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道歉

道歉


注:小伙伴们不来吃一发K莫安利吗?有原著有番外有cut有剪刀手还有各路太太齐上阵,而且!我们的cut加起来有一部电影!

炸裂的我抑制不住洪荒之力也来开脑洞,情节接泳池比赛,一切角色属于原著,有OOC,纯属个人脑补。


以下正文,配合29集使用味道更佳哦。

——————————————————————————————————

其实郝眉在拦住微微说出那句“我选老三”的时候已经开始后悔了。

所以当他一转身又看到KO这次居然以绝对的优势领先肖奈的时候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然而微微的得意和周围伙伴的起哄只能让他强忍住心中的悲痛,孤军奋战地在心中暗祈祷KO能慢一点——才怪!


结果自然在意料之中,众人一片喧哗,肖奈出水后的第一反应就是问微微怎么没赌他赢,微微立刻小跑着凑过去表忠心解释来龙去脉。郝眉有点心虚,也不敢看KO,只能叉着腰努着嘴试图甩锅肖奈,

“老三,你是不是放水了?”

说好的校际联赛冠军呢!说好的十项全能大神呢!说好的,不是要女朋友面前表现一把吗!!

肖奈一脸揶揄看着在岸边喘气的对手,“KO说的,他赢了才有心情烧烤。”

KO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再次挥动水花,向对岸游过去,至始至终都没有给郝眉一个眼神。

这下饶是总慢半拍的郝眉也终于觉察到哪里不对了。

“他这是……生气了?”他没有意识到的是,自己的眼神,从他们进入游泳馆的那一刻起,便未曾从KO的身上移开过。他也没有意识到,最开始向大家炫耀KO的好身材好技术又向肖奈挑战的也是他——就好像家有宝贝,不拿出来晒一晒真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是啊,你居然不信任他。”微微一个抬眉,像是嗔怪道,

郝眉撇撇嘴,内心的不安又扩大了几分——好像,这次似乎真的是自己不对啊。可是难道要顶天立地的眉哥去道歉?

郝眉表示绝对不行!那可是KO哎,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KO哎。

“你快去劝劝他,他要是不给我们烧烤怎么办?”结果小丫头还继续火上浇油。

这下郝眉一听,心里更慌了。糖醋排骨,炒三丝,炒毛蟹,蛋黄焗鸡翅,炒年糕,水煮鱼片,鱼香茄子,烤扇贝……一大串他曾经吃过的KO亲手做的菜从眼前飘过去,然后就残忍地越飘越远了。

头可断,血可流,美食不能走!

“包在我身上。”信誓旦旦地说出这一句,郝眉叫了声“KO”便追了过去,丝毫没有觉察到身后小伙伴们计划通的微笑和眼神。


不知何时,游泳馆内的人都走完了,空旷的室内只剩下KO挥动水花的声音,郝眉蹲在池边皱着眉头,看着KO完全没有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停下来的意思,依旧自顾自地在水里潜泳。

KO完全不理自己啊怎么办。

郝眉想起来,自从他和KO认识起开始,他好像还没看过KO对自己生气的样子呢。即使是那次在饭店里当面掉马甲,KO也不过是面无表情沉默不语地紧盯着他,直到自己战战兢兢地喝完一整瓶果汁——虽然事后他又要求自己再次跟他组对,那不是还赚了1000块嘛。

哼,他有什么好生气的,自己生气还来不及呢!

想到此,郝眉索性站了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池中的身影大声斥责,

“这能怪我吗?我那么信任你,结果你第一局就输了,要不是你输了,我怎么可能要求再来一局?”

他说的正起劲,完全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KO已经停下了动作,一个突然从他面前跃出水面,溅了他一身水花。

“是我不对。”

他的声音很是低沉,听不出起伏。眼睛也被泳镜遮盖着,看不清其中的情绪。脸上的水珠自然地滑下去,经过修长的脖颈,流过胸膛,最后没入水中。

郝眉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觉得有点热,又有点呼吸困难——就和当初看着他换好西服从更衣室里出来的时候差不多。

该死的,他怎么就这么帅呢,帅就帅了,怎么身材也那么好呢,身材好就好吧,怎么,还那么大呢!

男孩子嘛,总是会不自觉的比一比,他在宿舍里也没少和愚公还有猴子酒闹过。但是KO不一样啊,KO那么厉害,又是黑客,又是厨师,什么都会干——对,一切都怪他今天穿了那条紧身短裤!

郝眉这样想着,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看在KO眼里有多有趣:亮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红嫩的舌头不自觉地舔着嘴唇,轻咽的时候喉结一个微弱的起伏。


KO想起了自己在食堂里第一次见到他真人的场景。虽然已经黑进他的档案看过无数次,但是当郝眉穿着连帽衫背着背包反带着帽子拨开一片喧哗的人群冲过来大声叫着“这糖醋排骨我要了,都给我吧”的时候,就真的仿佛一道灿烂的阳光洒进来,整个世界都亮了——小天医,我终于抓住你了!

再之后的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又理所当然,收他号码,捡他被子,换他桌面,留他住宿,进他公司,入他新房。毕竟KO最初进到食堂和校门口大排档的机缘都是因为郝眉。他不知道什么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厨师本就是他的谋生工作,更何况,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优势将自己的人喂胖一点何乐而不为呢。

然而他从不知道,人的欲望当真是欲壑难填。越是进一步了解郝眉,就越是迫切地想要进入他的生命里,甚至不惜故意输给肖奈。而现在,他不知道那什么自动控制系,他只想将他完全藏起来,不被任何人发现,

好在,虽然时过境迁,郝眉还是当年他认识的那个元气的天医;更好在,虽然懵懵懂懂,他还是开始颤颤巍巍地从龟壳里探出头来,半脸通红地说了“要”。

看来这次度假回去之后自己可以将晒被子的日程提前了。


“走了,”等到郝眉回过神来的时候,KO已经上了岸,伸手捋了一把他的头毛。

“哦哦哦哦哦,烧烤烧烤,”郝眉立刻两步跟上,却发现KO的方向并不是外面,而是里面的淋浴房。KO嘴角上扬,瞥了他一眼,他及时刹住脚步,不知道为什么耳朵瞬间红了一片。

“你快点,我,我就在外面等你啊。”他结结巴巴地一把将前面的人推进去。


室外空气清新,阳光灿烂。

秋天到了,菊花也要开了啊。


END



评论(7)
热度(156)
  1. _伊修塔 转载了此文字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