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冰淇淋爱情

前言:此文为高明x上白的rps向同人,内容纯属个人脑补,不如将其看作平行世界的他们2333。嗯,请不要当真,也不要过度发散,谢谢🙏

冰淇淋爱情

上白下午到公司的时候刚好赶上有人中午输了狼人杀,买了很多桶装八喜来请客。
他在女孩子的盛情邀请之下拿了一个比较清爽的绿茶味小桶。虽然分量不多,但是冻得硬邦邦的冰淇淋吃起来还是有些费事。他想到如果高明也在的话,大概会冲着朗姆酒口味的最大桶而去,然后吃得眉开眼笑一本满足。
可惜他不在。

其实上白是不喜欢吃冰淇淋的。
应该说,他对于所有于健康无益处的食物,比如四川火锅,比如甜到发腻的甜品,比如冰冰凉的冰淇淋等等,他都是敬谢不敏的。就连炙热的夏天,他通常也不会直接喝刚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冰饮,而是会放一阵子,等到没那么冷了再下口。
但是高明却很喜欢——他喜好一切味道特别重的食物,尤其特别喜欢冰淇淋。搬了新家之后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拖着上白去了附近的超市,将空荡荡的冰箱里用各种五花八门的冰淇淋塞得满满当当,保鲜的柜子里则塞满了花式碳酸饮料。
而他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在进门之后拉开冰箱开启一瓶冰凉的可口可乐一口灌下去,然后拉过身后还在慢腾腾换鞋子的上白就是一个深吻,等到他的嘴唇也和自己一样被冻得红通通的时候再大笑着放开。上白被他偷袭了好多次结果每个下一次依然还会被冰得连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能无可奈何地瞪着他的小男朋友,抬手将艳红的唇瓣擦得更红了。
所以比起冰镇可乐这种既没有营养,也不能解渴,喝多了还会发胖的东西来说,显然冰淇淋就容易接受的多了。
他们一起跟随《遇见足球城》的节目组一起去欧洲录制节目的时候,每到一处地方,高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当地有名的冰淇淋小店,甚至还创下了一天吃了四次最高纪录。他倒是皮糙肉厚的没一点事,可是苦了跟在后面不吃也得吃的上白。当晚回去宿舍后就开始肚子疼,但也只能坐在床上裹着被子一边喝着自己自带的具有祛寒暖胃功能的姜枣茶,一边哼唧唧地抱怨高明的任性妄为。而节目组的其他成员当天晚上约好了一起出去吃大餐。不过还算高明有良心,他也没去,说着要照顾哥哥这个老人家。
上白很少生病,一方面是他平日里生活就比较考究,注重养身,另一方面因着演员这份工作的特殊性,他也常年坚持锻炼,身体素质比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好了很多。
结果这一次却老马失足,跟着高明吃坏了肚子,说出去都要被人笑的。高明也知道自己有责任,于是乖巧地脱了外套硬是挤到上白床上,宽大的手掌从被子的一角钻进去,缓慢揉搓着他平坦的腹部。因为人体本身的温度和摩擦带来的热度,上白只觉得原本翻江倒海的那一处热乎乎,暖洋洋的,好像也没那么痛了。
不过知错就改就不是高明了。那段时间里,他的百度搜索里竟是充斥着都灵有名的冰淇淋店在哪里,米兰最好吃的冰淇淋店在哪里这种简单粗暴的问题。不过尽管有广大热心网友的悉心指导,在这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的地方,他们常常是从一条街的这头走到那一条,也找不到准确的位置。
公司同来的工作人员听了几次高明的抱怨后觉得很有趣,便说要不做一期吃冰淇淋的节目吧。
于是在小牛奶的镜头里,高明又一次上演了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店不在灯火阑珊处的悲剧。
他的耐心在一次一次的落空里渐渐消失,拉着上白的手不停地撒娇抱怨,说着好想吃冰淇淋啊,不管啊今天一定要吃到。上白有时候觉得好像他在摄像机前特别会撒娇,特别会黏人,动不动便要上手搂搂抱抱啥的。他问过高明一次,对方却说反正小牛奶后期都会剪一些奇奇怪怪的配词上去,而且观众想看,不如就放开一点。
信誓旦旦的样子说得上白差点就相信了。

“那我们先回去休息下,晚些时候我再陪你出来好不好。”
上白看着身边的大型犬越拉越长的脸,轻声安慰着。他其实已经很累了,不过高明想吃,他怎么着也会陪着他。
他有时候很羡慕对方,明明只差了三岁,但是好像高明想要做什么,便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做,他想吃冰淇淋,便一点也不掩饰,他想要对自己好,也坦然自若,毫不扭捏。
一直以来,上白觉得自己应该是孤独的。他将自己定位为一个艺术家,一个优秀的艺术家,而艺术家的骨子里都是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在过去漫长的时光里,他始终恪守着自己的灵魂,恪守着自己人生的准则,用心做事,认真做人。他不想去迎合那些浮华飘渺的热闹事物,也不轻易打开自己的内心。于他而言,为了他的演艺事业,为了他所钟爱的哪些角色,他甚至有些刻意地与生活中的琐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他喝茶,他燃香,他听佛,他静思,他将自己的灵魂深埋在厚重的躯壳之后。他觉得自己可能这一生都将在演员这条路上孤寂地走下去,直到他走不动了,他或许会寻一处清净之地,开始做木匠。
但是他遇到了高明。高明其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样,高大明亮。他就像冬日里的太阳一般,赤忱而热烈地融化着被厚实的冰块牢牢封住的那株绿芽。这个过程其实并不漫长,但极其需要耐心。曾经上白也遇见过这个年纪的年轻演员,男男女女,讲着他不熟悉的词汇,哼着他没有听过的歌,玩着他没见过的app,肆意享受着年轻精彩的生活。偶尔回头瞄一眼他那具中老年艺术家的灵魂,便嬉笑着走开。可是高明却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就义无反顾地闯了进来。他说自己生性友好,他说自己平易近人,他说他对每个人都会这般热情满满,然后上白却不会忘掉他第一次被自己邀请去喝茶时的惊愕和手足无措,也没法不去在意他跟同龄的朋友在一起的神采飞扬和肆意潇洒。但是尽管如此,高明仍然愿意一点一点地敲开上白的坚固外壳,固执地陪着他打开一扇又一扇他不曾想过要进入的新世界的大门。
换句话说, 高明的靠近,终于让上白有了为了更贴近他而自愿走进凡尘里拥抱广阔天空的勇气和信心。所以他愿意陪高明做所有的事情,甚至有时候也会故意与他唱反调,不过是想看看他跟自己撒娇的样子,或者说想要放下矜持也与他耍耍小性子。

回到宿舍之后洗了澡换了衣服,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不过这一次倒是顺利得很,他们很快找到了一家冰淇淋小店。
磕磕碰碰地用不熟练的英文点到了两个冰淇淋,上白要了普通的香草和抹茶味,高明在一边挑挑拣拣许久没法下定决心。点单的女孩子笑得很是可爱,她瞧着高明眼睛发亮又犹豫不决的模样,笑着问了一句“your boyfriend?”
她的声音不大,专心致志地盯着橱窗里的冰淇淋的高明没有注意到,但是上白却听到了。他愣了一下,目光轻轻的落在高明棱角分明的侧脸上,然后泛起了一个愉悦的微笑,朝着对方点了点头,
对方悄悄地比了个大拇指,夸了一句“so cute!”
最终高明还是选了他日常喜爱的朗姆酒和巧克力口味。上白等他拿到手之后体贴的将自己的那只给了给了身后一直跟拍着的工作人员,再转过去的时候果然高明已经迫不及待地先尝了一口,而后露出了陶醉的表情。他不待上白开口,便直接挖了一勺右侧的送到他的嘴边。上白一口吞下,满嘴都是冰冷透骨的凉意,但是清爽过后却有一股浓郁的味道,混合着淡淡的酒香,很快弥漫在整个口腔里。
高明得意地看着他,上白抬起眼睛与他的目光对上,没有言语。但是他知道对方未说出口的那句话,“我喜欢的,都想要与你分享。”
他的目光太过炙热,看得上白有些不好意思,便移开了视线,手里也跟着指了指另外半边,高明意会地又挖了一勺巧克力的递过去——那是与刚刚完全不同的味道,但是同样醇厚香甜。

从店铺街出来的时候下起了小雨,上白便交代了身后的工作人员,因为下雨为了安全就不要继续跟拍了,早点回去休息。
他撑开一把淡蓝色的雨伞,将细密的雨丝隔绝在他和高明的身外。高明依然沉浸在冰淇淋的美味当中,一边大步跟着上白的脚步,一边还调皮的咬着勺子朝他笑。他们穿过了马路,进入另一条街道,高明突然冷不防地又挖了一勺递到上白的嘴边,
“最后一勺,给哥哥,”
上白一时不察,赶紧将雨伞换了只手拿,脑袋也探了过去。
吃到最后巧克力的甜味和朗姆酒的香气已经混合在了一起,互相交融却又各自分明,又是一种截然不同的体验。
来来往往的人群从他们身边匆匆而过,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任何人。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陌生的城市,他们就像其他任何一对普通的恋人一般,撑着一把伞,握着一双手。
上白将伞斜了斜,遮住了他和高明的脸,然后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往下拉,将自己冰凉的嘴唇印在对方的唇瓣上。

这个随性而来的吻的后果是,他们回去之后,刚进房间上白就被高明一个转身按到了墙上,劈头盖脸的吻随即落了下来。
在遇到高明之前,上白对于自己的身高和身材都很有信心,可是再怎么自信,面对比自己足足高了九公分而且是退伍军人,平日里爱好是打拳的恋人而言,他都显得很是小鸟依人了。
尤其是,对方将他整个环住的时候。炙热的呼吸,熟悉的体香将他团团包裹,从四肢到头脑都快要像刚刚的冰淇淋一样化成一滩水。
“哥哥身上有冰淇淋的味道,”说着这话的高明,唇舌已经离开了他的嘴唇,开始沿着修长的脖颈下滑,遇到那处凸起的时候,他还刻意停了一下,凑上去深深地嗅了两口,然后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如同天鹅颈项般的优美线条因为这个动作一下子绷得紧紧的。上白慌忙抬起手背塞到自己嘴里,阻止了因为太过刺激而止不住溢出的呻吟声。
隔壁房间里还有人在。
高明抬眼瞥到他的动作,于是玩味地舔了一下嘴角,然后伸手拿下了他的手,重新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灵活的舌头熟练地撬开他微张的嘴唇,进去之后里里外外狠狠扫荡了一番。直亲得上白眼角泛红,喘息不止,放在身侧的手指也紧紧揪起,拽住了高明T恤的边缘。
当然考虑到各种原因,高明也没有再多更加亲密的动作。他亲了好一会儿之后便放开了上白,将脑袋搁在对方的肩膀上,朝着他的耳朵缓慢地吐着气。
“冰淇淋味的哥哥,”
上白闭着眼睛靠着墙壁慢慢等着自己的理智回神。
高明的手臂松松垮垮地缠在他的腰间,一条腿也卡在了他的双腿之间。毛茸茸的头发戳在他的脖子里,有些痒痒的。
他喜欢这种只是拥抱着什么也不做的懒洋洋的氛围。就像某个春日的午后,他眯着眼睛躺在阳光普照的藤椅上,旁边的茶壶里冒着热腾腾的茶香,五月难得乖巧地蜷缩在他的腿上睡觉,一派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的冰淇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挖得差不多了。女孩子们凑过来看着上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上白老师发呆了啊,是不是想弟弟了?”
他愣了一下,随即浅浅地笑了一下,露出凹陷的小巧酒窝。
“没有他在是有些不习惯呢。”
不是不习惯,是很不习惯。从昨天他一个人坐着公司的车回家,到今天早上起来没有接到高明一起去公司的邀约。于是整个人都有些懒洋洋的,就在家里赖了一上午,可是手机也没有收到任何一条消息或通话记录。
他不想去纠结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但是又止不住地去想高明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为什么连句最简单的留言都没有。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适时地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上白一下被惊到,手忙脚乱地拿出来查看,通话界面上赫然是用着他家小辣椒头像的高明。
女孩子们见状纷纷挑着眉头转身离开,将空间留给还会不好意思的上白老师。
他呼了一口气,按了接听键,还没放到耳边就听到那边传来的大嗓门,
“哥哥你和他们吃冰淇淋了是吧?吃冰淇淋都不告诉我!”
上白听得莫名其妙,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肯定是有人偷偷告诉他了。
他想说明明是你自己先不联系的,又想说我只吃了小小的一桶,没有那么好吃。可是话到了嘴边却硬生生变成了“你在那边一切都还好吧?”
“哎呀,累死我了,我从昨晚上到杭州就没带歇过,坐车就做了好几个小时,你不知道那个地方啊,我昨晚上总共就睡了四个小时不到。今天又爬起来跟剧组见面,好累啊,哥哥,我都没有空给你打电话,而且哥哥你都不关心我,弟弟不开心了,要哥哥抱抱……”
被上白一打开话匣子,高明便喋喋不休地念叨起来,最后还不忘跟上白撒个娇抱个怨来个恶人先告状什么的。
因为要接听电话,上白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的地方,对面刚好是一整片的玻璃墙。他抬起眼睛,看到自己在透明墙面里的模样——止不住翘起的嘴角和越发柔和的眼睛,清晰无比。
“嗯,抱抱你,”他贴着屏幕,轻声应和着。
“哥哥你又在敷衍我了,不过没关系,我知道你是想我的,小姐姐给我传照片了……”
那头的高明还在得意洋洋地讲着,上白几乎插不进一句话,便转了个身倚靠着墙壁安静地听着。
声音通过冰冷的机械传过来和贴在耳边讲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而这种区别一瞬间又将思念的情绪放大了无数倍。
“我一有空就会给哥哥打电话,哥哥你也要,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讲啊,给我留言也行,我看到了就会回复你,”
“啊,有人在叫我了,我要过去了,”絮絮叨叨的高明终于被临时而来的工作打住话头,他迅速地切断了话题,朝着电话这边的上白解释道。
“你在那边好好拍戏,“
”回来之后我带你去吃冰淇淋。”说了一些关心劝慰的话,临到最后的时候,上白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
得到承诺的高明嗷呜地叫了一声,声音不大,却足够上白听得清清楚楚。

挂断电话之后不一会儿,微信滴了一声,显示有新消息进来。上白本想往众人聚集的方向而去,因着这一声响又停下了脚步。他打开微信,是高明给他发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他,手里举着冰淇淋的小勺子,停在半空中,神情漠然,眼神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怕是就是他刚刚说的公司的女孩子发给他的那张吧。
不过高明还是对这张照片做了小小的修改,因为在照片的右下角,有一行小小的字,
我最喜欢哥哥了

END

评论(13)
热度(92)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