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出戏

前言:1、此文为高明x上白 rps向同人,纯属个人脑洞。请不要当真,也不要过度发散,谢谢。

           2、还是甜的。

           3、有一些彩蛋,如果有看出来的可以悄咪咪告诉我哦。

 

上白站在行李转盘那里等行李的时候打开手机,刚刚连上网,微信消息就嘟嘟地叫个不停。

他一打开果然就看到高明连续发了十几条。

“哥哥我到北京了哦,”

“外面好冷啊哥哥,你出机场一定记得加个外套啊,”

“哥哥我上车了,”

“哥哥我到家了,你给我换了床单是不是!”

“哥哥冰箱里的可乐怎么都没了,你是不是偷偷喝完了,”

“哥哥你到了吧到了吧?”

“哥哥我都开始想你了,”

“哥哥你到了吱一声啊,”

他一条一条地翻完,顺手发了一个“吱”,然后就去找自己的行李箱。结果刚看着它转到跟前,手机便叮叮当当地响起来——是高明。

上白一手轻松地拎下箱子,一手将电话夹在耳边,还没开口那边先叫了起来,

“哥哥你才到啊,我都准备去洗澡了。”

“牙膏快没有了啊,我明天去买,还是等你回来一起去?”

“对了电吹风你放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一圈没看到啊。”

“外面真的好冷啊,我差点没被冻死,哥哥你快穿个衣服再出去,”

“哥哥你的朋友到了吗?今晚你要住在他那里吗?”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上白一时之间不知道从哪里回答起。他一边嗯嗯着,一手推着箱子到了出站口,过来接他的朋友正挥着手朝他示意,他朝对方笑了一下,对着听筒那头轻声说了一句,

“我朋友到了,我等下给你发消息。”

说着他迅速地按掉了通话,平复了一下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面色如常地朝着友人走过去。

从几个小时前机场黏黏糊糊不舍得放手的分别,到刚坐下来对方就打过来的电话,还有只听着声音不够,硬要开的视频,到现在打开手机便全是他的消息和电话。上白将箱子放进友人后备箱的时候想着,这个状态实在是太糟糕了!

 

9月30日晚上六点到第二天晚上八点,有26个小时的时间。虽然要比几天前十几个小时的相聚要多一点,但还是不够。

而且,为了凸显他们的超高人气和绝对热度,工作人员再次进行了软磨硬泡,将主办方原本安排给他们的两个房间加到了四个房间。得,这下连睡觉的几个小时也要扣掉了。

上白和工作人员在前台办理着临时更换房间的手续,高明捧着那束在机场时粉丝送的花左顾顾右看看。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装修自然是无比豪华的。他看了一会儿,然后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朝着上白笑了一下。

他笑起来的时候甜甜的,就像他家里那罐永远吃不完的mm豆,虽然有五颜六色的色彩,但都是甜的。

上白微微勾了勾嘴角,本想示意他稍安勿躁,结果下一秒,高明便慢悠悠地晃荡到了她的身边,然后将手里的那束玫瑰放在了上白面前的柜台上。

他没有说话,但是直视着上白的眼睛弯成了一道桥。

上白手里的动作因为他的缘故而一下子快了起来,几分钟后,他们各自拿着房卡,拖着行李箱上楼。他和高明的房间在同一层,离得不远。站在门口刷卡的时候,上白转过头去,看到几步之外的高明对着他比口型:晚点去找你。


也不知道哪个词汇触动了撸否敏感的小心脏,全文走链接吧。

http://wx3.sinaimg.cn/large/6f99f3d3ly1fk8pocy1v7j20c87i111q.jpg


评论(19)
热度(85)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