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雨林霖(rps慎入)

前言:xjb嗑一发雨林,感谢他们为我们塑造的王振文和王振武这对兄弟之间的感情,很棒!
另外,手这种东西,剁完还会长出来的。

以下正文

“孟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
施柏宇打出那句话的时候,杨孟霖刚好凑过头来看。他大概是刚刚跟卢彦泽他们疯过一阵,呼吸有些急促地喷洒在施柏宇的脖子上,湿乎乎的,热热的。
他下意识地手里一抖,将原本亮着的手机屏幕翻了个面盖了下去,
杨孟霖也不生气,一下坐到他的身边,笑着说,“怎么,在跟你女朋友聊天啊,”
他说这句话的语气施柏宇特别熟悉,那是王振文的口吻,王振文的表情,带着点难过,带着点不甘,又带着点貌不在意的自嘲。
一时之间施柏宇竟有些分不清他眼前的人到底是杨孟霖还是王振文。
“没有啦,跟粉丝聊天呢,”
他挤出一个笑容,慌忙解释道,也不知道方才的掩饰到底是因为什么。
杨孟霖靠着他的肩膀舒展着自己的身体,然后转过来看他,那双刚刚又被他称赞了一次的桃花眼直愣愣地看着他,他能看到里面漆黑透亮的瞳孔清晰地映出自己的脸庞,还有微微颤动的浓密的睫毛,像是舒展的蝴蝶翅膀,扇得施柏宇的整颗心都痒痒的。
他想起国小的时候课本里说过: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可是他看着杨孟霖的眼睛,却感觉怎么也触不到他内心的那扇门。

也许是因为那双漂亮的眼睛,杨孟霖很爱笑。施柏宇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正站在排球场边,手里捧着一热气腾腾的奶茶侧着头跟旁边的助理讲话,冬日里的暖阳在他弯弯勾起的眼角覆上一层浅浅的柔和的光,场景美好得让施柏宇一时之间无法移开视线。而这个温馨又安宁的初见,加上他的年纪比自己稍大,使得施柏宇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都觉得杨孟霖会是一个又暖心又温柔的哥哥。
结果杨孟霖在剧里饰演的却是那个性格火爆又冲动,面对自己的哥哥一边贪恋着他的温柔,一边又小心翼翼掩饰着自己情感的少年。这其中极大的反差让施柏宇在初期的几场拍摄里都很难进入状态,尤其是天台告白那段,那场是他们兄弟之间关系的巨大转折,也是全剧戏份最为重要的几场之一。
在剧组正式开工之前,杨孟霖曾经主动提议说,我们要做的并不是彻底地了解对方,而是需要在不断的相处过程中慢慢发掘彼此那不为人知的一面,就像那对兄弟一样。而在天台的拍摄中,王振武也是第一次流露出他刻意掩藏的微妙心思,或许他不明白那是什么,或许他真的需要时间去去想清楚,但这对于在漆黑的井底独自呆了很久的王振文来说却如同一根救命的绳索。施柏宇从背后抱住杨孟霖地时候,他清楚地感受到对方微微颤抖的身体,以及短暂的震惊过后终于覆上去的那双冰冷的手和抽噎的声音,下一秒,王振文再也忍不住地转过身去,将所有的委屈,不安,绝望和欣喜全部埋进了施柏宇的怀抱里。
因为背对着镜头,摄像机拍不到杨孟霖的正脸,可是施柏宇却像是被滴落在外套肩部的那滴眼泪灼伤了一般,他终于意识到王振武的这个举动对于王振文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即便以后的路再苦,再艰难,他不需要再独自面对,意味着他再不需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尖叫着醒来,只因为梦到了与自己哥哥的亲吻,意味着这么多年的必须深埋必须压抑的隐秘心思,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出口。
于是他紧了紧手,将脸颊慢慢地贴了上去,紧贴着杨孟霖的脖子,低低地说了一句剧本之外的话,
“不要怕。”
这场戏之后,施柏宇好久没能缓过来,坐在沙发上看着剧本发呆,收了工的杨孟霖倒是欢乐得很,跟工作人员要了零食一边吃着一边晃过来跟他搭话,说着还将薯片袋子递到了施柏宇眼前,施柏宇抬头看他,他穿着王振文的衣服,有着和王振文一样的眼睛,但是里面却没有了刚刚属于王振文的那份纠结和复杂,只剩下属于少年人的喜悦。
“你干吗盯着我看啦? ”视线缠绕了一会儿后,杨孟霖主动移开了眼,白净的脸蛋微微有些发红,他嘟囔着收回手,自己从袋子里夹了一片薯片出来,刚准备送进嘴里,施柏宇却先一步凑过去就着他的手指将那片薄薄的薯片咬进口中,完了还说了一句:
“我不喜欢这个味,怪怪的,”
说着,他迅速地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出去——因为不想让杨孟霖看到他比他还要红的脸,还有陡然间加快的心跳。

王振武和王振文的戏份并不多,用杨孟霖的话来说,他们已经处在了这段爱情中间,然而因何而来,要往何去,都是剧本里没有交代的东西的需要他和施柏宇两个人去补充完整。
杨孟霖甚至写了一个简短的大纲来回顾了一下王振文的心路历程,从他初见王振武到他们因为排球而产生隔阂,然后便是改变了两个人人生的那场绑架事故,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王振武的依恋不仅仅是对哥哥的情感,他一边憎恨着那个因为绑架事件才对他无微不至的王振武,一边又不舍得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半分。
直到那个体育馆里,在那个闷热的没有空调和电扇的夜晚,他们在分开了许久之后重新睡在一起,王振文蜷缩在王振武的背后,盯着他的肩,他的背,那些他小时候摸过的每一处地方,他低声叫他的名字,从“哥”到“振武”到“王振武,” 他诉说着那些暗藏的爱恋和放下一切的决定,他知道这份情感终究会随着他额头的那道伤疤一点一点结疤,变淡,然后痊愈。
施柏宇侧躺着,将自己的头埋在胳膊里,咬住了嘴唇,听着背后带着抽泣声的一句句低语。即便看不到,他也能够感受到王振文那只想要碰触却又不得不收回去的手,只觉得心里的那一块不仅仅是属于王振武,也属于施柏宇的地方轰然崩塌。
他不敢回头,也不能回头,只能听着杨孟霖的哭泣声在寂静的球场里渐渐低下去,直到停止。

这份沉重的,厚实的感情一直持续到他们的最后一场戏,依然是天台场景,只不过低落惆怅的人变成了几次告白都被邱子轩拒绝的夏宇豪,不仅如此,他还要看着重修旧好的王振文和王振武两兄弟甜蜜喂食。
那场戏本应该停留在王振武揽住王振文的肩膀一起看向前方,但是导演当时突发奇想说这样有点太突兀了,你们俩自己发挥看看,延续一下这段温馨的情感。施柏宇转过头去看杨孟霖,他的脸上还残留着因为不懂夏宇豪怒点的傻傻的笑容。他突然想起与杨孟霖那个初见。他们有着一样的笑容,一样的面孔,却是截然不容的两个人,想着他忍不住凑过头去用力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隔着厚厚的头发,这个亲吻并不是肌肤到肌肤的,更多的他是想要表现一种自然的宠溺,亲完之后施柏宇低头看杨孟霖,忍不住咧着嘴角,好像在炫耀自己的高明表现,然而杨孟霖抬着眼,那双漂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而后下移到某一处,在施柏宇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探过头去亲吻了他的嘴角。
施柏宇下意识地后退了半分,但是杨孟霖有意地凑了过去,将这个蜻蜓点水的碰触延续了一秒钟。比起王振文对王振武的爱恋,这更像是来自杨孟霖的一种故意的挑衅,明白过来的施柏宇随即释然地笑了起来,看着他的眼神也随之越发温柔了几分。

他以为这个场景不会被放出来,因为只拍了一次,导演当时也说为了情感的完整性。但是当真在屏幕上看到这个场景,看到王振文的那个带着满满笑意的亲吻,施柏宇侧过头去,看到靠着他肩膀坐得歪歪斜斜的杨孟霖,他一手抓着零食袋一手往嘴里塞,呼出的气息都是香香甜甜的,就像他们之间的第一个货真价实的吻一样。
那个吻来得有些突然,但好像又在意料之中。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宣传期cp之后,施柏宇开始有些分不清杨孟霖与他的那些眼神,那些小动作,还有被小鬼戏称为“浮木”的那点心思,到底是真还是假。只不过他们与彼此的联系更加频繁起来,比起拍戏期间大都是关于剧本和情节的讨论,不知道从何时起他们的话题开始变得琐碎而无聊,杨孟霖工作比较紧,往往上完通告还要赶去片场,施柏宇还是学生,虽然课业没有那么紧,但也没太多闲暇功夫,于是他们就在不能见面的时候抓紧每一个空隙与对方分享自己身边的新鲜事,甚至于养成了每天早起睡前都互相道好的习惯。

那场直播结束之后他们从演播室出来,沿着楼梯下去,卢彦泽和范少勋走在前头,说不上是不是默契,施柏宇和杨孟霖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就好像时间因此会变得长一点,久一点。然后楼梯间的灯突然灭了。
杨孟霖下意识地抓住了施柏宇的手,往他的方向凑过去。没有灯光的黑暗里,施柏宇看不到对方的脸,只能感受到肌肤碰触的灼热沿着指尖传导过来,让他的脸开始微微发红。
还好很快,灯又亮了,他听见远处有人在喊,“跳闸而已,”
望下去的时候,前面的两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因为电来得猝不及防,杨孟霖还没来得及退后,此刻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施柏宇可以看到他漂亮的,深邃的眼睛,而这双眼睛的主人此刻正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仿佛他的世界里只剩下施柏宇一个人。
也许是因为灯光太亮,也许是因为心头发烫,说不清是谁先开始的,嘴唇撞到一起的时候,施柏宇发出了一声从心而来的叹息。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不同于在天台的那个并不含多少情欲的亲吻额头,但是施柏宇还是显得异常地小心翼翼,他一下一下舔着杨孟霖稍微有些干燥的嘴唇,仿佛在他的口中尝到了类似果冻的香甜气息,下一秒杨孟霖却搂紧了他的后背,重重地咬了一下他的嘴唇,上挑的眼睛亮晶晶的,明晃晃的。
施柏宇心里一颤,不由得想起他在天台上那个亲吻嘴角的动作,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有意,
于是他猛的推着杨孟霖的肩膀把他压到墙上,捧着他的脸就狠狠地吻了起来,一边吻还一边撬开了他的唇齿,将舌头伸了进去。
两个人都有些莽莽撞撞,过往的经验也忘得一干二净,牙齿不断地磕到对方的嘴唇和舌头,可是疼痛让彼此交错的感觉更加明显,血液也开始在身体里沸腾着叫嚣着四处冲撞,想要找到一个出去的出口。
空气中满是燃烧的火焰,炙热而浓烈。

分开来的时候,施柏宇靠着他的身体喘息着,杨孟霖背靠着墙仰着头,伸出手指,沿着施柏宇的眉眼慢慢滑到鼻梁。
他的手指停留的时间很短,比起刚刚炙热的嘴唇,指尖渗着一股丝丝的凉意,慢慢抚慰着施柏宇发红滚烫的脸庞,
“我们柏宇弟弟真的很容易脸红呢。”
他低低地笑了一下,因为方才的亲吻,他的眼睛里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水光流转,似泪非泪,漂亮得让施柏宇根本没法移开视线。
他忍不住抬手摸了摸,感受着杨孟霖的眼皮在他的碰触之下微微颤抖着,那股微弱的柔嫩的触感直到施柏宇回了家躺在床上之后依然在指尖挥之不去。
之后他们各自又忙于生活和工作,无从会面,直到剧集收尾的今天。

散开的时候他们几个人各自回家。施柏宇看了杨孟霖一眼,对方还在跟卢彦泽道别,
“柏宇说要载我,我跟他一起走啦。”
这是他们之前就说好的,所以施柏宇特地骑了机车过来。
虽说已经开始入春,但深夜还是有几分凉意,杨孟霖倒是很有先见之明地穿了牛仔外套,和上次他们见面时的是同一件。
施柏宇仗着年轻气旺,只穿着短袖T恤,走到停车棚的时候就冷地缩了缩手,杨孟霖见状,慢条斯理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递给他,施柏宇刚想拒绝,就听到他解释道,
“其实我等下还有工作,经纪人会过来接我,”
“所以你载我到路口就好了,”
施柏宇没有说话,手里转动了钥匙,车辆发出启动的轰鸣声,有浓浓的烟雾从尾气管里冒出来,将杨孟霖的面孔遮得有些模糊不清。
“我就是,想跟你多呆一会儿,”说着这话的杨孟霖,一手抓着外套,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抓了抓头——这是属于王振文的动作,也是杨孟霖主动提出的,说可以借此表达王振文慌乱的心情,所以施柏宇在片场的时候看到了都会笑出来。
然而或许这个动作并不只是单单属于王振文。
施柏宇接过了他的外套,却没有穿起来,反而将其重新披到了杨孟霖身上,套好袖子之后还又拉了拉领口,
“我比你高哎,你的衣服我怎么穿得下,”
“而且我又不是傻瓜,”说着他从打开车载箱翻出来一件深灰色的外套,正是那天他穿的那件。
杨孟霖愣了一下,然后仰头甜甜地笑了起来。

END


评论(19)
热度(148)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