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是非之二

前言:这篇的灵感来源于正在看的一篇原耽,里面有写到主角去打台球,于是便稍微借鉴了点,如有雷同或越界,我会删文。
然后,官方太甜,忍不住跪下叫爸爸,爸爸连车都开了,我们还能干嘛呢🙄🙄🙄

以下正文


江兆鹏的电话过来的时候,是奕杰正把非盛哲压在沙发上亲得眼角泛红。
周日的午后阳光很好,优优被叶子和周绍安带去游乐场玩了,收拾完餐桌非盛哲把最后一个碗泡进水里,然后伸手去上面的柜子取洗洁精。因为在家里,他就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一个垫脚抬手的动作,露出一截白如雪的腰身,精瘦有力。是奕杰本来是在沙发上看书的,时不时瞥过眼去看他,见此场景,当即站了起来,拿掉了眼镜。
他从后面抱住非盛哲的时候,对方的手上还沾着点残留的油腻,因此他不敢伸手去回搂是奕杰,于是就用手肘推拒了两下。
是奕杰握着他的腰一把将他转过身来,扯过旁边的干毛巾替他擦干净手指,然后便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
许是因为刚刚吃完餐后水果,非盛哲的嘴唇又甜又凉,是奕杰开始的时候来来回回舔了几下,而后便忍不住探了舌头进去,吻得更加深入。
熟悉的气息从口腔里慢慢蔓延到全身,像是朦胧的雾气一般,将非盛哲一点点缠绕住。被奕杰捏住屁股抱到沙发上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一双眼睛也像是浸泡在水汽里,清透澄净。

正是情动的时刻,是奕杰撇了一眼来电人,很是想要无视,结果非盛哲却伸长了手指去勾到手机递给他,
“万一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呢?”
听到恋人这么说,是奕杰也只能无奈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按了接通。
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江兆鹏再一次被相亲的女孩子扔下了,于是约是奕杰出来散散心,还特地交代了要带上家属。
大约他也是破罐子破摔,完全不怕会被闪瞎眼了。

江兆鹏约的地方是一个台球室,非盛哲以前没来过这种地方,因为高中时的经历,他连酒吧都去得很少,跟在是奕杰后面亦步亦趋地进了门,见到里面没什么人,倒是安静得很,他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怎么了,”是奕杰敏锐地觉察到他从下车开始紧绷的神经突然间放松了下来,揽住他的肩膀侧头问道,
“没什么,嗯,就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他抬起头来,笑容从眼角蔓延开来,是奕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凑近了笑着念了一句,
“小傻瓜,”

他们俩看起来就是常客,也是老手,而且本来就是玩乐性质,你来我往之间的输赢并不大。非盛哲看了一圈之后又回到是奕杰身边,看着他弯着腰一个连续击球,姿势帅气得很,于是便有些心痒痒地也想去摸球杆。
“小非你要玩吗?”江兆鹏握着球杆换了个方向微笑着问道,
他点点头,有些期待地看向是奕杰,对方拄着球杆靠在桌边,长身玉立,平日里熟悉的眉眼被高处的灯光照着,夺目得很。
“奕杰很厉害的,让他教你啊,”
是奕杰朝他挑挑眉头,示意他过来。
非盛哲平日里见到的是奕杰要么在学校,要么在家里,倒是鲜少见他运动的样子,之前去优优学校里开运动会,也是一副弱不禁风走几步就喘气的模样,未曾想在台球场上倒是别有一派潇洒迷人。
于是非盛哲学着他刚刚的模样分开脚步,握住球杆,聚精会神地打出了人生中第一个球,果不其然地滑杆了,他也不气馁,深吸了一口气,换了个位置,又打了一次,结果还是滑杆了,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
是奕杰原本站在边上看他,此刻施施然走到他的身后,握住他拿着球杆的手,
“来,你跟着我感受一下力道和着力点,”
他靠得很近,胸膛几乎贴着非盛哲的后背。霎那间,非盛哲只觉得温热的体温透过单薄的衣服随着经脉传导到五脏六腑,他紧张地左右瞄了两眼,手心里都有点出了汗。是奕杰却还像没事人似的,包裹住他的拳头的手指勾着他的小拇指,在他的手心里划了划,低沉的嗓音裹着潮湿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侧,
“怎么样,感受到了吗?”
非盛哲迷迷糊糊地点点头,而后腰部又被后面的恋人轻拍了一下,
“腰再低点,”
青年依言弯下腰。他最近被是奕杰养得稍微长了几斤肉,但还是瘦,又瘦又白。出来的时候套了一条水洗泛蓝的牛仔裤,包裹着浑圆挺翘的臀部,自上而下的曲线煞是好看。
是奕杰看得喉咙一阵发紧。大约是遇见非盛哲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对这些若隐若现的部位特别着迷,比如冬天被围巾包裹住露出的耳尖,比如洗完澡之后敞开衣领里的锁骨,比如此刻他腰侧露出的小段皮肤。
这样想着,他镜片后面盯着非盛哲的眼神便更加放肆,原本握着腰肢的手也忍不住隔着衣服缓缓游弋起来。
“是奕杰!”
非盛哲自然没有忽视他越来越火热的掌心,小声叫了一句,说着还特意抬眼看了一眼在旁边休息的江兆鹏,对方应该是没有看到他们俩之间的暗潮汹涌,还举起手里的杯子朝着这个方向笑了笑。
“好好好,”是奕杰也收起了逗他的心思,重新握住他的手,认真地教起来,
“大拇指靠近食指,……不要握太紧,轻轻抓住球杆就好,……眼睛盯着目标球,手臂水平地向后拉,好,稳住,”
其实非盛哲也根本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因为靠得很近,除了耳边传来的一阵阵酥麻的感觉,身体每一个和是奕杰相贴的部位处传来的炙热的温度,都让他的脑子里一阵阵眩晕。
他没有办法挺直腰,很快握着球杆的手也开始微微发抖,只听得是奕杰又说了一句,
“好,开球!”随着话音落下,只见长杆伸缩,“砰”地一声一球入洞。
非盛哲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场进球的喜悦。他转过头去想要说话,嘴唇却不意外地擦过是奕杰近在眼前的脸颊,熟悉的气息瞬间交缠在一起,他愣了一下,刚想退后,却被是奕杰扣着脑袋就狠狠地吻了上去,他的舌头扫过非盛哲口中的每一处黏膜,划过最为敏感的上颚时,非盛哲拽住他的手臂的指甲猛地掐了下去,喘息声也越发慌乱起来。是奕杰扶住他发软的身体,缠住那条不断躲避的舌头继续吮吸,手指也从衣服的下摆里伸了进去。
非盛哲腰部的肌肉并不紧实,但是他瘦,所以很有弹性,是奕杰的指尖流连在他的胯骨处,摩挲着微微凸起的骨头,想要继续往下的时候却被非盛哲终于忍不住咬住了下嘴唇。
些微的刺痛让他他意犹未尽地松了口,手指却没放开,就着搂抱的姿势凑上去在对方湿润的嘴唇上又舔了一圈。
“别怕,没事的,”

离开的时候非盛哲甚至都不敢直视江兆鹏的眼睛,还好对方除了在事情发生时张大嘴巴的惊愕了阵之外,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即将分别时一脸揶揄捶了一下是奕杰的肩膀,
“我还从来没看过你这副样子呢,”
“好了好了你快走吧,我要跟小非回去了,”
是奕杰一副很不耐烦的模样,朝他挥挥手,牵着非盛哲的另一只手却一直没有松开。

END








评论(13)
热度(193)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