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文武两相全(武文)

前言:沉迷兄弟无法自拔!不过因为在第五集播之前写的,所以设定上有些出入,请忽视吧😱😱😱
然后打个ooc预警,狗血慎入😂😂😂

以下正文

王振武的手机响的时候王振文正躺在他的腿上打游戏。
两个人联机连胜了好几局后他有些兴味索然,索性丢了手机专心看王振文跟那头刚上线的夏宇豪单挑。
王振武文少年心性,打起游戏来精神得很,手里劈劈啪啪用力按着屏幕,嘴里还忍不住叫着,
“看我今天不连k你三局!”
“左边,左边,哎……中了!!”
“夏宇豪你还不赶紧叫哥哥!”
他低垂着头看着王振文神采奕奕的模样,手指若有若无地擦过他的刘海,还时不时低头亲他一下。
王振文正在兴头上,被亲得有些不满,抬手就是一个格挡。 然后旁边王振武的手机就叮叮咚咚地响起来了。

他抓过手机的时候顺手从果盘里挑了一块草莓味的奶糖,一边按了接听一边单手剥开糖纸放进王振文嘴里。
他的弟弟很不耐烦地一口咬了下去,锋利的牙齿擦过王振武的指腹,而后柔软的舌头又舔过去,酥酥麻麻的的感觉让王振武忍不住抽出手来掐着他的脸颊低头就是狠狠地一口。
“王振武你!” 王振文咬着嘴唇张牙舞爪红着脸的样子可爱得很,他刚准备抬脚踢,却被王振武眼疾手快地一把握住脚踝,放在手心里缓缓摩挲。
电话那头很是吵杂,有人在嚷嚷,有人在大叫,王振武皱了皱眉头移开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人确定是相识的学长无误,然后对面大概也是换了个人换了个地方,稍稍安静了一些。
“力勤啊,有空出来聚聚吗,都是球队的人,队长要去台中念大学了,大家给他送个行。” 这次说话的是王振武在安南时的排球队经理,而要远行的队长也是他很敬佩的学长。
他问清了地点之后挂了电话,低头就看到王振文盯着他看,手里的手机屏幕上赫然是特别夺目的红色的“失败”二字。

“你要出去吗?” 对方语气平和,听不出什么异样,黑色的眸子也是波澜不惊。
王振武摸了摸他的脑袋,不出意外地又被他躲开,
“是以前球队的人,给队长送行,”
“那你玩的开心点,” 王振文一骨碌从他腿上爬将起来,伸了个懒腰,露出小半截白嫩的腰身,
“我先去睡一觉,然后去夏宇豪那里吃饭好了,”
王振武盯着那段不住晃悠的腰肢,眼底暗了几分,心想你怎么知道邱子轩不会在那。
收拾好准备出门的时候王振文已经将用宽大的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王振武走过去一把掀开来,看到他皱着张脸蜷缩成一团,心里顿时软成一汪水,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
“哎?” 这回轮到王振文惊讶了。

球队的聚会地点在一家ktv,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叫,王振文踏进去的时候瞄了眼屏幕,才听出来唱的是信乐团的《死了都要爱》。
他撇撇嘴,跟在王振武身边坐下来,立刻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力勤,这就是你弟弟吧,”
“弟弟好可爱啊,”
“弟弟叫什么名字啊,”
“力勤还是第一次带弟弟出来呢吧,”
有问话的,有端详的,还有一些甚至想要上手摸的,王振武不露痕迹地将这些老友的探究一一挡 回去,手指按住王振文的手背,轻轻捏了捏,朝他露出一个“没事,有我在”的表情。

不过很快众人的注意力便从他的身上移开,纷纷转移到王振武那处,有人给他倒了酒,有人主动坐到他身边,还有角落里的女孩子看着他的方向窃窃私语。
王振文看了一会儿,觉得很是无趣,索性收了视线,跟旁边的一个正专心致志吃东西的男生聊了起来,
“王振武,不是,我哥他以前很受欢迎吗?”
“力勤学长啊,他可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年年荣登最受欢迎的男生第一名,你不知道,有好多别校的女生专程来看他打球,他走了我们可是少了好多眼福呢,”
“他的每一场比赛我都看了,你看过他国三联赛里那个跳发吗?简直超水的!”
“我也想成为像力勤学长一样优秀的发球手啊,”
结果对方一提起王振武顿时双眼发亮滔滔不绝,艳羡的神情不绝于表。
“对了, 听说他现在还在念高二是吧,怎么留级了?”
“谁知道他!” 王振文斜睨着眼睛哼了一声,装作去看电视屏幕上的歌词,结果没几秒钟眼神却又不由自主地望向了众人的焦点那边。

“来来,力勤,给你点了你最拿手的歌,”
被王振武称作经理的那个人一边揽着他的肩膀一边不由分说地将话筒递到了他的手里,
“对了,听学长说,力勤学长歌唱得非常好呢,”旁边的男生见状也凑了过来,贴心地为王振文解说着。
王振武接过话筒看了眼王振文,见他默不作声地坐在边上,包厢角落里昏黄的灯光照得他的脸庞一半明亮,一半晦暗。
他勾了勾嘴角,走到了人群前。

屏幕跳转的一瞬间,王振文皱着眉头看清了歌名,——《Only Love》。这是一首很老的英文歌,他之前没听过,也没有听王振武说起过,或者说,他甚至不知道王振武擅长于唱歌这件事。之前他们兄弟和夏宇豪三个人一起去ktv的时候,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他和夏宇豪掌着话筒从头唱到尾,对此他还不止一次地跟夏宇豪吐槽说王振武就像个老学究一样。

王振武唱歌时的音色跟他平日里说话很不一样,刻意压低的嗓音,带着一种深沉醇厚的质感,配合着轻缓柔和的旋律,听起来就好像有小钩子在心里挠着一般,痒痒的,麻麻的。
当然王振文在其他地方也听过他这样的声音,——那是王振武趴在他身上的时候,是他将自己全部埋进王振文体内的时候,他会叫他的名字,他会问他舒不舒服,湿漉漉的声音透过彼此紧贴的胸膛传到他的耳朵里,旖旎而又醉人。
不过这个时候被汗水和情/欲包裹着的王振文通常都说不出一个字,他的脑子已经被烧得一片空白,只能不住地喘着气更加用力地抱紧对方,将头埋进他的肩窝里,然后随着他大力的抽动一口咬下去。

王振文回过神来的时候,四周已然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和喝彩声,间或夹杂着“再来一个”,“学长好棒”的赞叹和起哄。
王振武收了声转过来,他眼角发亮,笑意未逝,眉目间尽是王振文从未见过的不羁的洒脱。
王振文突然觉得口舌发干,手脚发抖,有种说不出的疏离感。于是他噔地一下站了起来,干瘪瘪地说道,
“我要走了。” 说完也不管王振武和周围人诧异的眼光,挤开人群便自顾推门出去。
“振文!” 王振武叫了一声,当即就朝朋友点头道歉,便急匆匆地追了上去。

出了门之后王振文才意识到自己慌张之间忘了拿外套。临近深秋,夜里的温度比白天降了十几度。他自然也不好意思回去,只得抱着双臂自己给自己取暖。
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情绪,也不知道这情绪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看到王振武在他的朋友之中神采飞扬闪闪发光的模样,听着安南的学生讲着他的那些辉煌的过往——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也是不曾知道的,他下意识地只想逃离。
对于父亲的再婚,王振文一直耿耿于怀,愤怒于父亲对于母亲的遗忘,也痛恨于自己的年幼和无能为力,刚开始自然对着跟过来的所谓哥哥没有好脸色。
但是王振武却平静地很,也许是因为年长,也许是因为大度,他主动提出改了名字,又留了一级,转到王振文的班里,跟他一起上学下课,试图营造一种兄友弟恭的良好关系。
时间久了,王振文也渐渐释然了,他有一个对他百依百顺万般宠爱的哥哥,他的哥哥和他最好的朋友也打成了一片——这样很好,非常好。
除了他对他的哥哥,不知从何时起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情感。
然而这种情感也在他的哥哥的包容和宠爱下得到了圆满的回应。
是啊,简直不能更好了。

“王振文。” 听到身后有些冷硬的叫喊声时,王振文停了下来。
王振武嗒嗒地不断靠近的脚步声让他瞬间紧绷了全身,对了,他脚上那双鞋子还是他们一起去买的,同款,一双黑色,一双白色。
“振文,”王振武又叫了一声,声音停在了几步之外。
王振文慢慢转过身去,他的哥哥刚好站在一颗老树之下,树冠很是茂盛,街角的灯光不遗余力穿透过密密的枝丫漏下来,恰巧落在他的脸上。
“你为什么要跑,” 视线对上之后,王振武放缓了声调,平声问道,
“你是在介意吗?”
“我说过的,你不喜欢,我们就走,”
他的语气和往常一样温柔,带着循循善诱的引导,但是王振文清楚地知道自己刚刚贸然的举动必定给他带来了困扰。
王振武平时不轻易出门,大部分时间都和王振文一起窝在家里。这次能出来,也是对方确实对他来说有不一般的意义。
可是他就和以往每一次为他善后一样,即便心里有再多不满,嘴上却依然只字不提。

“王振武,哦,不对,是张力勤,张学长,”
王振文站直了身体,张嘴呼了一口气,湿热的气息遇到寒冷的空气很快化成一片白雾,
“如果你还是张力勤你会喜欢我吗?”
“你喜欢我是因为我是你弟弟吗?”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从未有过的平静和清醒,就好像从王振武跟他摊牌那时起自己其实在做梦,而如今梦醒了,这些未曾想过的话也迫不及待地从心底钻出来。
深秋的风卷着地上的落叶,从王振武身边一路颤微微地飘过去,他安静地看着王振文,没有出声。
王振文自嘲地笑了一下,从一开始,他最不喜欢就是王振武这副直到现在依然冷静自持的模样,就好像在这段感情里无理取闹地一直只有他一个人。于是他微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的时候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对方,一字一句地问道,
“你那么好,到底为什么要喜欢我呢?”
酸涩的感觉仿佛汽水里的泡泡,扑腾扑腾地在喉咙里翻涌,堵得他快喘不过气来。他想哭,却又竭力咬着牙齿,不想让王振武看到他的眼泪,这比让他坦白自己的心情还要更让他感到无地自容。

空气寂静了好一会儿,久到大约王振文以为自己都等不到王振武的回答的时候,他终于出了声,
“你是疯了吗?”
然而真的等到他开口了,王振文却感觉到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揪出来扔到地上随意踩踏一般地难受,他垂在身侧的双手握得死死的,指甲狠狠掐进皮肤里却浑然不觉。 “我……”
“你到底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呢?”
“你是我的弟弟,也是我喜欢的人,我看不出这两者能有什么冲突,”
“你是想要跟我分手吗?”
“是你说的!”
终于王振文仿佛被按下了某个开关一样,突然大吼着咆哮起来,
“我没有说!是你说的!”
“什么都是你说的!!”
他的肩膀剧烈地耸动着,蓄谋已久的眼泪从眼眶里喷涌而出,沿着瘦削的脸颊大颗大颗地落下来,流进嘴巴里,一片苦涩。
“都……都是你说……呃,”带着哭腔的声音微微颤抖着,甚至拼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王振武再也忍不住了,他疾步走过去一把将王振文哭得稀里哗啦的脸压进自己怀里,皱着眉头骂道,
“你是傻瓜吗?”
“你的脑子里除了游戏和吃还能想点什么?”
“我是那种会因为你是我弟弟就喜欢你的人吗?”
“我是那种会随随便便跟别人上床的人吗?”
“你是疯了才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
骂着骂着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手指缓缓地抚上王振文的脸颊,动作轻柔地一点一点擦掉他的眼泪。
“你别哭了啊,”
“你再哭我也哭给你看了,”

情绪宣泄得太激烈的后果就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一会儿,王振文便开始抽抽搭搭,他仰起头看着王振武,对方眼眶也是红红的,
“是我不对,”他抽了抽鼻子,低声说道。
王振武突然抬手去脱外套,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其一把罩住他俩的脑袋便捏着他的下巴亲了上去。狭小密闭的空间里,属于对方的熟悉的气息一下子将王振文团团包围,锁住他的全部呼吸。
他“嗯嗯”地象征性地抗拒了两下,却换来王振武更加强势的入侵,舌尖激烈地挑开牙关,舌头被迫与对方纠缠。

这个吻太过急躁和凶猛,几乎是他们有过身体接触以来最缠绵的一回。而王振文逐渐配合甚至邀请的动作也让王振武感到异常的尽兴。他的舌尖扫过王振文口中的每一寸粘膜,划过最为敏感的上颚,王振文猛然急促的呼吸声让他更加紧追不舍,缠住那条四处作乱的舌头就是一阵狠狠的吮吸,分开的时候还发出啵地一声,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响亮。
王振文被亲得气喘连连,过激的交流令他的唇角溢出了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他想要伸手去擦,然而下一秒手指便被攥住了。

王振武一手托着衣服,一手将他的右手指头一根根掰开,穿插进自己的手指,直到固定至十指交缠,又无比眷恋地在他侧脸到耳根处逐一留下绵密的亲吻。
“我是你的谁?”
而后他抬起头来,盯着王振文的眼睛,
“你是我哥哥,” 王振文的心仿佛被流火烧着了一般,热乎乎的,他颤声回答着,眼里是掩不住的笑意。
王振武对他皱了皱鼻子,有些不满地将脑袋在他的胸口磨蹭着,
“也是我男朋友,” 王振文举起攥得紧紧的十指,在他的手背上亲了一下,轻声说道。

END

评论(13)
热度(432)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