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过敏(邱夏/武文)

抽空码一发小甜饼,又名:恋人太纯情了怎么办哦

以下正文

夏宇豪换好队服哼着歌给柜子上锁的时候,王振武刚好也过来。他的柜子靠着夏宇豪的,脱掉上衣时,夏宇豪一眼瞥到他宽阔结实的后背上有好几道深深浅浅的红色痕迹,很是触目惊心。
“振武,你是不是有什么过敏啊,后面红了一片哎,”
于是他随口问了一句,还伸手摸了一下。
王振武被问得愣了一下,还特地去到等身镜边照了照,然后挑起眉角露出一个揶揄的笑容,
“你说这个啊,没事的,”
说着他还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对了,你不要跟振文说哦,我怕他会担心,”
过了一会儿,他又突然加了一句。
夏宇豪迈出更衣室大门的脚顿了一下,转身朝他点了点头以示明白。

王振文跟在小小后面进来训练馆的时候,手里抱着一大叠资料。
夏宇豪原本在跟队友练习传球,越想越觉得这个事情不太对,按说王振武要是有什么不适,他知道了却没告诉王振文,照他那性子,铁不定日后要怎么跟自己算账呢。于是他将手里的排球一扔快步跑了过去,将王振文拉到墙角,
“夏宇豪你干嘛啊,”
王振文眼睁睁看着王振武的手从远远地就举起到落下来,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满——他从下课后就被小小抓来做苦力,到现在还没跟他哥说上一句话呢。
“你知道你哥过敏的事情吗?我问他他居然说没事啊,我看很严重啊,”
夏宇豪自然没看到对方幽怨的眼神,张嘴就问,一副很是不得了的模样 闻言王振文也有些惊到了,
“过敏!” 他一下子叫了出来,抬头时发现大家都纷纷看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忙压低了几分声线,
“哎,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啊,”
“就他后背啊,好多红色的痕迹,看着怪可怕的,他没跟你说吗?” 夏宇豪一边说着还一边比划着,
被他这么一解释,王振文突然就没了声音,他看着一脸忧心忡忡的夏宇豪,白净的脸蛋唰地一下涨的红通通的,声音也结结巴巴起来,
“哦,你说哪个啊,那个……那个不是过敏啦,”
“不是过敏那是啥?” 夏宇豪奇怪的看着他,余光却瞄到邱子轩一脸冷洌地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那边的同学,你们的悄悄话说完了吗?”
邱子轩不笑的时候很是有几分严厉的味道,眼镜背后的双目如同黑曜石般深邃——当然这也是夏宇豪喜欢他的一点,他喜欢他对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的坚持和执着,
“哎呀你不要问啦,小小学姐叫我了,”王振文见夏宇豪一副执迷不悟的样子,咬了咬嘴唇转身就走,脸上微微有了些恼羞成怒的表情,
夏宇豪一脸诧异的看着他,结果王振文刚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忽然露出一个又同情又惋惜的笑容,然后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要不你去问问经理?” 嘴角挂着的微笑怎么看怎么有些不对劲,
夏宇豪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一定不那么简单,再抬眼就看到邱子轩放大了的超近的俊脸,一下子他的呼吸急促了好几分,脸颊也开始泛红。
而对方微张的红润的嘴唇却吐出了冷漠无情的话语,

 “夏宇豪,伏地挺身加200个,其他人继续传球,”

 “哎!!” 夏宇豪瞪大了眼睛,指了指王振文,又指了指自己,

邱子轩看着他,沉痛的点了点头,

“王振文要做记录,你再不快点做就再加100个哦,”

晚上回去的路上夏宇豪手舞足蹈地给邱子轩讲王振武过敏的事情,
“他们俩好奇怪啊,过敏就过敏啊,搞得神神秘秘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抱怨道,
邱子轩闻言忍不住轻咳了两声,而后他抬手推了推眼镜,回复了往常那般沉静的脸,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你明天跟王振文说,让他记得剪指甲,”
“????”” 夏宇豪脚下一愣,转过头去,刚好撞上邱子轩戏谑的视线。
然后邱子轩就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脸仿佛被蒸汽浸泡了一般一点一点变红,红得就差没在头顶冒热气了。
于是他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你笑屁嘞!” 夏宇豪一个恼羞成怒,上去就掐着邱子轩的脖子,结果没两下又舍不得地松开,撇了撇嘴低下头去,底下的手指情不自禁地绞着排球网袋的线,
“邱子轩,我要不要也剪个指甲?”
邱子轩征了一下,只觉得心脏里像是大热天里刚刚打开的冰可乐,不停地向上泛着泡泡。他微微扬起嘴角,镜片后的眼睛与夏宇豪忍不住偷偷抬眼的目光对上,胶着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他抬手摸了摸夏宇豪的脑袋,手指滑下来勾住他的脖子,向前倾身亲了他一下,
“等你十八岁吧,我愿意为你过敏。”

END

评论(33)
热度(388)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