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糖醋虾球

前言: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邱子轩和夏宇豪这一对啊!校园甜甜甜不好吗!!!!其实我向来是站斯文眼镜受,无奈他的相方太不给力!所以夏狗狗你还是安心被宠爱吧2333333
剧情大概是接那个排球网之吻,emmmm,将仅有的四集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总觉得还是不太能把握两个人的性格角色,所以……就凑合看吧🐶🐶🐶

以下正文

夏宇豪刚刚给贺承恩发完短信就后悔了。他盯着手机的屏幕看了半天,试图将那一行简短的文字从玻璃后面抠出来——然并卵。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内,贺承恩在自己并不知道的地方被夏宇豪当作假想情敌惦记了很久。虽然这一状况在夏宇豪从邱子轩那里得知贺承恩单恋何小小很多年,而对方却一门心思地只想创作他和邱子轩的浪漫story后得到了缓解,然而主动给贺承恩发短信约他见面还是远远超出了夏宇豪的承受能力。
更糟糕的是,他不得不承认,在距离邱子轩的生日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他能找到的最了解邱子轩的喜好的人的除了贺承恩外再没有第二个这个残酷的事实。

所以贺承恩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夏宇豪抱着邱子轩的排球反坐在椅子上咬牙切齿地发呆的样子。
“嘿,学弟,”
他走到夏宇豪的身边,用力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夏宇豪下意识地一个低头躲开了他的手,之后贺承恩的几个更加迅速的试探动作,也都被他轻松地避了过去。
“哇,你反应能力更强了哎,子轩的特训果然很有效果,”
贺承恩一脸惊喜地抓过一把椅子在夏宇豪对面坐下来,嘴里不住地念念叨叨,
“我们今年肯定能拿冠军!”
“要拿也是为了子轩拿的!”
夏宇豪撇了撇嘴,手指在下巴搁着的排球上转来转去,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你知道邱子轩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吗?”
他很是不喜欢此刻这个场景,因此声音压得极低。
贺承恩为了听清楚特地偏着头凑近了几分——从侧面看,差不多快要贴在了一起。
“子轩想要的东西?”
夏宇豪用力地点点头,很是期待地看着对方。

“你们在干什么!”
结果还没听到想要的答案,两个人就双双被突然响起的女声吓到,他们很是默契地转头望过去,只见何小小和邱子轩一起站在门口,脸上竟是诧异的神情。
“邱子轩!”
夏宇豪当即站了起来后退了两步,“你不要误会!”
他的眼睛因为过度的惊讶瞪得圆圆的,脸颊也一下子烧了起来,刚想跑过去却被先一步冲过来的何小小一把拦住,
“我以前怎么没发觉,你们俩也可以这么般配啊哈哈哈,我想想啊,队长和队员,从相看两厌到惺惺相惜,在强者与强者的碰撞中擦出爱的火花,bingo!”
“好了贺承恩,夏宇豪,等我的剧本写好之后,请你们务必配合演出哦!”
俏丽的女孩子一脸满足地自顾自地说了一通,然后叉着腰对两位当事人下了完全不容拒绝的命令。
夏宇豪偷偷地瞄了面如死灰的贺承恩一眼,想到邱子轩说的关于他的暗恋,不由得在心底狠狠的给他点了一支蜡烛。

跟在邱子轩回去更衣室的路上,夏宇豪拎着排球一路战战兢兢。刚刚的乌龙事件邱子轩没有问,他自己先忙着解释了下,因为不能直接告诉他说自己是去问贺承恩他的喜好,于是总有些含含糊糊,而对方默不作声的反应更是让他越发惴惴不安。
“邱子轩,你是不是生气啦?”
“我就是有些事情想问一下贺承恩,”
“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啦,”
他不知道要怎么说,也不知道会怎么样,而且一想到不仅没有问到邱子轩的喜好好给他选礼物,反而可能被他误会,于是越发委屈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遇到邱子轩之前,夏宇豪大概就是个别人口中的混小子,因为打架被退学,在新学校也得不到老师的认可,身上仿佛被贴上了霸凌的标签,于是索性更加不以为然,独善其身。除了多打点工来分担母亲的负担,其他人和事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可是他到现在都记得邱子轩在排球馆一脸严肃地跟他说的那句话,
“你没有任何重视的人或东西吧,才会不知道什么叫做珍惜,也没有为任何事情努力过。”
说着这句话的邱子轩,是从两届联赛最佳主攻手位置上狠狠跌倒的人,是哪怕拼劲一切努力,也要带领球员打进联赛四强的人,是在空无一人的场上一次又一次地高高跳起试图再次打出跳跃发球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夏宇豪仿佛看到他的背影与曾经赛场上那个意气风发的热血少年重合在了一起,然而奋力拼搏之后,却是一败涂地又无能为力的泪水和懊恼。
背着邱子轩回家的那个晚上,夏宇豪第一次跟老板请了假。夜风有点凉,邱子轩趴在他的身上,胸膛紧贴着夏宇豪的后背,他的耳中满满的都是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他忍不住侧头去看他,邱子轩安静得很,双手微微环着夏宇豪的脖子。他确实很重,因为长久以来训练出来的身体肌肉,但是那一刻,夏宇豪只觉得,整个世界的重量不过如此了。

邱子轩听着一路上夏宇豪在身后慌慌张张的解释,拼命忍住自己很想要回头的冲动。他知道自己只要对上夏宇豪的眼睛,肯定就会毫无条件的原谅他了,就像即便是在他最擅长的课后补习里,被夏宇豪那样直勾勾地盯着看,他甚至会忘掉自己要讲什么——可是夏宇豪并没有错,他不过是跟贺承恩讲了一句话,只不过稍微凑的近了点,而且对方明明已经跟他告白过了!
但是他就是介意,止不住的介意。
他想到自己推门的刹那看到夏宇豪的嘴唇就快贴上贺承恩的脸颊那个场景,那个瞬间他只觉得耳边轰地一声什么也听不见,只见得视野里越靠越近的两个人,他想开口却说不出话,想抬手,全身仿佛被密密的尖针扎了一般,麻木到无法移动半分。
好一会儿,邱子轩才缓过神来,当下的第一反应却是安静地退后离开,却不料小小也刚好过来,一声叫喊打破死一般的寂静。
邱子轩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太容易被情绪左右了。
曾经的他一向以冷静自持著称,加上本身优秀的能力,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是当仁不让的球队经理和王牌主攻手。即便是那一场导致他膝盖受伤痛得站不起来的比赛,当时贺承恩带着球队差点就跟对方打起来,也是他,强忍着钻心的疼痛站到两队之间,隔开了彼此汹涌的怒火,将他们从被处罚甚至开除的边缘线上拯救回来。
而在那之后的训练里,他也从未表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受伤而放松对自己的训练,也不曾因为他队球员的嘲弄和蔑视而失去理智——他还是那个发誓要带领球队打进四强的邱子轩。
直到夏宇豪以雷霆万钧之势闯了进来。
邱子轩后来总是想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夏宇豪从马路对面手舞足蹈地跑过来,撞到他之后一个转头抱歉地挑了挑眉,然后敏捷的翻墙而去。那双带笑的眼睛,竟比阳光还要灿烂。
而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却是觉得找到了一个相当棒的排球选手。以至于等到回去之后,邱子轩才察觉到因为那个错身,夏宇豪的腿不小心撞到了他伤痛未愈的膝盖。
之后夏宇豪被贺承恩逼进球队,意外看到了他最脆弱的一面,在热意渐浓的夏夜里他背邱子轩回家,在洒满阳光的料理室里为他做饭,在空旷静谧的教室里歪着脑袋听他讲课。
而他的笑容依旧和初见的时候一模一样,仿佛多看两眼,便会迷失其中无法自拔。
大概从一开始,夏宇豪就注定了是不一样的存在。

邱子轩不由得想起之前他跟贺承恩一起为小小的剧本亲身上阵,那个时候夏宇豪突然冲了进来拉开了他们俩,又想起夏宇豪站在排球网的那边,隔着网格亲过来的场景,不由得心底一热,脚下也停住了。
“哎,夏宇豪,”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邱子轩突然转过身去。抱着排球的夏宇豪原本怏怏地低头走着,此刻一下子撞到他的身上被邱子轩一把扶住。
反应过来对方的问题时,夏宇豪的脸庞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红了起来,他很是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开始盯着地板看,嘴里也超级小声地嘀咕着,
“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那我换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邱子轩忍住想要去摸他头发的冲动,再次耐心地问道,
闻言夏宇豪倒是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睛里露出思索的色彩,
夏日的傍晚夕阳斜照,将更衣室里他们的影子拖得长长的,空气里很是安静,只有彼此起伏的呼吸声,然后邱子轩听到夏宇豪轻轻地说,
“喜欢你并不需要什么理由啊……”
他还没说完这邱子轩已经先一步一个倾身将他下面的话语堵了回去。

更衣室里没有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邱子轩只觉得夏宇豪的嘴唇凉凉的,甜甜的,就像他最爱的草莓果冻一样。他一把抓住夏宇豪下意识推阻的手,将他压在了柜子上吻得更加深入。当他们的舌尖相触的时候,他感觉安自己怀里的人整个都颤抖起来,他有种说不定对方现在连脚趾都红了的感觉,于是他松开了下抬手摸了摸夏宇豪的嘴唇,
“喜欢吗?”
夏宇豪涨红着一张脸,看着面前靠得极近的邱子轩,看着他挺直的鼻梁下面棱角分明的嘴唇,唇角上扬,似笑非笑的模样,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口仿佛被棉花糖充满一般,软软的,涨涨的,连带着手脚也开始发软,头脑发热,根本无力挣脱。
他凑过去捧住邱子轩的脸,贴在他耳边轻声说:“喜欢。”然后低下头去,舔了舔邱子轩微微张开的嘴唇。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但邱子轩只觉得一股极细的电流顺着这个轻浅的吻迅速传导到他的每一根经脉,他的心跳得异常的厉害,嘣嘣嘣地仿佛随时都可能从胸腔里蹦出来。
他不可避免地想起夏宇豪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有那么一个人,你看到他的时候会瞬间被击倒,会让你没办法转移目光,眼里只有他。
于是他再次捧住了夏宇豪的脸颊将他压在身后的柜子上,全身心的投入了这个亲吻之中。
这个吻很是柔软滚烫,夏宇豪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巴,让邱子轩的舌头进来。他们犹如球场上的角逐一般逗弄着对方,而后又缱绻地缠绵在一起,任由彼此的呼吸在狭小的空间里交错,混合着微弱的因亲吻而发出的水声,将燥热的空气染成充满情欲的湿润。

分开的时候夏宇豪软软地靠着更衣柜,双手抓住邱子轩的腰侧,喘着气。邱子轩的吐息轻轻地打在他的脸上,邱子轩的排球静静地落在他的脚边,这一切,熨得他的心乱七八糟地揉成一团。
他在梦里梦过很多次他们的亲吻,有些是他主动,有些是邱子轩主动,但比起刚刚的那一刻犹如万千烟火在心头绽放的震撼,那些美梦就像课桌里的那些数学课本,太过枯燥无味。
“邱子轩,”
夏宇豪靠在他的怀里,抬眼小声叫着他的名字,浅色的唇瓣因为刚刚的亲吻而氤氲出几分深红色彩。邱子轩抚摸了下他亮晶晶的眼睛然后将他拽过来再次吻了上去,这一次是及其温柔的轻缓碰触,没想要再深入,舌尖慢慢地一寸一寸地舔舐,一点一点的品尝,
“我喜欢你,”
“好喜欢你,”
他贴着夏宇豪的嘴唇,喃喃地说着。

与此同时,夏宇豪放在书包里的手机滴地一声响了一下,是一条来自贺承恩的短信,
“子轩说过,他想要的东西,他会自己去争取到。”


END

不是番外的番外


夏宇豪:小小学姐,你不觉得经理跟我也超配的吗?你不考虑萌一萌吗?😋😋😋

小小:我也很绝望啊,可是你们两个,......都这么受,哎算了算了,你快跟贺承恩摆好姿势啦!

评论(40)
热度(189)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