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缓一缓之二(桓易桓)

写在前面的絮絮叨叨:

上次剁掉的手又长了回来,看了是要再剁一次了2333333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

以下正文


缓一缓 之二


马振桓就会搞事情!

国庆期间

南京站的宣传现场,在易柏辰幸灾乐祸地试图推锅朱戬和查杰失败之后,彭昱畅毅然决然地忽视了下面一浪盖过一浪的“执离”的呼叫声,最终将魔爪落到了易柏辰的身上,

“我选白衣组哦。”

易柏辰闻言夸张地叫了声,看到身旁的马振桓同样也是无可奈何的表情,委屈地表示着“被套路了啊”,

“亲一个,亲一个”

面对着接下来白衣组即将展现的亲密表演,粉丝们再次兴奋起来,此起彼伏的喊叫声充斥着整个会场。

马振桓挑挑眉,凑过来跟易柏辰讲悄悄话。

易柏辰很喜欢听马振桓在他耳边轻声说话,他喜欢马振桓的呼吸扫在他脸上,脖子上,那种感觉舒服得仿佛整个人都躺在棉花被里般慵懒。

“你这是要干嘛啊?”

“你就照着我说的问呗。”

“那我们谁是攻谁是受?”易柏辰不明所以,握着话筒向台下的观众一脸无辜地问道。

这个问题仿佛一块钠被投进了清水里,顿时炸得现场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身高定攻受!”一个异常响亮的声音在尖叫吵杂的人群中特别震耳欲聋。

易柏辰这才反应过来,好笑地看着马振桓一脸得意的样子,感觉自己又被套路了一次。

“愿赌服输哦,我抱你,”

说着他便率先放下手里的话筒,等着易柏辰也将其放在地上,然后一把揽住他的腰将他整个抱了起来。

瞬间腾空的感觉让易柏辰只来得及顺势将手环在他的脖子上,然后马振桓的脸便一下子压了下来,

“我们做一个公主抱,然后借位亲一下。”

这是最开始马振桓跟他讲的计划,既可以让粉丝满足,又不会太过刻意。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易柏辰睁大眼睛看到对方逐渐放大的漂亮面孔,想也不想地直接抬起另一只手抱住了他的头,

在方寸之间的缝隙里,两个人的呼吸紧密缠绕在一起。马振桓的唇明明又软又湿,落下来的时候却气势汹汹,还趁机咬了一下易柏辰的嘴唇。

哎,这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易柏辰抱怨的话语尚未说出口,马振桓便若无其事地又将他放了下来。他脚下一跄,晃了两下才站稳,想了想又愤恨地伸手去擦了下自己的嘴巴。结果又引得粉丝尖叫声不断。

到底是谁说马振桓温柔可人,乖巧温顺的!


易柏辰想起自己之前和马振桓一起看粉丝剪辑的关于他们的同人视频,尤其是那个《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他开始还在担心会不会有什么不可预见的东西,结果看完之后两个人都傻傻地笑起来,那些两个人一起打打闹闹嬉嬉笑笑的恨不得时间再快一点的芒果干直播原来这么有趣。

然而让他非常在意的是,很多粉丝都说易恩很厉害啊,敢于正面怼马马,总是欺负马马,还会叫马马的全名。

易柏辰想想,的确如此。好像马振桓在他面前也确实太过温顺。比如他在直播里口无遮拦地说“刚马振桓跪着求我啊,所以我就心软了,要不然我死都不陪他一起直播”这样的话,他也不会生气,反而会用软软的嗓音继续配合自己。

还有一次他们在车上直播,然后镜头转到马振桓,易柏辰让他学个b-box,就像他们私下经常会做的那样,马振桓在前面表演,他在后面配音啊。结果马振桓果然乖乖的就摆好了手势,结果却无人出声,然后易恩在旁边笑岔了气,马振桓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对着镜头无辜地抱怨。

那个时候他也没有一点点要生气的样子。

所以在易柏辰的印象里,马振桓好像一直就是这样温顺,安静,淡然的样子。


然而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易柏辰刚加入Spexial的时候,马振桓因为学业问题回去加拿大念书,所以起初他们并不相识。但是他从一代和二代的团员们的口中经常听到这个名字,舞跳得好,歌也唱得好,尤其是英文,简直一级棒。而且,脾气特别好,跟任何人都是和和气气,甜甜美美。

他当然也有看过马振桓演出的视频啊,照片啊。和他们本土的男孩子不一样,也许是因为马振桓是ABC,他的脸长得很是精致,一看就是混血的那种,也非常有风情。

见面来得也很快,5月底的时候马振桓结束学业回到台湾,和他们一起参加了31日“Hito流行音乐颁奖典礼”并且第一次上台表演。

作为第三代加入团队的成员,尽管易柏辰很是努力了,但是与二代和初代成员之间似乎始终隔着一层间隙。而这一层隔膜在马振桓归队之后显得更加明显。所有团员都很喜欢马振桓,他看起来也是很好亲近的样子。易柏辰努力了几次,加之团队活动他们俩也有恰好分到一组做任务的时候,他确实觉得马振桓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而且更重要的是,比起其他人会肆无忌惮地呛他揭他短,马振桓可以称得上是温柔了。不过他自己因为是从加拿大回来的,碰到不少语言和反应问题也是时常状况百出,有时候被闹不过也会拿易柏辰开涮。

事情好像是从9月份的那次采访开始的。

他们几个人一起上黄子佼的节目。期间游戏环节马振桓抽到纸条,被指定要对一个团员讲出内心一直想说却不敢说的话。

易柏辰坐在最左边,和坐在最右边的马振桓隔得最远。他咬着嘴唇,听黄子佼和队友们在那边插科打诨地怂恿着马振桓,期待着可以听到什么重量级的秘密。

“嗯,Ian吧, ”

结果最后话题居然落到了自己身上。

马振桓指了指易柏辰,然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缓慢开口,

“我常常私底下呛你,可是这是我表达好的感情的方式,所以……希望你不要太难过,我其实对你有很多好的感情,别难过……就是,你还年轻,可是我们只是……就是……我唯一想到的一个互动方式,所以希望你不要太难过……”

他说的很慢,有点犹犹豫豫,吞吞吐吐,还带着点不好意思。绝对不是随口胡编或为了节目收视率需要。

但易柏辰整个人都懵逼了。他从未想过马振桓会对他说这些话,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挑这个时机,所以除了一直保持微笑上扬的嘴角,他完全做不出任何其他表情。

团员们纷纷拍手鼓掌表示非常感动,所以易柏辰也只能机械地跟着拍掌,

“你会吗?你会受伤吗?他常常这样呛你?”黄子佼恰到好处的追问道,

易柏辰向最右边看过去,刚好与马振桓的视线对上,然后对方很快低下了头。他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于是继续执着地看着那个方向,嘴里说着烂七八糟,语无伦次的词句,

“其实不会……我不知道他会讲我……因为我……我……好奇怪哦……好奇怪,”

最后自然还是由主持人机智巧妙地结束这个话题,引来大家哄堂一笑。


回到宿舍之后,易柏辰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问个明白。

他们俩不住在一起,在团内也不是关系最好的。易柏辰甚至在这之前都没有进入过马振桓的宿舍。

好在他进去的时候只有马振桓一个人在,他开着音乐,叼着铅笔,摇头晃脑地跟着节奏摆动。碰到高潮部分,身体也会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他听的是易柏辰本身也非常喜欢的一首歌《bad romance》。

易柏辰安静地等到一曲结束才走到他的面前。马振桓有点惊讶,关了手机,抬起狭长的眼睛看着他。夏末的阳光已经没有那么热烈,再被层层叠叠的百叶窗分割成细碎的一片片,洒在马振桓浅色的发丝上,像是一道圣光。

好不容易做好的心理建设在对上此情此景时有点崩裂,易柏辰咬着下巴,手指不自觉的揉揉鼻子,

“我有点奇怪,Evan你今天说的话,”

他甚至不敢抬头去看马振桓,视线漫无目的地飘来飘去。房间里很是干净,他都可以看到有灰尘在漂浮。

拜托你就说“我只是随便说说啦不要放在心上。”易柏辰在心里祈祷着。

“哦,你说那个啊,那确实是我想跟你说的话啊,不过就像子佼哥说的,有的话,need a suitable occasion,you know。”

“我感觉你有点不太自在,我当初进团的时候也是啊,但是不管是大家还是粉丝其实都非常nice,我是希望你不要想太多,努力做好自己。”

结果就是莫名其妙又被灌了一锅鸡汤的易柏辰走出房间的时候还有些恍恍惚惚。他觉得鼻子有点酸。尽管在无数次艰苦训练到没有知觉的时候他也有过类似感受,在胡乱搜索自己的名字时看到的大都是谩骂和诅咒时也会如此,然而不一样。他入团不到一年,经历了开始的磕磕碰碰,之后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个人资源,团内活动也没有耀眼的一技之长是事实。团里的成员确实都很好,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上,都有人指导和照顾。

但是马振桓刚刚说的,跟他们都不一样。

从那天以后,易柏辰和马振桓的关系好像一下子亲近起来,他们开始频繁地到对方那里串门,聊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而这种状况直到有一天马振桓讲了一个据他所说很搞笑的笑话,然而所有人都一脸冷漠只有易柏辰一个人笑得前仰后府时终于到达了顶点。

那种天雷勾动地火在茫茫宇宙中一颗行星遇到另一颗在滔滔人海里我于万千人之后终于遇到你的幸福感使得易柏辰与马振桓的私交越来越多,胆子也越来越大,甚至开始在节目里主动提起和马振桓有关的事情,讲那些并没有什么人能get的诸如停车场的梗。

娱乐节目的终极目的就是娱乐,所以被问道

“一定要选择团员当中其中一个交往的话,你会选谁?”时,易柏辰毫不犹豫地说了Evan。

“因为讲话比较契合就是,该冷就我们两个一起冷啊。”

“那你们就一起踏上月球好了,踏停车场喽”。主持人添油加醋地搅和着,

现场的队员和观众都笑成一片。

易柏辰只觉得很得意,非常得意。

“马振桓我跟你讲哦,我今天在理发店看到一个顾客,……”

从什么时候开始,易柏辰对大他四岁的马振桓的称呼变成了他的名字,易柏辰已经记不清了。他只知道,马振桓似乎毫不费力地就接受了这个现实,并且时常拿出来在节目吐槽。

与此同时,他也开始热衷于讲易柏辰四处乱扔东西不讲卫生的坏习惯,讲他时刻拥有一颗“逼爸渴死”的雄心,讲他那些不为他人知的缺无关紧要的小秘密,就好像他们对对方已经非常熟悉。

然而很长一段时间里,易柏辰都会想起他那天离开时看到的场景:马振桓站在窗边,安静地闭着眼睛,仰着头,温和的日光在他的脸上投射出星星点点的阴影。

仿佛是个什么预兆。

结果隔年开春,他们就接到了《刺客列传》的剧本,马振桓饰演天玑王蹇宾,易柏辰饰演天玑王的心腹,将军——齐之侃。

天玑国信奉巫术天理,仅有齐之侃一人以一己唯物主义之力抗举国上下。

然而易柏辰却有点相信命运了。

饰演蹇宾的马振桓就像变了个人,在戏里和齐之侃虽推心置腹却仍留有隔阂。导致一向在马振桓面前放飞自我没大没小的易柏辰适应了好久才努力掌握住齐之侃的内心和精髓。

有时候易柏辰下了片场还能隐约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压,所以他越发变本加厉地在戏外反击:

“哎马振桓超凶哎,”

“你就是个老人啊,”

“Evan你好做作哦”

“以后不给你拼音剧本了。”

“Evan一整天都在练我们的新歌,我也是耳濡目染,我觉得很吵哎,”

然而面对易柏辰越战越勇的作弄和调戏,马振桓在镜头前依然维持着自己那般乖巧温柔的面目,只是时不时迸出一两句看似无意却一针见血。

泄露了他暗搓搓的小心思。

“你是在cue我抱你吗?”

“他觉得他讲几句英文就很厉害了”

“和易恩一起住的话他就会抢我东西。”

每每这个时候,易柏辰都会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马振桓不再是之前他认识的那个马振桓了。

但是他又有点开心,因为他觉得与其说是别扭,不如说马振桓是在跟他撒娇。

对,就是那种养了一只非常喜欢的猫咪,时常伸爪子挠一挠的撒娇和可爱。

所以马猫咪再次在理发店里做直播的时候突然叫一声,

“小齐,”

“恩?”

“无事。只是很久没这么叫你了”。

一秒奠定地位然后笑得一件无辜的时候,易柏辰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马振桓其人,或许深不可测。

然而这种带着攻击性的马振桓却越来越多的出现了。他会在节目里等到易恩说完“

我喜欢跟Evan睡,因为我们两个之前拍戏就是睡在一起的。

”后很自然地说“没有喜欢啊,这个就是一种习惯了”,然后看到易柏辰惊讶失落的表情于是得意扬扬,也会在宣传活动的现场积极出谋划策全程占据主导地位让易柏辰心惊胆战,甚至于最后易柏辰终于鼓起勇气想去告白也被他抢了先机。

一想起当时的场景,易柏辰就直想抱着脑袋哀嚎不已。

说好的年下呢!!


南京场活动的后来,每组被要求表演剧里面的经典场景。

马振桓又笑得一脸得意,还拽着易柏辰的手往前走了两步,开始实力演绎“朕与将军解战袍”,在几千观众面前装模作样地解扣子。易柏辰心有不甘,却丝毫也不愿意将自己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半分。

这真是太糟糕了。马振桓居然这么爱搞事。

可是更糟糕的是,我居然还这么喜欢他。

end



评论(13)
热度(94)
  1. 白止伊修塔 转载了此文字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