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匆匆那年(K莫衍生同人,拉郎)

说明:本文灵感和脑洞来源于b站视频《匆匆那年》,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212432/  请务必配合观看!

原作者授权:http://ww3.sinaimg.cn/large/6f99f3d3gw1f7qp32bijdj20gi09w403.jpg
因为太喜欢这支视频,所以斗胆去向作者gn要了授权。虽然文笔很渣,也自觉没能表达出原视频情感的万分之一,但还是想尝试一下。感谢授权,感谢看官。
申明我没有看过《匆匆那年》和《半路父子》的原剧,所有设定来自于同人视频,另有部分个人二设,请见谅。
最后,希望小张和小郑的演艺之路越走越顺,越走越好。

 

以下正文

 

 

1
在东京举办的亚洲医药学术研讨会上,来自中国的年轻医生乔燃成为了最夺人眼球和版面的存在。他不仅是国内最年轻的主任医师,同时在治疗心脏病方面更是有独到的见解和数例成功的临床经验。此项研究成果先前获得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在这一次交流会上,作为主办方一员的他也向亚洲各国的医学代表深入浅出地做了一次专题报告,赢得了无数赞誉和掌声。
“乔医生,有人找。”从演讲席上下来,身边的同事小声告知道。乔燃同与会代表打了招呼,疑惑地走出会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异国他乡会有哪个认识自己的人。
然而当他看到从正门那里逆光走过来那个身影,黑色的西装三件套,银灰色的一丝不苟的头发,咚咚咚的脚步声,仿佛雷神的锤子一般,一下一下敲在乔燃心上。
他视线凝聚,身体紧绷,心脏剧烈跳动,几步的路程似乎漫长到天涯海角。
“哥,好久没见了。”熟悉的声音,冷俊的脸庞,一下打破时间的禁锢魔法,释放出封存已久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2

乔燃第一次见到高迈的时候其实已经知道他是谁了,他并不反对父亲在和母亲分别多年的之后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重新组成家庭。他只不过想先来看看自己未来的弟弟是个什么样的人,却没想到这心血来潮的一步,却直接一脚踏进了深渊。
而被洗车行的高压水枪喷得一脸水花狼狈不堪的高迈在看到街面对的男人玩味的笑容后咬牙切齿地竖起的小拇指让乔燃更加对他产生了兴趣。
“我不是故意要笑的,这样吧,为了表示抱歉,我带你去重换一身衣服,洗个头发。”
说着这话的男人怕高迈不信甚至掏出了自己的学生证和身份证说可以押在他那。高迈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又发现对方的大学就在离自己高中不远的地方,想着估计他也跑不了,反正有人买单,何乐而不为,再加上他先前因为罗建军的事情和母亲吵了一架,一时半会也不想回去。
那个时候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后半生都会和面前的男人纠缠不清。

 

3

男人和男人的友情来得如此快速而神奇,在经历了一起买衣服一起做造型一起吃饭之后,高迈和乔燃迅速熟络了起来。
他本来就不想上学,便经常翘课跑到乔燃的学校去找他。第一次去的时候,乔燃正用几个行云流水般的假动作突破重重防线一举上篮,一时间汗水飞洒,发丝飘扬,说不出的帅气青春。周围围观的女同学尖叫成一片。
在喧闹的人群之中,高迈发现自己的目光完全无法从乔燃身上移开,心也跳的出奇的快。
而对方扔进最后一个三分球后便满脸笑容的直接向他走过来一把抱住他的动作更是让高迈一下紧张的连呼吸都停止了。
他在要不要回应的手足无措间面红耳赤,然而这个拥抱来得快走得更快,下一秒乔燃随意撸了一把他的头毛,调笑道,
“逃课了?”
骄阳似火,烤得高迈的脸都红通通的,只能低低地“嗯”了一声。
“走,带你去我宿舍!有什么不会我教你。”
亦步亦趋地跟着前面比自己个高的男人,高迈第一次有了一种“似乎有个哥哥也不错”的感觉。

 

4

从那之后高迈便不再和自己的狐朋狗友混迹在一起,取而代之的是乔燃的宿舍变成了除家之外他去的最多的地方。乔燃的舍友是外地人,回家乡实习了。所以正常宿舍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大部分时间高迈都在打游戏,有时候也会带作业过来,他一边写着,一边时不时抬头看乔燃画画的样子。素色的窗帘被风吹得呼呼飘起来,盛夏未到,夏蝉已经在枝丫里撕心裂肺地鸣叫,这个夏天,注定说不出的漫长又燥热。

“哎,你给我画个像呗。”
咬着铅笔翘着二郎腿转椅子玩的少年突然停下来,滑到他的身边,提议道,
乔燃看着对方蓦的放大的脸庞,闪闪发光的眼睛,一时间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要知道,乔燃从不画肖像画是整个学校都知道的公开秘密。
“不过今天不行,这个衣服不好看,等下次我换件,你来帮我画好不好?”
结果对方扯着自己的白体恤的一脸得寸进尺的样子只好让乔燃再次摸上了他柔顺的头毛,然后用自己也未曾发觉到的出其温柔的语气低声应道。
“好。”

 

5

临近高考,高迈却越来越多的时间地呆在乔燃宿舍里。他不止一次地跟对方抱怨家里的尴尬局面,最后直接演变成连家也不回。一开始他确实是想借此引起母亲的注意好让她重新考虑再婚的事情,然而当高妈妈轻而易举地同意自己的夜不归宿后,出于愤怒,或许更多的是出于恨不得分分钟呆在乔燃的身边的渴望,高迈在乔燃身边长住了下来。他甚至想着,不如以后就和乔燃一起过吧,大学也考本市的,反正乔燃也应该会在本市的医院里工作――他本就在市立医院实习了。
随着温度的逐渐攀升,医院进入高峰忙碌期,乔燃回来的时间自然也越来越少,他不止一次告诉高迈不要等他,高迈听在耳里,随即抛在脑后,继续日复一日地在每天深夜抱着被子数着时钟等那熟悉的脚步声。虽然即使等到了他们也说不上几句话,因为乔燃实在太累了,往往一回来看高迈一切都好就急匆匆去洗澡睡觉,毕竟还有无数个明天和病人在等着他。
高迈看着对方房间里灯光熄灭,一切归于平静后,便悄无声息地爬起来走到乔燃的房门前,扭开把手,看着他抱着被子睡得正熟的样子,一站就是半天。

 

6
高妈妈从乔燃那里知道他将高迈照顾得很好,便误以为高迈已经知道一切,但是她还是准备等到高迈高考结束后再来详谈。所以当她和罗家父子在餐厅吃饭偶遇高迈她便开心的叫他过来一起吃,结果高迈一脸见到鬼的表情让她很是震惊,
“对不起,伯母,其实我还没和高迈说。”说完这句话的青年扔下餐巾便追了出去,
剩下一对半路夫妻面面相觑。
“即使哪天你爸和我妈结了婚,你也别想让我认你爸当爸爸,也别想让我认你当兄弟。”
高迈当然没有走远,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乔燃和他的谎言!
骗子!所有人都是骗子!
所以他理所当然地朝乔燃愤怒地嘶吼着,
“你骗我!我恨你!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乔燃想要拉住他,乔燃想要解释,乔燃想要抓住他,然而他最终什么都没有做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高迈背着书包跑远。
他原本想再守久一点的秘密,顷刻灰飞烟灭。
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7
高迈失踪了。
高妈妈打电话来的时候乔燃正在灌酒,他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喝了那么多也不醉。房间里的东西被扔得乱七八糟。他瘫倒在地上,迷迷糊糊之间从一片废墟中摸索出一张被压在最下面的画像,那是一个少年:反带着帽子,穿着蓝色的连帽衫,皱着眉头嘟着嘴巴。
“哎,你就知道欺负我。”
他记得那时是有女同学看到高迈,夸他好看,于是便给他起了“美人师弟”的外号。小家伙自然很是不满,气呼呼地要找自己讨个说法。
然后自己是怎么回应来着的?结果对方好像更生气了。
“高迈,你在哪?”
他任由自己的双手一寸一寸地从画中之人的脸上游过去,心脏仿佛被看不见的手揪住,痛到不能呼吸。
篮球场,后山,平时去的小饭馆,台球室,网吧,乔燃一处一处找过去,一脸落魄的样子要是被医院里的小护士看到肯定芳心都碎了一片。
然而没有,所有他能想到的地方都没有。

 

8
回到宿舍楼下已经凌晨三点,乔燃精疲力尽,心如死灰,如果高迈不见了,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如果他再也见不到他!所有的惊恐和绝望在抬眼看到楼上房间里亮着的灯光时全数化作几步冲上去的愤怒,结果打开门看到的却是他快找疯了的那个人抱着自己的被子睡得正香。
而那张他一向藏得很好的画像,此刻也被高迈拽在手里,怎么都扳不开。

 

9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高迈立刻假装睡着。
他愤怒过,彷徨过,他咆哮,他自虐,最终在人来人往的天桥上哭得一塌糊涂。他第一次感觉到无处可去,无路可走。没有哪里是他的家,没有谁再是他的家人。
所以他最后再次回到这里,尽管这里充满了他和乔燃的回忆,他每走一步都仿佛走在刀尖上般痛苦不堪。直到他眼尖地看到那张在匆忙之中被遗落在地上的正面朝下的素描纸。他告诉自己不会的,不可能的,不应该的,但是脚步止不住的走过去,手指止不住地颤抖,心脏疯狂地跳动,甚至就快跃出胸腔。
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有这张画,他不会容许任何人抢走。
“一开始,你是我的秘密,我怕你知道,又怕你不知道,又怕你知道了却装作不知道。不过没关系了,从今以后,我不要这个秘密了。”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乔燃像是在自言自语。他怎么会看不出高迈的小伎俩。他不戳穿他,因为一切终将过去。这个相遇,由他开始书写,句号,也会由他画上。

 

10
一切恢复风平浪静,乔燃以最快的速度办好手续出国留学,高妈妈和罗爸爸也没大操大办,请了几个亲戚和朋友吃了顿饭。之后高迈顺利参加了高考,去了离家几千公里的地方。

 

11

“哥,好久没见了。”逆光而来的青年,眼角带笑。

“大家好,我是高迈。”聚光灯下的偶像,满面春风。


“乔医生吧,这次去美国的机会相当难得啊,你要不再考虑考虑。”

院长还在继续语重心长地规劝,乔燃只能再次抱以歉意的笑容,
“这个朋友真的很重要,我丢下过他一次,这次无论如何再不会。”

 

12

“早点回来,等你吃饭。”
拍戏休息的期间,高迈翻开手机就看到这一句,他咬着嘴唇笑起来,笑容晃瞎了身边的小助理,顿时打趣道,
“什么事这么开心啊高少?”
“秘密。”高迈得意地回复了个笑脸表情,然后按掉手机,脱掉羽绒服,收起笑容,走向摄影机。

 

 

13

“高迈,我们谈一谈。”
乔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高迈正啃蛋黄焗鸡翅啃得正开心。闻言他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不过随即又“哼”一声笑出来。
“甭管这条路是多难多黑,我喜欢我就往下走。而且我现在是成年人了,所以我会对我所做的决定负责。你呢?”
他的眼里充满了自信,甚至挑衅,就好像如果乔燃说出什么不好的话便会立刻扑上去干一番。
“你是真的长大了,高迈,我不后悔当年离开的决定,但是那只会是唯一的一次。”
结果还不是一样,最后都干了一番。

 

14

和谐时期,人人有责


 

15

夏日的天空亮得特别得早。乔燃起来的时候虽然才七点多,阳光却已经开始炙热。
他简单冲了个澡,随便从沙发上抓了一条牛仔裤,拎上去的时候才发现有点短了。
电饭锅里的粥咕噜咕噜地冒着泡,平底锅里的太阳蛋滋滋作响,料理台上的豆浆机轰隆隆地飞速旋转,而卧室里的高迈缓缓睁开眼睛。

 

end


评论(3)
热度(82)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