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入戏

前言:激情写文,语无伦次。爽完就跑,不要打我。


以下正文

范少勋做了一个梦,梦到他们在拍咖啡厅那场戏的时候。起初他怎么也入不了情绪,因为邱子轩就坐在他的对面,戴着眼镜,低头喝着手中饮料。尽管他在之前连续拒绝了他的告白好几次,但是他是邱子轩,是他夏宇豪那么喜欢的邱子轩,只要看到他,喜悦就会从心里满满地溢出来。

导演见他状态不对,过来说了几句戏,又示意将背景里的音乐换成较为平缓的,他静下心来,目不转睛地盯着邱子轩,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然后他看到邱子轩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身边。他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对上他的视线。

对方面无表情,说出来的话却让范少勋犹如一桶冰水浇在头上,从头凉到脚,心脏仿佛结冰了一般,痛得不能呼吸。

他最喜欢的邱子轩,他每天晚上都会梦到的邱子轩,对他说:

“我们不可能真的在一起的,”

就像一把利剑直接插进了心里,他的眼泪当即就掉下来了,他想要哭出来,却觉得喉咙里被塞住了棉花一样,怎么也发不了声。

“很好,这个状态非常好,”

导演在镜头背后比了个“ok”,卢彦泽见达到效果,便转身准备回去他的位置,范少勋却一把上前狠狠抓住了他的肩膀,朝着他大声吼道,

 “你不是邱子轩,邱子轩才不会这样说!”

然后他就突然惊醒了。

 

醒来之后的范少勋在漆黑的房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觉得梦中的感觉是不是太过真实了,到现在他的喉咙还是堵着的,他深呼了几口气,闭上了眼睛,仿佛看到那个夏日的午后,邱子轩在跑道的尽头抱着记录本等着他,见到他跑过来的时候,微笑着跟他说,

 “夏宇豪,我喜欢你。”

他的眼睛在透明的镜片背后闪着柔和的光彩,微风吹起他白色的衬衫,仿佛张开了翼的蝴蝶,好看得让他移不开半分视线。

 

白天的时候范少勋很是有些神不守舍,节目里卢彦泽cue了他好几次,他都没能反应过来,甚至下意识地有些闪躲。在他面前的人,微笑着跟他说话的人是卢彦泽,是邱子轩的扮演者,而不是邱子轩。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范少勋很是有些怏怏的。他突然开始厌倦了和卢彦泽去扮演那些似是而非的好兄弟,厌倦了在每一个镜头前诉说范少勋和卢彦泽对彼此的深厚情感,他只想要他把邱子轩还给他。

节目的最后,主持人很有梗地要求他们来还原剧里的那个排球网之吻。

范少勋想起他们拍摄那个场景时,空荡荡的排球场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夏宇豪一边听着邱子轩跟他讲解比赛规则,很快思绪便飘到了对方棱角分明的脸庞和一张一合的嘴唇上。

他的嘴唇看起来很软,也很红,就像每一次夏宇豪在梦里都会梦到的那样。不知道实际亲起来会怎么样。

这个说着他的梦想的邱子轩,这个即便是受了伤再也无法上场的邱子轩,这个在夏宇豪的身上倾注了无限心血的邱子轩。夏宇豪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的脸,只觉得每一秒他心脏跳动的声音就会越来愈大,甚至激烈到快要蹦出胸膛,然后他就义无反顾地亲了上去。

嘴唇相碰触的那一瞬间,仿佛有一道电流闪过全身。那种在无尽的黑夜当中突然看见光明的惊喜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遇见了一艘游轮的极致喜悦铺天盖地而来,淹没了夏宇豪所有的思绪。

这个吻比他想象的每一个都要浅,仅仅就是嘴唇与嘴唇的简单相触,但是却比那些梦中的任何一个都要真实,真实到他松开之后又忍不住想要再凑上去。

但是邱子轩退后了,他一脸惶恐地后退了几步,将这个吻完全扼杀,然后朝着夏宇豪大喊大叫起来。

夏宇豪第一次见到他如此惊慌失措的面孔,见到他的语无伦次和出离愤怒。他想要开口,想要解释,想要说我是真的那么喜欢你,但是这些言语都被邱子轩掺杂了失望、愤怒、无奈和惊恐的眼神给击倒。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推着站到了网格的这一边,对面是满脸笑容的邱子轩,不,不是邱子轩,邱子轩不会这样笑,邱子轩会戴眼镜,会在紧张的时候推一推眼镜,邱子轩只有在面对自己最喜爱的排球时才会笑得这么开朗。

他是卢彦泽。

对方凑过来的时候,明明知道应该不会碰到,但范少勋还是下意识地缩了一下,他甚至有些不敢去看卢彦泽的眼睛。他知道围观的人群在起哄,他知道为了收视和观众,他知道他应该配合应该欢喜应该上前,但是他却从未如此清醒地意识到,在他面前的人,永远都不可能是邱子轩了。

那个会站在他前面保护他的邱子轩,那个会帮他补习的邱子轩,那个会说他的小乌龟很可爱的邱子轩,那个对他的手艺赞不绝口的邱子轩,那个在他段考通过后对他露出最灿烂笑容的邱子轩,那个他最最喜欢的邱子轩——再也不会回来了。

只有夏宇豪留在了原地。

END

 



评论(13)
热度(82)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