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缓一缓(桓易桓)

写在前面的絮絮叨叨:

什么都不想做,只想磕双白桓易!原谅我没有坚守住再也不萌rps的决心,写完这篇就剁手!!

灵感来源于0825上海站宣传视频和其他若干直播、活动视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

 以下正文

 易柏辰觉得他十九年的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候不过如此了。

在这之前,他曾多次以为或许那会是小时候自己讲了一个自认为很搞笑的笑话后大家却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或者是青春期脸上长满了痘痘偶尔偷偷出次门却遇到熟悉的人对还大声叫自己的名字,亦或是入团之后在舞台上卖力表演却突然发现自己比其他所有人的动作都慢半拍,然而都不是。

他人生中最尴尬,最不知所措的是此时此刻,在上海站的见面会上,和隔着半人距离并排坐着的马振桓,一起看他们在《刺客列传》里那段“朕于将军解战袍“”的戏份。
其实本来大家都没认真看的,朱戬、查杰和吕鋆峰在那边猜拳聊天,他和伟晋、马振桓、丰田也在聊着好玩的事情,间或彼此凑近头来讲两句悄悄话,就像平常的相处模式一般。

可是突然粉丝中发生了很大的尖叫声,他抬头看到的是自己那段帅到飞起的骑马射箭的场景,虽然拍摄的时候NG了很多次,但是此刻听到大家的欢呼,看到她们惊喜的笑容,易柏辰自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喜悦,甚至还伸手学了两个耍帅的动作。

可是马振桓却突然拍起掌来,然后瞬间,周围的人都稀稀落落的鼓起掌,易柏辰好奇地看着他的笑容,蓦的想起这一场戏的下面便是蹇宾鼓掌称好的镜头。他觉得有点羞涩,但是仍然掩不住挂在脸上的笑意。
作为亲自演过剧中情节,并且自己也看过完整剧情的人来说,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对这种宣传模式啊,互动啊没什么太大感觉的。毕竟演员生而为演,一切为观众和粉丝服务。更何况不仅是影视剧,他们男团的日常里也充斥着这种亲亲我我的戏码,所谓好兄弟,好朋友啦。粉丝想看,他们就敢演。况且同剧组的朱戬和查杰看到剧中执明和慕容离亲密地靠在一起看奏折的场景时也面无异样,依旧自顾自地在玩闹。
但是这次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也许是因为吕鋆峰的刻意提醒,也许是因为现场观众太多,也许是因为马振桓靠得太近,也许是因为自己太不小心。
如果以后易柏辰可以出自传的话,他一定会把这个时刻排在人生十大尴尬的经历的第一位。他不敢回头,不敢去看马振桓的表情,他紧绷着身体,想要撇开视线却又忍不住去看屏幕上的自己,因为紧张和焦虑手指也不知所措地摸摸头又放下来作势拖住下巴,好像这样能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
“这段真是超搞笑吧。”马振桓不明所以,还凑过来搭话,易柏辰勉强挤出笑意点点头,

“是啊。”
拍摄过程确实很搞笑,他们大概NG了十几遍,各种状况百出。不是对视的时候总有人会禁不住笑出来,就是上台阶时不小心被绊倒,还有刻意回避目光时然后被导演叫“cut”。
“啊,好好笑啊,Ian你脸上有点脏哎,”然后马振桓就上手了,
手指擦过脸颊的触感如轻鸿一片。易柏辰对上他带笑的眼睛,有点苦恼。

虽然他们第一次拿到剧本的时候就在房间里吐槽演练过,还互相嘲笑肯定是对方笑场的次数多,甚至立下了一饭之约。但是真正出演起来,还是很难啊,要和同样是男性的队友演出那种导演所谓的“深情款款,忠贞不渝”的感觉,总觉得有点太过了。
“那你就把我想象成你的妈妈好了啊,就是你妈妈送你去念书跟你分别时候那种依依不舍的样子,”那边马振桓还自作聪明地操着并不熟练的中文地给他讲戏。

真是笑死了,当真他易柏辰马马妈妈傻傻分不清楚吗?
“哎马振桓你是怎么快进入角色的?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易柏辰喜欢叫他马振桓。粉丝们最早的时候都叫他他的英文名Evan,然后有人开始叫他马马,大家觉得亲切,也纷纷开始叫,但是只有易柏辰叫他马振桓。
当然他也有抱怨说这世界上都没有几个人会叫他的名字——只有易柏辰,但是他也接受了。
易柏辰觉得很好,没有比这个称呼更好的了。
“奇怪?没有啊,我觉得很有趣啊。我是王哎,你是我唯一信任的人,就是有种 us against the world 的那种feeling,我觉得还蛮好理解的吧。”
他的国语依然很烂,还习惯性的时不时就飚出英文,虽然易柏辰英文垫底,偶尔facebook也拼不对,但还是听懂了。
《usaganist the world》,那是西城男孩非常有名的一首歌。   
Cause it's us against the world
You and me against them all
If you listen to these words
Know that we are standing tall
I don't ever see the day that
I won't catch you when you fall
Cause it's us against the world
tonight
似乎是怕他没听懂,马振桓还小声唱了几句,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夹着几分缠绵。
“ok ok ok,I know。”
那边导演在催了,易柏辰赶紧摆摆手转过头去,
“let’s go gogo!”
深呼吸,易柏辰,你可以的!他在心里对自己念叨着。
我是齐之侃,是蹇宾最相信最亲近的人,我此生仅忠诚于他一人,可以为他赴汤蹈火。
马振桓按照剧本描写的那般牵起他的手,走到高台上。
“本王亲自替你更衣。”明明是软弱无力的嗓音,明明是朝夕相对的面容,然而这个一秒切换的冷静又带着点笑意的表情,却不是易柏辰熟悉的那个马振桓。
易柏辰诚惶诚恐又口是心非地拒绝着,只换来君王更自信坚定的心意。

“王上,这万万使不得。”

“本王说,使得,便使得。”
蹇宾伸出手来慢条斯理地为自己珍爱的将军解开皮甲,这可能是他作为上位者唯一的一次越界。齐之侃本不应抬头,却又忍不住趁着君王低头专心动作的空隙间偷偷抬眼,然而一不小心与蹇宾的视线对上的时候却再舍不得移开半分。他近乎妄为地凝视着君王转身去取战袍,凝视着他为自己套上铠甲,甚至还体贴地伸手去撩起自己身后被压到的头发,然后两个人的眼神再次胶着在一起,再也无法离开。
“cut!好,非常好,这段过!”
不远处导演满意的声音打断了彼此缠绕的视线,也让易柏辰吓了一跳。
马振桓努嘴对他笑,“小齐好棒,very good!”

如今这一幕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播放出来,周围充斥着粉丝们的尖叫和队友的戏弄,吕鋆峰不愧是出身于播音主持专业,非常懂得如何趁热打铁,于是趁势要求他们现场来一段。
易柏辰弱弱的拒绝被堵在喉咙里,他看了一眼身边已经脱了外套似乎做好准备的马振桓,干脆破罐子破摔地来了句“直接脱!”当即引来粉丝更加亢奋的欢呼。
结果马振桓总是要搞搞事情,还凑过来跟他讲要加剧情。
易柏辰听着他的低语,心想我之于你,到底是齐之侃之于蹇宾还是易柏辰之于马振桓,
“小齐你冷不冷,”
“我不冷,”
“本王说你冷,你就冷”。
易柏辰低着头,他想自己或许是有点入戏了。马振桓也许可以一秒切换到蹇宾,尤其是他还临场发挥体贴地把自己手里紧握的话筒拿下来,方便穿衣服。但是易柏辰还不够道行。
下面的粉丝明显是被这个动作惊到了,顿时发出超级大的尖叫声。一时间易柏辰更不知道自己的手该往哪里放,只能呆呆地看着马振桓顺着他的动作。
好在伟晋体贴地配上了bgm,刚刚所有旖旎暧昧的气氛一下子被吹得一干二净。易柏辰终于缓过神来,忍不住笑出声,甚至还反守为攻地撩起了马振桓的体恤,得意地看到粉丝更加惊喜的尖叫和对方终于破功笑裂的表情——感觉自己扳回了一局。
经此一役,接下来的访谈环节就轻松了许多,做过那么多直播,又官方又符合粉丝心愿的自我介绍对于他们来说早已经是信手拈来,直到吕鋆峰问道易柏辰自己最想演谁,
他撇了一眼马振桓,决定再扳回一局,

“我想演蹇宾王。”
他原以为马振桓会惊讶,结果对方迅速表示“你想要恋爱你自己啊?”,得意挑衅的表情一直蔓延到眼角,
易柏辰却笑得越发张扬自信,就等着你这句呢,
“因为我觉得,我想脱别人衣服。”
“那我想要演小齐将军,我想要被脱。”
Bingo!看到马振桓一脸不可置信和无可奈何地娇嗔回应,易柏辰终于再也忍不住将脑袋埋进了胳膊里――好爽!又赢了一局。

 

结果没想到还有传说中的“Pocky kiss”
“你想玩多大?”马振桓盯着易柏辰,笑容满面的问道,非常的意味不明。
吕鋆峰继续煽风点火好不开心。
易柏辰挑挑眉,终于有了个有挑战性的了,本想着不过就是演戏必须好好勇敢一把压倒他的气势,没想到还没开始却被他一贯温柔的那句“你要巧克力的那边?”给再次击中了。眼睁睁地看着他抢先一步将pocky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失了先机的易柏辰本想直接抱着马振桓的脖子来个按头杀,结果真的动起手来却真是犹犹豫豫,畏畏缩缩,连马振桓都缩了几次。最终任由易柏辰扶住他的身侧偏着头靠上去。

而后他迅速地咬着没有巧克力的那段逼近,易柏辰下意识地想要偏离躲闪。他看不见马振桓的表情,只觉得一阵湿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整个僵住,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安静下来,只有嘴唇上一点轻快的柔软贴过,然后有巨大的响声在耳边炸裂开,抬眼看到的是马振桓已经分开的面容,眼神交织,却没有任何笑意。

易柏辰猛地转过头去,甚至来不及咽下嘴里叼着的那一丁点,就被冲过来的吕鋆峰挡住了视线。他急迫地伸头去追寻着马振桓的动向,看到他看似随意地晃过来晃过去,身体紧绷,表情凝固,视线也不太敢放肆游弋,更不敢与之对上。吕鋆峰可能意识到了这尴尬的气氛,强行安抚了几句,便任由他们回去了座位。
下去之后好一会儿易柏辰都觉得手脚颤抖,他漫不经心地看着伟晋和风田搞笑又自然,做作又任性的表演,看着朱戬和查杰尤其是查杰不屑一顾雷厉风行的动作,飘了几眼马振桓,对方显然也有点心神不宁,这直接导致了后面石头剪刀布这种低级游戏的巨大失败。

好像要完蛋了哦。

易柏辰仰起头,看着空白的天花板,在心里叹息着。

 酒店房间一早就排好了,和他们在横店时的一样,还是易柏辰和马振桓一间。易柏辰走在前面,目不斜视地拿着房卡开门,马振桓还在跟住隔壁的风田说着什么。

他打开自己的箱子,翻了翻行李,找到了一样东西,愣了一下而后下定决心将其拿出来放在柜子上。想了想,他又赌气地把更多的东西拿出来,沙发,床头柜,茶几上,随随便便摆了一堆。
马振桓进来的时候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又了然地吃吃笑了起来。易柏辰靠在电视柜前,手指放在身侧紧紧揪住t恤,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眼睛,装作若无其事地开口,
“马振桓,你敢再来一次吗?”
如果他手里没有举着根巧克力棒的话可能气氛会更糟糕。
马振桓看着他,挑挑眉毛,突然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

“你热不热,”
“不热啊,”易柏辰一脸蒙逼,万千词语在嘴边缠绕,恨不得将自己头塞到马桶里。
“可是我热,”马振桓偏着头舔舔嘴唇,笑意不减。
他面容精致又俊朗,安静的时候像副油画,笑起来的时候也特别温柔,说话总是低低的,柔柔的,好像从不生气。在易柏辰作为老幺几乎被整个团善意欺负的日子里,只有比他大四岁的马振桓气势稍弱,所以经常怼人不成反过来被自己欺负。每每这时,他也只是扬起眉眼,从不抱怨或苛责;而且马振桓会和自己在下车时同时迈出第一步,任由其他团员笑得前仰后附,坚持着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小小世界;他还会在节目里说那些意味不明让自己越发百爪挠心的话。
许多的思绪飞快在脑海里闪过去,然后易柏辰注意到他进来的时候身上还穿着那件白色的外套,他灵光一闪,瞪大眼睛,仿佛找到了混乱的源头,
“我不是说了吗,我想要演…”

话未说完,马振桓一把伸手摸到桌子上放着的已经开封的pocky,挑了一根,含进嘴里,然后趁着易柏辰还在张大嘴巴惊讶的时候,捉住他的肩膀欺身而上。
不同的是,这一次,饼干已经吃干净了也没有人离开。

End

 

不是番外的番外
易柏辰将床头柜移开,两张单人床推在一起,当然前提是他在马振桓洗完澡出来之前已经把自己随地乱扔的东西都收起来了。他们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以前住一起的时候为了聊天方便也经常如此。
不过今天却显得格外的别有用心。
“看来我今天晚上又睡不好了,”
马振桓擦着头发,站在浴室门口闲闲地开口,
“我今天绝对不会占你的地方!”易柏辰双手合十乖巧应道,
马振桓半信半疑地看着他,然后被他一把拖过去,“来我帮你吹!”
“A thiefknows a thief as a wolf knows a wolf。”
“不要跟我拽英文啦,了不起啊。小心我用台语cue你哦。”
他随意抓了抓马振桓的头发,果然和他的性格一样柔软。
结果还是被马振桓说对了,等到躺下的时候,易柏辰干脆抱着他不撒手,还说慢慢你就适应了。马振桓拗不过他,索性随他去了——反正他一直在迁就他。
“哎,你会选Teddy还是Ian啊?”
“我选小齐啦,你很烦哎。”
“那我也勉为其难选蹇宾好了。”
“笨蛋!”
End(这次是真的完结啦)

评论(5)
热度(108)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