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联觉综合征(文武文无差)

前言:梗来自于小王老师@🐨KWill🐰 提供的那个微博上说的联觉综合征的事情,她想看,于是就夏季吧脑了一波。
不过因为我不是很了解,所以也有一些自己的二设,细节什么的请不要深究了😂😂😂
然后这篇大概是写的最快的一篇,就……随便写写,自己其实不太满意,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改。
感觉自己最近写的东西越来越奇怪了🙄🙄说好的甜心美少女人设呢!!!!

以下正文

王振武有一个秘密,他能够感知他周围人身上的伤痛,但只是感知而已,这些伤痛并不会实际出现在他的身上,只是他能感受到那些绞痛,那些发热,那些流血和呼吸的凝滞。
当然这种感知的程度也与他与对方的感情亲疏有关。
最初的时候,王振武能够感受父亲和母亲的伤痛,随着他们婚姻关系的破裂,他对父亲的感知程度越来越小,而对进入他们家庭的新成员,王振文和他的父亲有了新的感知。
不过王振文和他的父亲身体都比较健康,他没什么感知的机会,直到那一次,他与王振文在放学路上吵了一架,他说不过也气不过,转身扭头就往排球场去了,再回头的时候看到王振文往与家相反的方向跑过去。
当时的他并没有在意。

然而在两个小时之后,在他正一鼓作气地打完一个精彩的跳发球,将比分的差距拉到十分之多时,他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王振文不见了,失踪了,问他有没有看到他。
刚刚挂了电话,王振武突然感觉到额头传来一阵被钝器狠狠敲击的疼痛,即使看不到,即使并没有发生,他仿佛也看到有献血从伤口汩汩地流出来。
他当时就有些懵了,脑袋一阵眩晕,脚下都有些站不稳,队友见他几步踉跄,忙过来问他也怎么了,然后王振武又感觉到有棍棒重重地打在他的身上的痛楚,每一下,隔着单薄的衣物直击皮肤,疼的他忍不住叫了出来。
“振文,振文他受伤了!流血了!”
他拽着同学的手拼命尖叫着,又觉得膝盖一痛,整个人跪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身上每一处被敲击的地方都痛得他不住地发抖,他觉得自己的嗓子也像被塞住了一般,只能咬着牙齿低声呜咽着。
“振文,振文,”

王振武再次见到王振文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对方身上好多处裹着厚厚的纱布躺在病床上。
他没有能够亲眼看到他被警察救出来的场景,但是即便看不到,听不到,王振文身上所受的每一处伤痛,每一道伤口,都在他自己的身上完美无缺的复制出来。
他疼得只能卷着被子在床上打滚,拼命咬着拳头不让自己哭出来。
王振文醒来的时候很突然,王振武只觉得自己的四肢就像折断了一般使不上力,脑袋上的那道无形的伤口即便被上了药还是隐隐作痛,痛得他忍不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就与王振文睁开的眼睛对上了。
一时间,他有些分不清自己的喉咙是因为王振文的伤痛堵着,还是因为自己的愧疚堵着,半晌没能说出一句话,反而鬼使神差地从书包里摸出了一个苹果,递到了王振文面前,
“你要吃吗?”
他的声音很是低沉,带着点沙哑,王振文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好在因为年轻,也因为多数是皮肉伤,王振文痊愈地很快,王振武每天都跟在他的身边,一边看医生为他换药,一边感受那些药膏涂在自己身上的刺痛感。
额头的伤渐渐地不疼了,但是却留下了疤痕,涂完最后一次分量的药膏后,王振武凑过去摸着那道凹凸不平之处,盯着王振文的眼睛,坚定而毅然地说道,
“你是我的弟弟,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伤,”

大约是大病之后必有大福,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王振文都没有再生过什么大病,只不过有时候他不想去学校念书,便扯谎说自己发烧了赖在床上不起来,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演技,一边咳嗽一边红着脸蛋的虚弱模样真的很,王妈妈自然信以为真,王振武却清楚的知道他的那些小伎俩——因为他没有感受到王振文的病痛。
不过他从来不戳破,就微笑着看王振文在被子后面跟他扮柔弱,然后在回来的路上给他买他每天都要吃的最喜欢的蛋糕。

王振武最近一次感受到那种不属于自己的疼痛时是他在帮那位叫莉琪的女同学搬完课本准备回教室的时候,那是一种突如其来的痛楚,不属于肉体上的,更像是一种心脏被狠狠拽住的绞痛,他当即痛得脚下一踉,一下子扶住了墙壁,拼命喘着呼吸,好一会儿才稍稍平复了下来。
他下意识的觉得是王振文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能有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他弟弟的心脏痛到如此地步——尽管他已经意识到这段时间以来王振文显而易见的躲避和排斥,于是他当即就去了社办找了队长和小小给他俩都请了假,然后又去了教学楼找人,结果在洗手间先堵到了。
王振文撞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但是情绪没有太大的波动,惯长性地想拉小小背锅,被王振武一口堵了回去,强行拉过他的书包背好就径自往车站方向走过去。
王振文跟在后面,离王振武几步远的地方,没有说话。
王振武第一次觉得,即便自己能够感知到王振文的伤痛又如何,他没法帮他分担,也不知道这痛楚源自何处,他们曾经是最最亲密无间的兄弟,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玩耍,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从什么时候开始,王振文已经不再愿意和他同居一室。
他们的身体隔着几步的距离,心却仿佛离得千里之远。

坐下来的时候,王振武忍不住说了几句,却没有听到王振文的回应,他转过头去,看到王振文已经睡着了,脑袋不自觉地一点一点的。
他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的脑袋将他靠在自己胸口,双手搂着他的肩膀,整个环抱着他。
他不记得上一次他这样抱着王振文是什么时候了,王振文跟他用一样的洗发水,但是他的头发闻起来却总是要比自己的香很多。王振武凑近了嗅了一口,忍不住亲了一下——这是他的弟弟,是他立下誓言要保护和照顾的弟弟,他不会让他受到一点点伤害。
王振文在迷迷糊糊地睡梦中动了一下,大约是感觉到这个搂抱很是熟悉,或者是闻到了与他身上相同的味道,半睁开的眼睛很快又合上了,还找了一个更合适的位置躺好继续睡去。
他的后背贴着王振武的胸膛,王振武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嘣嘣嘣地跳快了几分,他不知道这是王振文的,还是他自己的,于是静静地听着两个人的心跳逐渐重叠到一起,拍出一样的节奏。

其实那天王振文还没开口说话时王振武已经感觉到不对了。他侧躺着身体,背对着王振文准备睡觉,心脏突然感到一阵针扎一般的刺痛感,他当即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拳头,将因为疼痛而来的叫喊声吞进口中,另一只手拼命捂住胸口使劲的摁,还是不能阻止蔓延的疼痛,然后他听到了身后本该睡着的他的弟弟王振文的呜咽声,听到了他哽着声音,慢慢地说着那些他从未想过或预料过的告白和道歉。
他说“我喜欢你,”
他说“对不起,”
在那一刻王振武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摔下来,掉落在自己的心里摔得粉碎的声音。满心房的玻璃碎片,琳琅满目,反射着杂乱的光芒。而之后,又像是有一只手在自己的心脏上用力地捏了一把,于是那些碎片就全部深深地插进心脏里面去,戳得千疮百孔,血肉淋漓。
王振文的疼痛,他完完全全地感受到了。

等到身后的呼吸渐渐平缓了之后,王振武才捂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胸口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去。他的额头依然冒着冷汗,脸色也白得很。王振文蜷缩着身体背对着他,他轻手轻脚地帮他拉好被子,睡在他的身后,凝视着他弯曲的背影,缓缓地伸出手去,本想要像之前几个晚上一样抱着他,手指在碰触到对方单薄的脊背前却突然停住了。
因为那阵痛彻心扉的剧痛如同汹涌的潮水一般奔腾呼啸而来,他忍不住拽紧了停在半空中的手,指甲狠狠掐进皮肉之中。
几公分之外的王振文的呼吸轻浅而有节奏,带着青春和生命的气息。
所以这一次不是感知,而是属于王振武自己的,本身的疼痛。
是咯,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感受到了他的弟弟撕心裂肺的心痛,听到他压抑许久的告白,作为他的哥哥,他现在甚至,不敢伸出那只触摸过他无数次的手,他不知道他们之后的关系会走向何方,不知道明天天亮后要怎么面对王振文,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减轻他心中哪怕一寸的痛楚,不知道那些过往的想要瞒着他不让他知道的告白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不知道怎样才能留住他的弟弟,所以他痛到无法呼吸。

“给我时间让我想清楚!”
“我跟你,我们之间的事!”天台摊牌之后,王振文心灰意冷地转身想要离开。
王振文现在并没有疼痛,因为他不在乎了,还是无所谓了,他是要彻底告别自己吗?这个认知让王振武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大声吼了出来。
吼完之后他看到王振文又惊讶又绝望的表情,只觉得那股热血又一瞬间彻底凉了下去,就像一颗心一下子掉进了冰窟里,他分不清是自己的绝望还是王振文的绝望,辨不明是自己的呼吸停滞还是王振文的不能自己。
于是他上前几步直接从后面整个抱住了他。
不应该的,他们是兄弟,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也是名义上的兄弟。
可是他知道,他能感受到王振文在痛,王振文在哭泣,王振文在流血,如果能够让他少一点痛苦,如果可以让他多一点笑容,如果可以,他再也不想看到他因为自己而不能呼吸,他愿意背负这个爱上自己弟弟的罪名,他愿意在所有他需要的时候站在他的身边,挡在他的身前,为他铲出所有可能的伤害和障碍。

天台上的风很大,吹得王振武的外套呼呼地鼓起来。可是王振文的心跳声,与他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地,振聋发聩一般,顺着彼此紧拥的身体,重合在一起,遮住了王振武所有的听力。
一股巨大的喜悦从他的干涸已久的心底最深处铺天盖地得涌出来,流淌至他全身的每一条经脉,每一寸肌肤。
他想,从现在开始,他终于可以兑现他的诺言了。

END

评论(10)
热度(140)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