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明明白白我的心

前言:1、此文为高明x上白 rps向同人,纯属个人脑洞。请不要当真,也不要过度发散,谢谢。

           2、一如既往地甜。


明明白白你的心 

 

上白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高明紧紧抱在怀里——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腹部,双腿也夹着他的脚。他向来就有手脚冰冷的毛病,天气开始冷了以后,往往一晚上睡过去脚都不带热的。而高明就像个大型的暖炉,将他整个圈在怀里,暖洋洋的。

可是今天是晴天,上午的太阳已经透过窗户照到了他的身上。人体和阳光的双重温度让他不免觉得有点热,身上也因为太过暖和而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棉质的睡衣都有些潮湿了。

可是疲软的身体还不太想动,于是他闭着眼睛想挣脱开高明收紧的手臂凉快一下,结果刚刚动了一下手指就被另一只手捉住攒在手心里。

“哥哥你醒了啊,”

随着一句呢喃的软软的嗓音,高明忽的睁开了眼睛,凑近他的面前,然后一个起身,用手臂撑着床铺从上方看着他,

“有没有好一点呢?”

因着他的问话,上白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从回来之后自己突发胃病,倒是把对方吓得不清的事情。

 

昨天晚上他从南京回北京,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后一抬头就看到了属于自己家的那扇窗户,没有光亮,也没有人。

说不失落是假的,但是现在已经是凌晨,而且高明之前也发消息说了今天有点事情不能去接哥哥了,希望他回家后早点休息。

但当真看到那扇黑漆漆的窗户,心里一下子还是空落落的,不免就想到中秋那天他们通电话的时候,高明说得信誓旦旦:我也想早点见到哥哥啊,我肯定要去接你的!

提着行李箱和若干粉丝送的礼物到了门口的时候,上白伸手去摸钥匙。那只棕色的趴趴熊被他一路抱着,此刻不得不夹在胳膊里,结果还没等他从拉开背包的拉链,他突然觉得肚子里属于胃的那部分一阵钻心的绞痛,疼的他手里的玩偶一下子掉在地上,身体也不由得躬了下去。

是老毛病了——胃痛。

上白想着昨天晚上随便吃了东西,刚刚下车的时候又被深夜的冷风一吹,原以为几步路肯定没关系,没想到这么快就发作起来了。

突然而至的疼痛使得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捂紧的腹部,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上方突然打开的房门和亮起的灯。

“哥哥!”

短信里抱歉地说着我今天不能过来的大男生穿着灰色的睡衣原本笑嘻嘻地站在门后,然而在见到上白惊讶的抬起来望他的无比苍白甚至开始冒着冷汗的面容时,笑容一下子凝固了,他惊叫了一声而后慌忙地伸出手一把托住上白的胳膊把他慢慢地搀扶进屋里。

“你又胃痛了?”

将上白小心的安置在沙发上躺下来后,又找了一条毛毯来盖着,高明跪在上白跟前的地毯上,小心翼翼的问道。

上白疼的有些意识不清,自然也听不太清高明的话。只是死命地咬着牙关拽着腹部,为了防止自己叫出声来,他甚至一度想把拳头塞到嘴里。

高明眼疾手快地制止了他的动作,转而将自己的手背伸了过去。被疼痛折磨地快要昏厥的上白毫无留情地狠狠咬了一口,高明也痛的差点叫出来。

他忍着痛楚伸出另一只手去揉按上白腹部的穴位——这是他之前特意学过的。有几次上白突然胃痛发作,他开始的时候吓得六神无主,后来知道了这是他的顽疾,也就特意去留意了胃疼的注意事项和缓解方法。

熟悉而具有技巧性地按揉果然起到了作用。渐渐地,那股犀利的绞痛慢慢变得平和,上白的表情也开始松懈下来。

高明手里没停,另一只手拨了拨他被汗湿的刘海轻声问道,

“哥哥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上白努力平复着呼吸,被解开衬衫扣子的胸膛起起伏伏,喘息着出声,

“好多了,”

高明又持续按了一会儿,然后又捏住了他小腿肚内侧的肌肉部分,自上而下,再自下而上循环按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每天都会帮他捏一捏,据说对慢性胃病有很好的纾解作用。

因着他的动作上白的呼吸愈发趋于平缓,脸色也渐渐恢复过来。

高明见他没什么事了,便站起来先去厨房里倒了杯热水递到他的手中,

“那哥哥先喝点热水,我去煮点面条给你吃。”

 

依然不知道哪个词汇触动了撸否敏感的小心脏,全文走链接吧。

http://wx1.sinaimg.cn/large/6f99f3d3gy1fkd8hge2laj20c86cfn49.jpg



评论(12)
热度(54)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