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我的戒指是怎么来的 (《Beautiful People》同人)

《Beautiful People》 同人(又名:靓丽人生。CP:Mickey/Simon) 


前言:很久之前因为某个妹子的许愿写的文,最近又重温了一遍原剧,Simon真是萌萌哒!!!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同好啊,每次都萌上超冷cp也是醉醉的~~~~(>_<)~~~~


周末依旧是回家和父母聚在一起的日子。妈妈打开门像往常一样拥抱我的时候,视线却很快被什么其他东西吸引住了,
“这是什么?”她随即拉住我的右手,指着无名指上那个闪烁着银光的环状物,表情很是惊讶。
“戒指啊,”我满脸笑容,“Mickey送的,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们要结婚的吗?”
于是妈妈再一次,像听到我婚讯的那次一样,昏倒了。

那么,你还记得Mickey吗?还有,我的戒指是怎么来的呢?


高中毕业之后,我和Kylie如愿以偿地离开了雷丁,在伦敦的一所艺术学校里学习设计,即使那所学校依然充斥着青春的暴力和骚动,即使我们依旧是被欺负的人,但那至少是在伦敦,我们的身边有无数美丽的人。同样, Mickey也在伦敦,不过他优异的成绩让他可以在伦敦大学里念法律专业。
我们依然是恋人,而且我们的学校只相距两个小时的车程,所以经常还在聚在一起。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分开,而且会分开那么久。
我很幸运的是有个和蔼的教授,他是一个很有声望的设计师。他经常对我说,“Simon,你很有天赋,我希望你能够成为一个出色的设计师,”我想,如果没有他的话,可能我和Kylie搞不好会去组个乐队进入演艺圈什么的。本来我也以为我会在教授的指导下慢慢出师,然后成为伦敦设计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但是他的一个朋友的委托,却几乎改变了一切。
当教授对我说“Simon,你愿不愿意和我去纽约”的时候,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纽约!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如天堂一般的一个城市,伦敦有着许多美丽的人,但是纽约有更多美丽的梦想,如果能去一次纽约,我觉得这辈子都值了。我还记得当时我兴奋地和Mickey分享这个消息,我躺在他的怀里,一直一直说着纽约,他抚弄着我的头发,说那要分开好久呢。恩,我也不想和他分开一个月,我们是处在热恋期的小情侣,但是他又说他会等我,当我从纽约回来的时候他会给我一个惊喜。我挑挑眉,然后翻身趴到他的身上和他接吻。


纽约是一个来了就不想再走的城市。教授的朋友的委托案是一个橱窗的设计。他带领我参观了纽约知名的设计工作室,我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研究了不下数千种设计方案。当橱窗的最终形态展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一个异常美丽的世界。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我会成为第五大道Barneys百货旗舰店的创意总监。
设计方案的成功让我对橱窗设计如痴如醉,教授显然很满意我在纽约的表现,而他的朋友也很乐意给他的学生一个深造的机会,于是回去伦敦的行程被一推再推。我忙得不可开交,到处是需要学习的东西,所以我经常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和Mickey通电话。我很想他,想要见他,可是这是实现我终极梦想的机会,我绝对不能放过。很多时候我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当年在雷丁的生活,曾经的我和Kylie,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以后,我们要去伦敦,我们会遇见很多很多美丽的人,可是纽约更甚于伦敦。
当我再次回到伦敦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之后了,Mickey从法律专业毕业,进入了一家事务所实习。而我的回归不过是短暂的,因为我也已经在纽约的一家工作室谋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至少在那个时候,我们不会为了对方放弃自己的梦想和事业,因此分离对我们来说在所难免。

我在纽约的第三年,终于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室,也在那个时候遇到了Sacha。最初他是作为我的助手被招进来的。我们不清不楚地暧昧了一年(一是因为我内心依然是那个清纯的雷丁少年,二我必须承认我还想着Mickey)然后才正式在一起。我们俩很合拍,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上。他懂我的每一个动作和暗语,而且他将我照顾得无微不至。我一度以为遇到他是我离开伦敦,离开Mickey之后最美好的事情。我们在一起四年,设计过大大小小无数的作品,当然,Kylie也在我身边,不过他走的是服装设计的道路,经常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出现在我们工作室。
虽然和Mickey分手了,但是我们依然拥有彼此的联系方式,也会在同时在线时互相问候。我知道他交了新的男友,两人感情很好,还准备一起开设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我会在看他的状态时和Sacha一起分享,说那是我的初恋男友哦,然后他就会做出一副吃醋的样子,扑过来咬我的耳朵,挠我痒痒,然后我们就会翻滚在一起,不分彼此。


Sacha的离开是我人生中第二个重大的事件,或多或少和Mickey有关。那个时候Mickey接手了一个设计剽窃案,委托人是纽约一家小型的工作室,我和他们的设计师关系不错。其实彼时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怎么联系了。但是我知道他要来纽约,他更新了他的Facebook,但我没想到会在别人的工作室里遇到他。
案子结束之后,我邀请了他去我和Sacha的公寓作客,他没拒绝。或许当时我就该注意到的,餐桌上,我和Mickey兴奋地聊着过去的事情,而没有发觉Sacha几乎没怎么说话。当然我也没有发现和自己的前男友和现任男友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是多么尴尬。
后来我问起Mickey和他律师男友的事情,他的表情有些变了,他只说他们闹了点矛盾便没再多说。
晚餐结束后,Sacha提议去酒吧放松一下,我有些期待地看着Mickey,他欣然同意。我不由得想起在伦敦和他第一次去酒吧的情景,我们俩就像两只闯进了天鹅群里的丑小鸭,好奇地观察着周围的人群,然后紧紧牵住彼此的手不放。当然,这一次我握住的是Sacha的手,我们拥抱在一起,像往常一样跳舞。Mickey独自坐在吧台边,我感觉到他的视线不时地停留在我身上。最后他似乎有点喝太多了,我和Sacha送他回了酒店,结果第二天他不声不响地就坐了早班飞机离开。从此似乎便和我断了联系。

我和Sacha的争吵起源于新接手的一个设计案,他提出了和我不同的观点,而我否决了。其实这本来没什么,但是我们却是在和客户的见面会上吵得不可开交,最后他愤怒地摔门而去。我站在那里,周围的客户和老板都看着我,我从来没有感到如此尴尬过。我将这一切怪罪于Sacha,即使他有不一样的意见,也不该在在这种场合提出来。
三天之后,他终于再次出现,却是来收东西的。我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将一件一件衣服装进箱子里,简直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一切。他站在我的面前,很平静地说“Simon,我们分手吧。我已经厌倦了做你的助手,我有一些很棒的想法,我想要将它们变为现实,但是在你身边,我永远会被你的思维影响。我想要自己去做一些独立的事情。即使最后可能会失败,但我不会后悔。”
他的分手理由非常有逻辑性,也非常有说服力,就像是已经酝酿了很久一般。我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想不出要说什么话。我自言自语地说“Sacha,我爱你,”可是他只是给了我最后一个拥抱,
“Simon,我也爱你,可是你还是忘不了Mickey是吗?”然后便带着他的行李箱彻底离开。


我关了手机,在家里不吃不喝,睡了两天,几乎一直在做梦。我梦到和Sacha的第一次见面,他有些紧张地站在我面前做自我介绍,他的微笑如天使一般美好;我梦到我们俩一起去瑞士滑雪,躺在雪地上一动不动,互相凝视着彼此,然后接吻;我梦到他带我去见他的父母,拉着我的手将我推到他们面前,说“爸妈,这是我的男朋友Simon,我很爱他。”;最后我又梦到和Mickey分手的那天,他抱住我说希望我能能幸福,然后我的梦里全是Mickey,故意避开我任我被欺负的Mickey,打开关闭的锁让我不要说出去的Mickey,向我坦白心意的Mickey,和我接吻的Mickey,说着要等我回来的Mickey,最后抱着我说希望我能幸福的Mickey。
对不起,Mickey,我最终还是没能实现你的愿望。
我睡得昏天暗地,直到Kylie来砸我的门。当我打开门的时候他几乎要掐死我般勒住我的脖子,我痛苦地挣扎着,最后在他的怀里哭得一塌糊涂。
我对他说我要回去雷丁,Kylie有点哀伤,但他对此也无能无力。他很抱歉不能陪我一起回来,因为有一场很重要的走秀。但是他还是送我去了机场,
“girl,”他像以前一样叫我,
“要记住,我们身边有很多美丽的人。”

我在父母家住了一段时间便去伦敦租了房子,然后找了份新的工作。即使离开纽约,我依然是那个怀抱着美丽梦想的雷丁男孩。
直到有一天我下班回来,在公寓的门口看到Mickey。你可以想象我当时的惊讶,我捂住嘴巴,眼睛睁得老大,他却只是像往常一般朝我微笑,然后歪歪头,“不请我进去吗?”
我像是做梦一般打开门,看着他进来,看着他打量我的公寓里的一切,然后终于抑制不住地扑来去,死死地抱着他。
他很快搂住我,开始吻我。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就好像是当年他开了两小时的车来和我见面的场景一样。我们一边激烈地接吻,一边撕扯掉彼此的衣服。我简直一刻也不能忍受离开他的嘴唇。他将我就近压倒在沙发上,我只能喃喃地叫着他的名字,“Mickey,Mickey。”
Sacha说得对,我一直以来就没有忘掉过他,只不过暂时压在心底,直到他出现的那次,那种深埋的悸动一下子被释放出来。虽然我是在和Sacha牵手,和Sacha跳舞,但是我能感觉到Mickey的目光,那不正是我不停地在注视他的证据吗?
激烈的性爱之后,我们头靠着头,手牵着手,安静地躺在一起。
“Simon,”他侧过身体,看着我,
“从纽约回来之后,我就和前男友分手了,”
“我也和Sacha分手了,你知道了吧?”我开始玩弄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和自己的缠绕在一起。
“恩。”然后我们俩默契地再次安静。


一切就像是顺其自然一般,他开始频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们一起去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有的时候回我公寓,有的时候是他的,彼此的公寓里渐渐开始出现双人份的物品。半年之后,他正式提出希望我能搬过去和他一起住。他在伦敦的郊区买了套新的公寓,而我欣然接受,条件是要一起装修。
搬到新公寓之前我们一起收拾东西,我收着收着便开始停下来看他大学时的影集,那个时候的Mickey真是很帅,我想不出为什么当初会放弃他。可是我去了纽约,成为时尚的设计师,这一点我永远不会后悔。
他靠过来,脑袋搁在我的肩膀上,“Simon,我找到一样东西。”然后他将一个小盒子递到我的面前给我看。
那是一个深蓝色丝绒的方形盒子,我不用打开就已经猜到里面的什么,所以我有点紧张,甚至不敢去接,但是他贴着我的耳朵说“打开看看,”我顺着他的手,轻轻打开盒盖,一枚简洁的银色戒指静静地躺在里面,
“戴上试试,”他继续在耳边低语,温热的气息让我整个人都暖暖的,像是要飘起来一般。我小心翼翼地将戒指取出来,套在无名指上。你可以想象,那整个场景都浪漫到不行,除了,戒指忽然卡在了指关节里。
“哦,瞧我,这戒指是八年前买的了,”他无奈地摸摸额头。电光火石之间,我想起来我去纽约前的那一晚,我躺在他的怀里,他说等到我回来的时候会给我一个惊喜。然后我大笑出声,但是眼泪却开始往下掉,又哭又笑的样子难看得要死。他将我的身体转过来,我随即吻住他的嘴唇。
我和Mickey结婚的那天,爸爸妈妈和姐姐坐在一起,看着我和他在神父的见证下交换戒指,我依旧戴的是那一枚。我们在众人的掌声中接吻。那一刻,我衷心的感谢上帝,它对我太过仁慈,让我可以重新和他在一起。

我的一生都在寻找美丽的人,可是却不知道,他们一直在我的身边。


评论(22)
热度(11)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