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爱我

前言:1、此文为高明x上白 rps向同人,纯属个人脑洞。请不要当真,也不要过度发散,谢谢。

           2、还是甜的。


爱我

高明钻进公司安排来接他的保姆车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后排的上白——明明前几分钟两个人还在互发消息讨论着今天中午要去哪里吃饭的问题。

于是他惊喜地叫了一声,“哥哥,你怎么来了?”

他不得不承认,凌晨四点钟就起来,还遇上飞机晚点,从睁眼开始的所有疲惫和不痛快,在看到上白带着温和笑意的眉眼的时候仿佛都一扫而空。

“早上没什么事,就跟着一起来了。”上白特地起了身,将里面的位置让给高明。他先前在微信里抱怨说好累啊,早早就起来了,又说飞机餐非常难吃,哪怕见不到面,上白都可以想见他说着这些话时的表情。

“你先休息一下吧,”

他在外侧的座位上重新坐好,回过头来的时候看到高明抱着头枕眼睛亮亮的看着他,像极了疯传网络的那个表情包里的小奶狗。

旁边的工作人员也觉得很好玩,打趣说着“弟弟你这么久没见哥哥,不来一个爱的涌抱吗?”

高明闻言着实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笑意盈盈的上白,对方平静的表情没有半点波澜,于是就嬉笑着问道,

“怎么,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又发明了新的打招呼方式吗?”

前面的司机听着他们的对话倒是笑了起来,他从后视镜里看了几个年轻人一眼,直白又坦荡地戳穿了事实的真相,

“他们刚刚跟上白老师打赌说你肯定会抱一个,”说着还好笑的摇了摇头。

至此,上白手里转着他那从不离身的串珠,慢悠悠地开口,“一人五十啊,请直接发红包给我。”

“哥哥你真是……”

“怎么能欺负小姐姐呢是吧,”高明嘴里说着打抱不平的话,蔓到眼角的笑意却毫不留情地出卖了他的内心。

上白对上他狡黠的眼睛,忍不住抬手摸了一下他的头发,又继续说道,“今天中午我请客,你们商量一下吃什么吧。”

顿时车厢里一片欢呼,好不热闹。

女孩子们扒着高明的座椅热烈地讨论着要怎么把上白老师这顿吃回来,高明一边跟着他们嗯嗯呀呀,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一边悄悄地将自己的手指伸过去,慢腾腾地勾住了上白的。对方先是挣了一下,又被他牢牢楸住。

 

吃了饭之后高明才觉得自己算是活过来了。

今天的活动是参加京东飞利浦926的产品推广和促销。主办方为他们准备了服装,虽然活动正式开始是晚上八点,但下午还是需要彩排的。

秋意正浓,但室外的温度并不高,不过更衣室里因为人来人往,空调还是开得很足。上白怕冷,就找了一个角落没有风的地方去换衣服,高明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整个人沐浴在昏黄的灯光中,只觉得又舒适又安心。

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悄悄地走到上白的身后,双手一张将他抱了个满怀。

上白当即被吓了一跳,但也知道除了高明不会有其他人,于是微微侧了头,让对方凑过来的脑袋靠得更方便。

高明见他顺从的样子自然是越抱越紧,低头朝那白皙修长的颈项就亲了一下。一时间,怀中的身体有些僵硬起来,还有微微挣扎的态势,

“有人呢。”

高明皱着鼻子索性将上白扳到正面,贴着他的耳朵轻声安慰,“我进来的时候锁了门的。”

上白张了张口,刚想反驳,高明又低下头在他肩膀上蹭了蹭,

“哥哥你都不想我的,是不相信我会给你抱抱吗?”

“不是有那么多人在嘛,”上白向后退了一步,将全身的重量依靠在背后的墙上。他所在的地方靠着窗户,窗帘并没有完全拉好,虽然是三楼,但忍不住还是有些心跳加速。

高明就着这个动作仰着头,一只手掌不知何时贴上了上白的胸口,然后嘟囔了一句,

“哥哥你心跳的好快啊”

他的嘴唇就贴着上白的颈动脉,呼出的温热气息又酥又麻,上白难耐地动了动脖子,却一下子被高明咬住了。

他这下咬得并不重,连齿痕也没有留下,毕竟他现在穿着主办方准备的衬衫,等下要上直播。

只是锋利的牙齿若有若无地擦过柔嫩的肌肤,仿佛他只要稍一用力,就能咬断那修长的脖颈,这种毫无防备地将自己的弱点全数曾现出来的柔顺,让高明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烧开来来。

在见到上白之前,他以为自己肯定很能忍,不过才十几天的时间,中间上白还打飞的去看过他一次,他们作为公众人物,也应该慢慢习惯长久的分别。所以即使在车厢里见到上白来接自己的时候,他也强忍着没有让自己做出多余的动作。上白是了解他的,所以才会轻而易举地赢了那个玩笑的赌约。但是他又是不了解的,他不会想到,在这间人来人往的更衣室里,在他们更换衣服的短暂时间里,他们只是这样站着,思念的情绪便犹如翻江倒海的潮水,一个浪头扑过来,将所有理智都深埋。

高明抬起头来,看着上白温润如玉的脸庞,手指缓缓抚摸着他的头发,刚刚上完发胶之后有些硬硬的,不像刚刚洗完澡那般柔软蓬松。然后他一只腿挤进对方的双腿之间,突然发狠地将他整个人按在墙上,低下头一口咬住了他肖想了好久的唇。

上白征了一下,然后顺从地张开了嘴巴,下一秒,高明的舌头便横冲直撞地闯进来,卷住他的来回翻滚着,贪婪的吞噬着,辗转回旋,缠绵悱恻。

一时间上白被吻的气喘吁吁,他在偶尔分开的空隙间斜着眼睛瞪着高明,表情里竟是不可思议。高明知道他不是不愿意,只是有些紧张。于是停了下来捧着上白的脸颊,额头抵着他的,

“哥哥,我好想你的。你想不想我?”

低低的声音只流动在两个人之间,熟悉的气息如同薄雾一般慢慢将彼此环绕。上白深呼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放在身侧的小指扣住了他的手指。

怎么会不想呢,不想的话就不会来回花七八个小时车程跟他呆一小会,不想的话也不会一早上就跟着公司的车开接他,不想的话,就不会站在更衣室里就跟他接吻。

因为这个很近的距离,高明清晰的看到上白微微抖动的睫毛和稍稍抿起的嘴唇。而掌心里酥麻的悸动更是撩拨得他心里暖暖的。于是他歪着脑袋笑了下,一口又叼住了上白的嘴唇。

这个亲吻很是缠绵,缓慢。高明也不着急进去,只是贴着上白嘴唇不停地转换角度缓缓摩挲着,像是怎么也亲不够,偶尔轻咬一下,然后看到上白瞪着眼睛不满地回咬过来,才懒懒地卷住他的舌头转悠两圈。比起刚才的狂风暴雨,上白更喜欢这种慢条斯理的接吻,就像是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拥抱着,亲吻着,无上的浪漫。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的气息都有点紊乱,尤其是上白。从耳朵至脸颊,全都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刚刚梳好的头发因为高明的抚弄而稍稍有些垂落下来,高明抬手捋了几下,给他中间理出一个弧形的空当。

然后他眉眼一挑,又凑到上白跟前,轻声问道,

“哥哥你今天是用了我的香水吗?”

说着他求证般地又凑到上白的脖颈和脸庞之间嗅了嗅,鼻尖擦过脖颈,然后慢慢移到脸颊,鬓角,上白被他蹭地有些痒,稍微躲了躲,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他喜欢喝茶,也喜欢在泡茶的时候燃一炷香。所以日积月累的,他的身上总会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不是那么重,就像涧边的溪水一般,潺潺流过,不留痕迹。

但是今天的上白,身上除了那熟悉的清淡香味,还萦绕着一丝淡淡的,不靠近就无法察觉到的柑橘味道——那是高明最喜欢的淡香水。

高明见上白偏过头去,但耳垂却开始隐隐泛红,自然也不再继续戳破, 只是将脑袋再次埋到他的肩窝里,嗤嗤地笑了起来。

 

四个多小时的直播节目,他们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半,差不多都到了上白休息的时间。但是他精神却好得很,还跟主持人调侃起来。高明噙着笑容看他自我介绍,又给顾青裴堆积了一堆华丽的词汇,随意的将手肘搁在他的肩膀上,戏谑地说道“我在剧里面,对他这种性格的人物特别不屑。”

上白扬了扬眉头,装作有些嫌弃的抬手握着他的手腕将他的手推下去,嘴角边泛起一波了然于心的笑意,结果下一秒,高明又契而不舍地搭了上来。

之后他们被安排到第二现场,和一个女主持人体验各种新兴产品。因为下午彩排过的原因,也因为心情不错,上白情绪很是高涨,好几次都主动出击,跃跃欲试,高明无奈地看着他猜拳赢了之后得意地去摆弄挂烫机的模样,只得伸手护住他快要被喷头的雾气喷到的脑袋,“哥哥小心。”

说好的冷静自持喜怒不言于色的老干部形象呢?

 

活动结束他们从演播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一点钟了。高明跟在上白后面,跟最后还在等候的粉丝打了招呼告了别,上了车。

司机师傅似乎都要睡着了,看到他们上来于是晃了晃脑袋,伸了伸胳膊。

“去哪里?”他拉好安全带,朝着后视镜问道,

“去哥哥那里吧,离机场近,我还能多睡一会,”上白还没开口,高明抢先说了话。

随行的工作人员也觉得没什么不对,而且去一个地方还能少跑点路,大家都可以早点回去休息。

为了打起精神,司机打开了车上的录音机。凌晨时间没什么频道了,调了一轮之后他停在了一个音乐节目,正放着一首缓慢的情歌:

你的手指你的眸

你的喉结你的口

我总忍不住徘徊逗留

怕一生爱都挪不走

你的笑容你的愁

你的心情你的梦

我总忍不住窥探追究

在生命的旅途中

我想与你甘甜与共

男歌手的声音有些低沉甚至沙哑,上白听了前面几句就知道是游鸿明的《爱我》,很多年前的歌了,他第一次听可能还是在念初中的时候。那时正是初生牛犊不识情爱的年纪,以为省一袋零食给女孩子吃便是伟大的牺牲隽永的爱情,跟着录音磁带后面晃着脑袋嘶吼着根本不知词为何意的音调,就觉得自己是情歌王子。

爱我

没有你我变得好贫穷

在人世中少你左右

我想我连什么价值也没有

爱我

因为你我变得好富有

在你怀中被爱占有

那种满足是一切都比不过

好好爱我

高潮的部分,歌手仿佛一下子撕心裂肺地竭力起来。上白看向旁边的高明,从昨天凌晨到现在,忙碌了超过二十四个小时的他靠着椅背终于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明明前不久还笑着说我没有胡子,此刻下巴上却泛起了一层薄薄的胡渣。

爱我

没有你我变得好贫穷

在人世中少你左右

我想我连什么价值也没有

低低的音乐在安静的车厢里循环回荡着,窗外高楼耸立,霓虹闪烁,京城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车内,上白在昏暗的角落里,轻轻地将手覆在高明垂落在椅侧的手背上。

爱我

因为你我变得好富有

在你怀中被爱占有

那种满足是一切都比不过

好好爱我


高明被枕边的手机闹铃突然震醒的时候脑子里几乎是一片空白的,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刚进部队的那个时候。他们在每个晚上被操练到凌晨,又在每个早上的四五点被尖锐刺耳的哨声叫醒,在一整个的恍惚之中机械地完成穿衣服叠被子洗漱自己一系列的动作然后拽着还没完全套进手臂的袖子匆匆忙忙下去站队。

他盯着天花板望了一会儿才想起来现在已经不在军营了,可是尽管三个小时前才躺下来,但他还有六点四十的飞机要赶,所以,留给他穿衣洗漱并且和上白告别的时间并不多。

上白睡得很熟,他在高明的身后,蜷缩着身体,手指松松地搭在高明的腰间。

其实高明都不太记得自己几个小时前是怎么躺到床上的,他最后的印象就是自己上了车,所以肯定是上白把他弄回来的,又是他给自己调好了闹钟。

他侧了侧身撑着手臂盯着上白的睡颜又看了一会儿。因为轻微的侧身动作,对方无意识地哼唧了一声,手指从腰侧滑下来,而后又收紧握成了一个拳头——很是可爱。

下了床之后花了十五分钟的时候将自己打理妥当,高明再次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上白却已经醒来了,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眼神却还是懵懵的。

“弟弟你要走了啊,我送你,”说着他便想要起身下来。

高明走过来,在他的面前站定,上白仰起头来看他, 

 “我出门打个车就到了,哥哥你再睡会吧,”他轻声安抚着,嘴角微微翘起,黑亮的眼睛里泛着柔柔的涟漪。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高明举手拦住了对方的话,

“不过临走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什么……”

上白话还没说完,就被高明托着下巴啃了一口,牙齿在柔软的嘴唇上厮磨了好一阵才放开。

“我要充满电,这样等我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直到高明关上门的时候,上白才从刚刚还愣愣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少了一个人的房间突然就安静下来,空气里也萧瑟了几分。他重新拉了拉身上的被子,而后摸了摸高明临走前亲过的地方,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爱我

因为你我变得好富有

在你怀中被爱占有

那种满足是一切都比不过

好好爱我


END

 

 

 



评论(21)
热度(72)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