自然是踩着很多人的鲜血,也必然挡了很多人的路,引起了不少势力的不满。
当时陵清带着还在念大学的的陵光还有他自小一起长大的密友裘振一起出去游车河。行驶到一处急拐弯的时候,被一辆迎面而来满载货物的大卡车当头撞倒,直接冲出了路面掉进了河里。
那场事故的结果是陵清受了重伤,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到美国治疗,陵光作为他唯一的儿子,自然也是陪同前往。而裘振则是为了保护坐在他身边的陵光,被撞得面目全非,不治身亡。
自那之后,陵光就再也没有回来,天璇集团的大大小小的事务都交给了陵清的心腹魏玹辰和他的徒弟公孙钤。后来,陵清的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但是陵光依然不愿意回去。因为他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也没有办法原谅舍了性命救了他的裘振。
直到这次,顾十安的意图篡权。
陵光一早就和魏玹辰商量好,他回来,但是却不会出面。他要给自己塑造一个不务正业骄横奢侈的纨绔子弟的形象,以此来麻痹躲在暗处的那群幕后之人,而私底下,他早就找了公孙钤的朋友仲堃仪代替他出面来联系股东,收购股票,以保证自己在未来的股东会决议中立于不败之地。
顾十安能做到的,他陵光自然也能做到,而且作为天璇当仁不让的继承人,他肯定要比对方一个外人想的更周到。
就不知道这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什么时候才能落下帷幕。

顾十安第一次听楚珩说除了他们还有一方在暗地里打着天璇的主意时是不信的。对天璇有异心的人他早就摸得一清二楚,并且也成功地打入了他们的利益关系网里,成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存在。如果陵光没有回来,那么只要假以时日,等他从那些人手上取得他们的股权,成为最大的股东,他便可以将这些人的丑恶面目彻底揭开,还天璇和陵光一个安宁的盛世。
可是还有别人?
真正让他警惕起来的却是他先前去拜访本来站在中立位置的吴董的时候,却得到了对方正在访客无法出面接待的回复。
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躲在暗处的那处势力便将手伸到了吴董那里,着实让他有些不安。不过对手如此努力,他不再认真一点,怎么对得起陵光的那句“裘振哥哥”。

股东会的前一天晚上,陵光召集魏玹辰和公孙钤开了电话会议,经过他和仲堃仪的努力,他们和支持他们的几位股东现在所持有的天璇股票总计达到了百分之四十八,加上陵清作为前任董事长手里还留有的百分之五,明天的会议已经胜券在握。
陵光甚至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处理落败的顾十安和他背后的那些走狗。
他关了视频电话之后,一时兴起,便给顾十安打了个电话,说自己睡不着,想邀请他出去转转。
顾十安接到电话后不过二十分钟就到达了陵光的住处。陵光站在马路上,看着他的车从黑暗中驶过来,带着两股明亮的灯光,突然觉得有些可惜:如果顾十安没有做这些事情,依他这些天来对顾十安明里暗里的了解,他想他们可能会成为不错的朋友。
可惜世事难以双全。
“陵总想去哪里?”
上了车后顾十安目不斜视地问道,
“你做主吧,”
陵光忙着拉安全带,随口说了句。毕竟过了明天,你就不能再做任何主了。想到此,他仰起头,朝着顾十安莞尔一笑。
“那就去滨湖湾吧,”
陵光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毛衣,头发也是刚刚剪过的,显得很是精神,很是年轻。而他笑起来的时候面若桃花,眼似水杏,煞是好看。
陵光听了他的话却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正襟危坐聚精会神开车的顾十安,随即又释然地扯了扯嘴角:滨湖湾是钧城人都知道的地方,顾十安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
只不过,别人不知道的是,他和裘振第一次接吻,便是是滨湖湾的那道桥上。

因为已经将近十一点,滨湖湾那里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只有每隔几米便矗立着的路灯,孤单寂寞地发着光散着热。
陵光率先打开车门出去,临近冬天的夜晚冷得很,他出来的时候心情很好,也没多想就只套了一件毛衣,此刻被夜风一吹,不由得搂住了双臂。
然而很快,有人在身后给他批了件外套,温暖柔软的的毛呢还带着人体的温度,贴着陵光冰冷的身体,很快就将热度传遍了他的全身。
“你……”
他抓着衣服的边边,转头看着只剩一件衬衫的顾十安,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没事,”
说着顾十安拉着外套的两边又往中间紧了紧,然后又回去从车子的置物箱里取出了一副手套,牵住陵光的手仔细棒帮他套好。
陵光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的动作,突然蹦出了一句,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顾十安随意地靠着桥边的栏杆,看着陵光,然后缓缓扬起嘴角,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因为我就是在这里,找到了我一生一遇的那个人。”
“那他人呢?”
“我答应了他,要做完一些事情,才能与他再见。”
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很是开心,目光里闪着幸福的喜悦之光。
可惜你要失约了。
陵光盯着他的侧脸,莫名地有些难过——明天的会议上,你会输的一败涂地,那么你们还能再见吗?
尽管被裹得很好,但是吹了一晚上的风回去的时候陵光还是困意十足得只想躺下就睡。所以他自然忽略了电脑那头仲堃仪发来的那封邮件。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所有的股东按照陵光预想的那般按部就班地发言投票,他用双手撑着下巴,好以整暇地看着对面的顾十安,而他波澜不惊的表情里看不到一丝破绽。
“介于陵总任职以来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集团内部很大的不满,今天我们在此的目的是为了选出能够带领天璇走向辉煌的有能之人,而不是延续古老腐朽的世袭制,所以我投顾总一票。”
陵光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位一直对他和蔼可亲就像叔叔一般亲切的王董说完这番话,他是最后一个发言的,也就是说他的投票直接决定了天璇的下一位主人。
他惊慌地看向身边的魏玹辰,对方也是一脸茫然——连仲堃仪都没有查出来,看来他们终究还是低估了对手的狡猾和隐蔽。
顾十安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站了起来,陵光死死地盯着他,手指狠狠地拽着真皮座椅的皮面,青筋毕露。
他想起他刚进公司的时候,有一次顾十安拿了上个月的财务报表给他批阅,他当时热衷于扮演暴躁无能的太子形象,又想试探一下顾十安的底线,于是看都没看就一把抓起扔在了顾十安的脸上,
“你就给我看这玩意!拿回去重做!”
厚厚的纸张如同雪花一般沸沸扬扬的飘落下来,顾十安站在一片凌乱之中,面无表情地蹲下来又一张一张捡起来整理好,然后恭恭敬敬地说“好的,陵总,”
陵光见他这番模样,只觉得这一拳就像打在了棉花之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冲着他就大吼了一声,“滚!”
自那之后,公司里的员工看他的眼光就都多多少带上了几分不屑,想来如今顾十安赢了这个位置,怕是自己再难以立足了。
“我宣布,我将我手中所有的股权无条件地转给陵总,”
陵光直到被魏玹辰推了推才回过神来,就看到所有人,包括顾十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这不可能!”
“顾十安你疯了吗!”
“我不同意!”
“顾十安你……!”
然后会议室里就像被按了快进键一样乱成了一团,董事们咆哮着,咒骂着,甚至还有试图爬上桌子去拉顾十安的,都被外面严正以待闻声进来的保安一一控制住,
一时间,陵光只觉得大脑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地,只看到顾十安踩着有节奏地脚步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然后他在距离他三十公分的时候停了下来,
“阿陵,我回来了,”他弯起嘴角,浅浅地笑起来,露出他昨天晚上才刚刚发现的两个酒窝。
陵光在他清澈碧澄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不可置信的神情,看到了自己捂住嘴巴的缓慢动作,看到了他曾经非常熟悉的此生唯你的认真和专注。
他想要说些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却不合时机地想起来,来电人是仲堃仪。
突然间,脑海里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陵光想起昨晚仲堃仪发了邮件给他,不过因为他太累了,还没来得及看,他盯着顾十安不放,手里机械地按了接听键和扬声器,就听到那头仲堃仪急切的声音,“喂,你看到我的邮件了吗?顾十安就是裘振啊,是蹇宾的父亲救了他,你快把公孙召回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顾十安拿了过去按掉了。
会议室里因为这通电话突然之间安静下来,如同死寂一般。在场的都是在天璇呆了好多年的人,没有人不知道当年陵光和裘振的关系。而顾十安就是裘振的这个事实让那些投了反对票的股东深切地感受到了濒临破产的绝望。

“裘振你这个混蛋!”
许久之后,陵光才终于吼了一声,然后一头扎进了顾十安的怀里,将那三十公的距离化为零,也将满脸的眼泪和鼻涕全数擦在了他的衣襟上。
“属于你的,我都会帮你拿到,”顾十安摸了摸他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我已经通知了媒体和警方,你们做的那些事情,也该然后大家都看一看了。”
下一句却是对着他身后的那些已经呆若木鸡的股东,闻言,他们面面相觑,脸色如死灰一般。

直到上车的时候陵光还舍不得将自己从顾十安的身上扒下来,他死死地搂着顾十安,生怕自己一松手对方又会消失不见。
股东的事情,陵光相信裘振已经都处理好了,而至于顾十安欺骗他的事情,他也想好要怎么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了。
所以现下最重要的,自然是赶紧回家一解相思之苦啊。
想着,陵光狠狠地先在顾十安肩膀上咬了一口。

End

以下可自行转乘《阳光正好》的那辆车😄😄😄

评论(8)
热度(29)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