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冤家路窄(Glee,Finn/Sebastian)

说到冷cp,可能我写过的最冷的cp就是Glee里面的FinnXSebastian了,当时是看第三季有感,然而现在角色虽在,两个演员却一个已经逝去,一个已经成了闪电侠有了新基友,真是物是人非。

谨以此文纪念那些年我看过的Glee,喜欢过的Kurt和CC吧。


 


1

 

Finn第一次听说Sebastian的名字是在自家的餐桌上,相比起自己的沉默寡言,他的兄弟Kurt更喜欢和家人分享自己经历的事情。那两天Kurt的心情明显不是很好,Finn知道都是拜那个名叫Sebastian的新鸟所致。Blaine去Dolton送西区故事的票,遇上了年轻的小鸟Sebastian,后者对他一见钟情,并开始穷追不舍。

 “他居然还当着我的面和Blaine调情,”他难道看到Kurt这么气愤的样子,

 “我不喜欢他”, 最后Kurt总结呈词, “他是很随便的人。”

 当然Finn不会知道的是,即便如此,他的小兄弟Kurt还是接受了Sebastian的挑衅,将要和Blaine一起去那家Gay吧。

 

那天晚上Kurt第一次晚归,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不过幸好Burt和Carol不在。听到钥匙响声Finn就从房间里探出头来,“Kurt,你终于回来了。和Blaine玩得开心吗?”他记得Kurt说今晚是和Blaine一起出去的。

 奇怪的是却没有听到回应。通常和Blaine一起出去回来后的Kurt都是兴高采烈的,但是今天太不一样了。他走到楼梯口,却发现Kurt靠在门上一动不动,脸上挂着疲倦,还有泪痕。

 “Kurt!”他大叫着蹬蹬蹬地下了楼梯跑到他的身边,“你怎么了?”

 “有谁欺负你了吗?”

 他曾经向Burt发誓,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的兄弟。

 

Kurt像是忽然回过神来般开始擦眼泪,他不知道要怎么说,他不知道Finn是不是那个合适的对象。除了Blaine以外,他还没有对其他什么人坦诚过,但是今天他和Blaine闹翻了,因为他整晚大部分时间都在和那个Sebastian跳舞,因为他醉醺醺地想要和自己在车子里做爱,因为他再一次背对自己而去。他觉得很委屈。他不想在Finn面前哭,可是他止不住自己的眼泪拼命往下掉。

 “Kurt,”Finn有些手足无措,他从来没遇过这样的场景,他想要安慰他,却不知从何处开始,只能看着他的眼泪越掉越凶,他绞尽脑汁想着到底是什么会让Kurt如此伤心,忽然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人,“Sebastian,是Sebastian对不对,是他欺负你了?”

Kurt不太想解释,他摇摇头,

 “哦,不,不是他,我只是和Blaine吵了一架,不关他的事,” 

他一边抽泣着一边简单说了两句,“我要上楼了,Finn,谢谢你为我担心,我没事的,你也快去睡吧,”说着从桌上顺了盒抽纸。

Finn还是有些心绪不宁,他想不管如何,一定和Sebastian脱不了关系。

 

Kurt和Blaine的争吵持续了两天,Finn明显感到他们不再像往常一般一离开对方就开始甜蜜的发短信或煲电话粥。只有他和Kurt两个人的晚餐也开始显得平淡无味,他试图问起,但是Kurt明显不想提起这个话题,当然他也有自己的事情,他为了橄榄球队员的选拨已经兴奋了几天了,幸运的是,正好和公演在同一天,他可以带着这个好消息去庆祝他们初演的成功。

直到公演的前一天,Burt和Carol赶回来要去看他们的演出,他们一家四口再一次坐在一起吃晚餐,

 “明天要正式演出了,”Finn忍不住打破难得安静的氛围,Kurt抬眼看了看他,恩了一声,

 “所以今天你们都要早点休息,”Carol一向很贴心,笑着看着他们俩,

 “你们一定会成功的,我也是。”他试图继续活跃气氛,

Burt也看出了Kurt的不对劲,不过他没说什么,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自己解决,不然他会等他来找自己谈谈。

 “明天The Warblers和Sebastian也会来看演出,” Kurt终于有了反应,低低地说了声,,虽然这个消息,恩,不是那么令人振奋。

渐渐的,彼此之间又没了声音,但是Finn总算收获了点什么。我倒要看看这个Sebastian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Kurt如此焦虑。他这样想着,带着紧张和兴奋进入梦乡。

Finn站在洗手间里,觉得一切就像做梦一样,他从来没有经受过如此大的耻辱,即使以前被球员泼雪泥也及不上今天。Cooter简直就像是将他一下从天堂拉进了地狱,他从来都以为那个人会是自己,他是全校最出名的四分卫,他为球队打胜过比赛,可是他却看都没看他一眼。他靠在水池边拼命捶打,他知道现在他的女朋友和他的弟弟正在舞台上表演,他应该带着笑容去看他们,可是他无法停止愤怒沮丧的心情。

最终他还是去了,站在角落里听着Blaine和Rachel唱完最后一首歌,他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Rachel,他们前两天也吵了一架。灯光亮起的时候,全场观众站起来鼓掌,为第一次公演的成功喝彩。他看到Kurt口中的The Warblers,他们一群人,身着同样的制服,那么显眼,年轻,有活力。他看到他们离开座位,跟随众人向舞台走过去,他们和Blaine拥抱,祝贺他。

 不管怎样,还是要向他们表示祝贺的,他最终收拾好自己,重新挂上喜悦的表情,朝舞台上的众人走过去。他和演员一一拥抱,那个耀眼的小警察Krupke,那个穷小子Tony,那个Maria,Rachel沉浸在喜悦里,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对。他转身的时候看到那个穿着制服的个头最高的,瘦瘦的男孩,朝Blaine走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英俊的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笑容。而此时的Kurt被另一群人包围在舞台的另一边。他想,那应该就是Sebastian了吧。


2

 

《西区故事》第二场演出之后,Kurt和Blaine又重归于好,整天腻在一起甜甜蜜蜜。Finn和Rachel也终于跨过了最后一步,将彼此真正交给对方,虽说这一直以来都是Finn的心愿,但真正发生了,却没有太多那种得偿所愿的满足感,在那过程中,他依然还是想起了和Carol一起撞见的那场车祸。但是Rachel开始变得不一样,恩,她似乎更加爱自己了,对于这一点,Finn还是乐见其成的。

Sebastian不喜欢Lima Bean,就像每次应他的要求给他的咖啡里加Courvoisier(拿破仑干邑)的店员不喜欢他一样,但是介于他正在追求的目标——Blaien,已经不在Dolton,所以他可以选择的能够和他见面的地点就只有这里了。

 他感觉到不一样了,今天的Blaine举手投足之间何上次大不一样,似乎浑身散发着我恋爱了我很甜蜜的味道。而且自己早前打电话邀请他出来的时候他很犹豫,似乎在跟身边的Kurt商量什么,他似乎不想和自己见面,但是Kurt说他可以,于是他来了。

 “这个周末Dolton和兄弟学校会有一场长曲棍球比赛,我帮你搞了两张票,希望你能和Kurt一起去看,”他开门见山,从背包里掏出两张票放在桌上,推到Blaine 面前。

Blaine一下子显得很惊喜,“哦,真是太棒了,我喜欢长曲棍球,Sebastian,真是太感谢了,”他笑起来的时候眉毛弯弯的,很有趣。

 “你要相信我只是为了让你看到我在赛场上的表现,然后发觉到我的魅力所在,我可不是只会唱歌的小鸟哦。” Sebastian依旧笑得灿烂,当然他不会忽视Blaine忽然尴尬的表情。就是因为已经是别人的所以才更有挑战不是吗?随随便便勾勾手就能得到的他反而不稀罕。

 “Sebastian,虽然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和Kurt很好,……”话没说完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Blaine,原来你在这里啊。”

Finn一跨进Lima Bean的门就注意到了那身格格不入的显眼制服,而他面对的人让他确定那就是Sebastian。好歹以前Blaine和Kurt约在这里的时候还会换上便装,他却是毫不觉得突兀地闯进来。Finn看到Blaine转变的神情,他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不过他觉得他现在过去打个岔应该不是问题。

 “嘿,Finn,你怎么过来了。”Blaine很惊讶,抬手拍了他一下。

 “哦,我帮Rachel买咖啡,对了,Kurt好像找你有什么事,他没给你打电话吗?” Finn第一次扯谎扯得面不改色,

 “对了,这位是?”他看向Sebastian,疑惑的问着。

 “哦,Finn,这是Sebastian,The Warblers的队员,Sebastian,这是……”

 “Finn,我知道,你是Kurt的哥哥。” Sebastian站了起来,截断了Blaine的话,

 

身高一直以来是Finn感到骄傲的地方,当你比身边所有人都要高时,那种俯视众生的感觉不得不说很好,但是当Sebastian站在他身边,他第一次感到了压力,他几乎和他一样高,可能也就一两公分的差距。重要的是,他显然已经知道了自己,这让Finn感觉不是很好。

 “要不你们聊聊,我先去找Kurt了。”很明显Blaine对于他们俩的互动是乐见其成的,他收拾了东西打了招呼便匆匆离开。没有什么事比得上他的男孩的召唤重要不是吗?

Blaine前脚离开,Finn也准备离开,“我先去买咖啡,”

 他可没什么要和Sebastian谈的,他的女朋友还在等着他的咖啡呢。

 “没事,我马上要走了,”当然Blaine的离开使得Sebastian的留下也变得毫无意义,但是Finn傻傻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欺负一把。

 “对了,你是那个Maria的男朋友吧,Maria很棒,但是为什么他们不找你来演Tony呢,你不觉得可惜吗?”留下这一句意义不明的话,他端着咖啡翩然离去。

Finn站在原地,忽然觉得压力更大了。

 

最终Blaine还是没和Kurt一起去看长曲棍球赛,当他对Kurt说起的时候便被拒绝了。很明显Kurt可不喜欢这些让人大汗淋漓的运动,他宁愿去和女孩子们逛街或者在家一边看书一边做面膜。

 “你要是想去的话要不找Finn吧,或者其他人,我没关系的,Rachel她们会过来。”但是Kurt通常都是善解人意的,他们虽然在热恋期,但是彼此也该有自己的空间。

 不过Blaine可不这样想,他想要和Kurt呆在一起,哪怕不做什么,呆在一起也好。虽然长曲棍球赛很有吸引力,可是当他已经尝到过Kur的美妙滋味之后,这种想要在一起的感觉更是每日愈增。

 “我不去了,我会把票给其他人,然后你可以来我家,我们一起对对Krupke和Tony的戏怎样?”

 他做出决定,Sebastian什么的,去一边吧。

 “嗯?”Kurt挑挑眉,这不可太像Blaine的风格,不过他的男朋友愿意为自己放弃球赛,他也没什么不高兴的。

“你可以带着Krupke的制服过来,我想那一定更有趣。”穿着警官制服的Kurt第一次出现在舞台上时就已经震惊了全场,这一次,他期待他的小警察可以在他的房间里震惊他。当然这些话他现在可不会对Kurt说。

 

3

 

Finn从Kurt手里接过球票时很惊喜,“Kurt,你怎么知道我也喜欢长曲棍球?”

 “Finn,其实我对这些一窍不通,我只是认为你比我更容易给这票找到更好的归属。”Kurt耸耸肩,

 “是Blaine的票,不过我们要用周末时间练习‘西区故事’,所以它现在是你的了。”

 但显然在麦金利不是每个喜欢橄榄球的男孩都喜欢长曲棍球的,最后和Finn一起去看球赛的是Mike。他们到达赛场的时候差不多两点钟,宽敞的观众席上已经坐了不少人。Finn发现两张票的位置都很好,在第三排的中央,可以清楚的看到整个场地。

Sebastian在后场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他想了想,脱下头盔,翻出自己的手机,拨了Blaine的电话,熟悉的旋律响了一阵但没有人接,他再次拨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关机了。这使得他本来很好的情绪开始低落,他将手机扔在一边,深吸了两口气,重新带好厚重的头盔,再次整理了护肩和护肘,和自己的队员一起上场。

 

列队等待比赛的时候他看向自己预留的位置,确实有两个人在欢呼,但不是Blaine和Kurt。他认识其中的一个,Finn,另一个似乎也是合唱团的成员,哦,似乎是演Riff的那个男生,所以很明显Blaine将球赛的票给了他们俩。但是裁判的哨声让他无暇多想便投入了紧张的比赛之中。

Dolton学院的球衣和他们的校园是一个样,蓝底红边,显眼位置印着校徽。Finn很久没有在赛场上看过长曲棍球比赛了,显得异常兴奋。所有的球员都带着厚实的头盔,但是有个个头很高的前锋,相当勇猛,他跑的很迅速,和队友之间的接传球也相当利索灵活,对方攻球手也不甘示弱,强烈的身体撞击使得前锋的身体一个踉跄,但是很快他恢复过来,漂亮的用网袋兜住了队友传过来的球,并一个大力射门得分。

 第二节结束的时候Dolton以2:0领先,高个子的前锋发挥的非常不错,射进了两个球。中场休息时,Finn看到他摘下头盔,令他惊讶的是那居然是Sebastian,他在比赛中的凶狠和他平时的绅士模样根本判若两人。虽然他为Dolton得了两分,但看上去他并不像他的队友那般快乐,而是难得的显得有些急躁。

 第三节哨声响起,所有经过休整的队友重新回到球场。Finn的注意几乎完全被Sebastian吸引,比起上半场的凶猛,这一次他更加肆无忌惮,主动去撞击对方的球手,甚至用球杆狠狠的击打对方队员的手部。

 因为他的动作,赛场上的身体对抗愈发激烈起来。他将球传给中锋的时候,一名对方的球手从后面靠近他。

 紧盯着Sebastian的Finn心里一紧,刚喊了一声“小心,Sebastian”,就见对方挥起手中长长的球棍,直接毫不犹豫地对着他的脑袋敲下去,顿时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

 

“16号球员犯规!”裁判飞快的跑过去,拉开犯规者,举起红牌,那个队员悻悻地将球棍一摔,沉默地走到犯规区域,单手持杆拄地,单膝跪地等候惩罚的结束。

 被击中的Sebastian倒了下去,他捂住头部,虽然头盔很结实,但猛烈的撞击带来的震荡也不容小觑,身为橄榄球队员的Finn非常清楚遭受那一下的痛苦。他紧张地看着赛场中央,有些无法想象那样神采飞扬的Sebastian被击倒。他的队员将他扶起来带到后场,教练的脸色很不好,他交代了几句,另一个队员带上头盔,代替他上场继续比赛。

 

摘下头盔的Sebastian靠在长椅上,闭着眼睛,他只觉得一阵一阵的昏眩袭来。在遭受袭击前他听到观众席上的那一声“小心,”他回过头去看,发现竟是Finn,却刚好让对方击中了脑袋正面。上一次遇到他Blaine丢下他,这次遇到他自己被打中,真是遇到他就会倒霉。可是对于Blaine,一想到他,他的头更疼了。不能再这样了,他告诉自己,Blaine对他的影响有些大,超过了以前的那些人。以前他可不会因为被谁拒绝了而将愤怒发泄在别的人或事物上。他承认,因为Blaine没有来看比赛,他有些急躁,而他关了的手机更是让自己的愤怒达到顶点。赛场上可以正大光明的攻击别人,只要不犯规,所以他凶狠的打击那些阻挡在他胜利道路上的人,却没想到背后挨了一棍。或许那个16号是宁可犯规也要将他赶下场。他向来对自己看上的男生都手到擒来,他想不出有什么别人可以拒绝他的理由,即使有些人已经有男友也一样。男人总归是不会满足于已得到的。但是Blaine让他一次又一次地栽了跟头,可是正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更加念念不忘不是吗?

 一直到球赛结束的时候Sebastian都没有再上场,对方虽然铲除了他这个主力,但最终还是以“2:1”败给了Dolton。

自从Sebastian被换下场之后Finn的兴趣就没那么高了,他一直担心那个男孩的伤势,他看到他回头了,因为自己的那声叫唤,导致球棍正中脑门部位。比赛一结束,Mike准备离开,他思索了下,让他先走,自己独自跑去了Dolton的休息室。


 

4

Dolton的队员都很兴奋地在欢呼,庆祝他们的再一次胜利,有的人甚至开始唱起了歌。Finn进去的时候有人认出了他,看来Sebastian不是唯一一个会打长曲棍球的林莺。

 “Finn,你也来看比赛啊。” Nick有些意外,友好地向他打招呼,

Finn有些茫然,Dolton的学生他似乎只认识Sebastian。那句话叫什么来着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突然他开始觉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过来,安慰他?他可是麦金利的对手学校的学生,而且他也是曾闹得Kurt和Blaine不愉快的罪魁祸首。

 但是他还是露出微笑向Dolton的队员表示庆祝,毕竟今天他们的比赛还是非常精彩的。然后他有些担忧地看向躺在长椅上的Sebastian,

 “Sebastian他没事吧。”

 “你们认识?”Nick更加意外了,和身边的队员交换了一个诧异的眼神。

 “算是吧,”他走过去,Sebastian听到对话声睁开眼睛,看到他也很意外。他可没感觉到Finn

 的善意,或许他只是来看自己的丑态然后回去对Kurt说起自己被砸到悲惨样子。

 

球场的休息室不像Dolton学院里一般华丽整洁,球具、防具什么的被队员们脱下后堆在一边。Finn走过去的时候只注意看着Sebastian没看到脚下,突然被一根随地乱放的球棍绊倒,脚下一个不稳,一下压在Sebastian身上。

Sebastian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感觉到有个大块头压下来,好死不死的,脑门靠着脑门,嘴唇贴着嘴唇。顿时,他觉得他刚刚被击中的脑袋更疼了。

 整个休息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连空气的流动仿佛都静止了。

 

Finn和Sebastian四目相对,Sebastian明显可以看到Finn眼里的惊诧。他心里的小恶魔一下子蹦出来,伸手勾住Finn的脖子阻止他的离开,同时嘴唇开始舔舐他的嘴唇。

Finn浑身一僵,他想要推开Sebastian,却发现对方的力气不容小觑。他想要开口,刚张开嘴,Sebastian就咬住了他的唇瓣,灵活的舌头也趁势钻了进来。

 本来意外的碰撞一下转变成了缠绵的热吻,至少在围观的Dolton众人眼中是这样的。一阵阵诧异的声音在休息室里此起彼伏。

 “他有女朋友的吧?”

 “是啊,他的女朋友是麦金利的主唱啊。”

 “那他和Sebastian是怎么回事?”

 

Sebastian满意的看到Finn近乎痛苦的表情,这几乎可以算是他最近一段时间来最得意的时刻了。

 他一松开手,Finn就跳了起来,急退两步,惊恐地指着他,“你……你在做什么?”

Sebastian坐起身来,懒洋洋地靠着椅背,“你不知道我是Gay吗?所以千万不要随便靠近我。”理所当然的模样让Finn一下子瘪了下去。

 他想要再说些什么,张了嘴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好低下头,低低地嘟囔了声“好好休息”就急匆匆地转身离开,仿佛再多呆一秒钟就会窒息一般。

 等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Sebastian依旧保持着刚刚无所谓的姿态,嘴角扯开一个得意的微笑,“我的表演精彩吗?”

 顿时,围观人群中发出一阵爆笑声。

 

 

Finn脑子里一片浆糊,他机械般地走到停车场,发动车子上路,遇上红灯,停下,绿灯,然后继续发动车辆,回家。一切动作就是不由自己控制一般。他将车子驶进车库,关了火,坐在黑暗的空间里一动不动。他以为上一次被Cooter拒绝已经是人生中的奇耻大辱,却没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更是让他无地自容。他想到Sebastian嘲讽的表情,仿佛自己只是他手中的小丑一般。更让他感到羞耻的是他竟然会把Sebastian的吻和Rachel的吻做比较,不,不仅仅是Rachel,Quin,Santana,他将他亲吻过的女孩子和Sebastion相比。女孩子的嘴唇通常都是甜甜的,带着唇蜜的味道,和她们的身体一般柔软,但是Sebastion的身上只有运动过后的汗味以及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和自己一样,完全属于男孩子的阳刚。他的嘴唇和他一贯的表现相比,意外地更加柔和,但是他强硬的动作让这一切显得非常强势。Finn将头埋在方向盘上,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他甚至用双手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可是没有用,他一闭上眼睛,就看到Sebastion的戏谑的笑容,挥之不去。

Burt敲击车窗户的声音让他清醒过来,他带中鸭舌帽,站在车外看着他,Finn终于打开车门下车。

 “怎么了,年轻人?”Burt搂住他的肩膀,两个人一起进屋。Finn知道自己被碰触的那一刹那他颤抖了下。

 不一样,和Sebastion的触碰不一样。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对上Burt带着疑问的视线,

 “下午去看球赛,有点累了,我先上去休息了。”

 说着他走到Carol的面前,亲了亲她的脸颊,然后朝他们俩摆摆手,径直上楼。

Carol和Burt看着他的背影,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


tbc

注:似乎下面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东西啊,全文详见不老歌吧,哈哈

http://bulaoge.net/?ishtarzj

评论(11)
热度(11)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