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苹果(文武文无差)

前言:大概本来想写一个关于味道的故事,结果拉拉扯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有二设,有ooc,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王振文和母亲约在了一家咖啡厅见面。
王家妈妈和爸爸当年是和平分手,王振文年幼的时候还经常因为不能见到母亲而大吵大闹不能释怀,随着后来年龄的增长和王振武母子在他生命中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他和母亲的关系也变得日渐融洽起来,有些不能对父亲提及的话题,他也会主动去寻求母亲的帮助。
王振文到达的时候王妈妈已经先一步到了,招呼他坐下之后便先递过去一杯冰水看着他喝了一大口,然后笑着问道,
“我给你点了草莓奶昔可以吗?”
王振文刚刚从炎热的外面进来,从喉咙到胃里都热得要冒烟,喝完冰水后才稍稍平复下来,闻言皱了皱眉,
“我要一杯鲜榨苹果汁好了,奶昔有点腻,现在不太想喝,”
王妈妈自然是立刻跟旁边到服务生改了菜单,又给自己点了一杯冰咖啡,
“我记得小文你以前可是不喜欢吃苹果的啊?”
王振文愣了一下,大约是没想到母亲会这样说。

他小时候确实不喜欢吃苹果,总觉得苹果肉吃起来有点寡淡,口感也不好,而且连带着所有苹果味的东西他也都不喜欢。所以家里鲜少出现苹果。
后来他吃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美味的苹果,之后好像也渐渐习惯了苹果的味道。
那是他被警察从绑架犯的手中救出来自病床中醒来后,睁开眼睛看到到第一个人是王振武——那个时候他还不叫王振武,叫张力勤,而且如果不是因为跟他吵架,自己也不会离家出走导致被绑架。
王振文见到王振武的时候吓了一跳。他记忆里的王振武个子很高,又很帅,还很会打排球,是学校里很多女孩子爱慕的对象,也是王振文骄傲的哥哥。而此刻站在病床前的王振武,头发乱乱的,脸上也是脏一块黑一块,校服裤子磕了好几个洞,上衣撕掉了一大块,整个人一副从未有的狼狈和颓废模样。
而且他的眼睛红通通的,眼皮肿得快要遮住眼睛,怕是比王振文最害怕的那个时候哭的还要厉害。与王振文突然睁开的眼睛对上到时候,王振武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想要将眼皮底下没有干透到泪渍擦掉。
他们两个人互相看了好久,彼此都没有说一句话。过了好一会儿,王振武才小心翼翼地从旁边的书包里面摸出一个青苹果,还特地用手背擦了又擦,然后递到王振文面前,
“你要吃苹果吗?”
王振文没有记错到话,他应该是没有跟王振武说过自己不喜欢吃苹果的事情,而且可能小孩子在意的事情也不多,所以他当时有些生气,又有点生不出气。于是躺在病床上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王振武一瞬间变得非常高兴的样子,他将病床摇到合适到位置,小心地将王振文扶起来,然后一手扶着他的背,一手将苹果递到他到嘴边,
还没张嘴,王振文就闻到一股清香舒爽的味道,那种感觉,就像在垦丁的海边吹着海风听着海浪一般清新。他觉得很奇怪,又盯着这只苹果多看了两眼,确定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小的青苹果,于是“咔嚓”一口咬了下去,新鲜,酸甜的的滋味一下子蔓延开来,不浓也不淡,甜得恰到好处,再咬一口,汁液宛如甜津津的蜂蜜,沿着他的食道,融进他的血液里。
等到王振文小口小口地全部吃完后,王振武抽了几张面纸帮他擦拭,拇指指腹不经意地擦过他的嘴唇,因为残留的苹果液汁,王振文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口,肌肤柔软的触感与刚刚苹果的清脆完全不同,但是那股相同的清甜味道,却让王振文再也没有办法忘掉。

苹果汁端上来到时候,王振文就着吸管喝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加了水,味道又寡又淡,完全没有平时吃到青苹果时的香甜和清新,他兴味索然地又猛吸了几口,很快透明杯子里的液体便见了底。
“我跟夏宇豪一起进了排球队,还有王振武,”
喝完之后他拽着吸管在杯子里戳来戳去,主动说道,
“还有,我跟王振武在一起了,”
王妈妈手里搅着咖啡的勺子“啪”地一声掉在桌子上,微张的嘴巴好久都没能合上。
她想起两个月前的一个夜晚,那个时候她被公司派到欧洲去参加为期两个月的交流和进修,刚刚到达住到地方收拾好准备躺下就接到王振文的电话,
她那个从小就没能看他长大的儿子,她那个尽管调皮冲动但是从未犯过什么大错的孩子,她那个即便被绑架被打伤也坚强地熬到了警察到来的小文,第一次在电话里哭得泣不成声,
他说,我没有办法不去喜欢他,
他说,要是能少一点喜欢他就好了,
他说,妈妈,我该怎么办呢?
隔着将近十个时差和上万公里到距离,她第一次感到彻彻底底的无能为力。然而等到第二天她再打过去的时候,王振文却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笑着说“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妈妈”
所以这次她下了飞机之后便第一时间约了王振文见面。

在王振文说出这句话之前,王妈妈已经猜想过那个让他失控的人会是谁,但是她不敢去细想,也不愿去细想。可是王振文的话却让她无比清楚地认识到,他今天所说到,所做的决定,将是他人生中最为重要到一个。
他来到这里,赴一场久别重逢的母亲的约,坦诚自己的感情,渴望得到认可——即便不被认可,他也会在这条路上继续踽踽独行,因为他已经走了太久,没有办法回头。
“下次,也带振武一起来吧,”
褐色的液体静静地躺在白瓷的杯子里,旁边的空调呼呼地吹着冷风。王妈妈听到自己异常平静却又温柔的声音,然后看到对面王振文逐渐惊讶的表情和微微泛起的笑容。
于是她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振武他,喜欢吃苹果吗?”
王振文从滴滴直响的手机的信息界面里抬起头来,弯着嘴角笑了一下,
“大概吧,”

推门出去的时候,王振武站在对面的街角朝他招手,王振文走过去,对方自然地将他到包拿过去背好,两个人一起走去车站坐车回家。
“你不是说有训练吗?”
“邱子轩忙着特训夏宇豪,我就先溜了,”
“哎,你可是要拿王牌发球手的人哎,怎么可以偷懒,”
车子来得很快,也很空,他们上车后径自走到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坐下来,
傍晚的时候太阳已经没有那么热烈了,车内空调吹得很是凉快。王振文靠着王振武的肩膀,听他戏谑道,
“你给我颁一个就好啦,”
王振武说着,又扶了扶王振文的头,让他靠的更舒服些,然后从书包里掏出一个青色的苹果,拿在手里先擦了擦,然后递到他到嘴边,
王振文侧着头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清凉味道在嘴巴里弥漫开来,是他最熟悉的那种。
“我跟你说,我刚刚喝的那个苹果汁,太难喝了,下次我们一定不要去那家店了,”
王振武看着他神采奕奕的眼睛,忍不住在他头发上亲了一下,
“嗯,”
公交车沿着夕阳落下的方向不急不缓地赶过去,落日的余晖洒在后座交握的两只手上。
王振文有一个秘密:其实他不喜欢吃苹果。但是他喜欢,喂他吃苹果的那个人。

END




评论(9)
热度(120)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