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缓一缓之三

写在前面的絮絮叨叨: 这两天一直在天上飞,可能我要成为千手观音了233333 重要的事情还是说三遍: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 

以下正文 

缓一缓之三

易柏辰身为一个也算有点知名度的明星,经常会在微博里收到许多私信,大部分都是嗷嗷嗷向他表白或者日常问好的,不过也有很多千奇百怪的问题,比如这条:如果Evan和马振桓同时掉到水里,易恩你会先救哪个?
易柏辰对着这条私信看了半天,甚至还想是不是要把马振桓拖过来也让他看看粉丝堪如黑洞的脑洞,然而最后,他点开回复,一个字一个字地敲进去,
“Evan会救我,所以我还是先救马振桓吧。”
最后发送。
他完全不用去想收到回复的粉丝会怎么嚎叫或者出去跑圈或者直接上天。
因为他突然觉得这个问题真的,恩,有点意思。
Evan和马振桓,他比较喜欢哪一个呢。

易柏辰先认识的是自然是Evan,从加拿大回来的高材生,有一把好嗓子,还有柔软的身体。长的帅,性格好,还有完全不符合他大天蝎座的洁癖和走到哪收到哪的好习惯。因此和伟晋并称团里的“老母亲”,将大家照顾得无微不至。尤其是外出演出或活动的时候,经常会听到有团员此起彼伏的声音,
“Evan,我的那个什么放哪了啊。”
光护照,易柏辰左右找不到的时候,就在Evan那里见过好多次。
然而马振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大概是从易柏辰第一次在人前讲他的毕生绝学“逼爸渴死”的时候,哥哥们全都笑得前仰后府不能自已,而平时看上去最文静优雅的Evan却突然冒了一句,
“哎,易恩你这个梗 very special哦,”
顿时大家笑得更厉害了,一起在那边叫“spexial!”
而等到那次在停车场两个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想要第一个下车踩到那条白线的时候,易柏辰仿佛一下子找到了Evan身上名为“马振桓”的开关。更让他沾沾自喜的是,这个开关,只有自己知道,也只有自己可以开启。
所以总结起来大概就是:工作的时候是Evan,私下里是马振桓;一群人的时候是Evan,两个人的时候是马振桓。
易柏辰对于这个苦思半天的结论很是满意。

这次从北京去沈阳,粉丝们早早就在微博上留言说沈阳很冷哦务必请哥哥们多穿点衣服,于是易柏辰当仁不让地掏出了最厚的羽绒服裹得严严实实。可是机场里面总是热的,他又想耍帅,于是拉开了拉链,想要尝试一把衣摆飞起的酷爽感觉,结果在候机的时候Evan见他缩了两下,突然就凑过来拉他的外套拉链,
“易恩你的拉链好像坏了哦。”结果没能拉上。
“啊,Evan你好烦哎。”
周围人笑成一团,易柏辰却好难过啊,Evan太烦了,他又不晓得拉链会坏掉,动不动就上手,还就不能给他虚荣的少年心态留给空间啦。

到达沈阳之后下了飞机他们去转盘那里等行李,易柏辰和马振桓走在前面,有不少跟机的粉丝也紧跟着涌过来拍照拍视频。易柏辰看着满地的行李又想到拉链的事情久久不能释怀,于是便低声叫了句“Evan”,旁边的Evan果然立刻上前轻松拎起了最大的箱子放到推车上,
“马马哥你好man哦,”
“好帅哦,”
“肌肉果然不是白练的,”旁边的粉丝纷纷嗷嗷得叫起来,嬉笑着称赞道,闪光灯也啪啪闪个不停。
Evan笑意盈盈地将所有行李排整齐,然后还摆了姿势好方便女孩子们拍照。易柏辰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完全无法从他身上移开,就跟那些女孩子一般。
恩,会搬行李的Evan也是很帅的。

在休息室的时候队员们做走马灯式的直播,轮到易柏辰的时候果果姐特地交代了“易恩你要和马马一起哦。”
易柏辰看了看正在旁边和Teddy说的眉飞色舞的马振桓,
“Evan,果果姐让我们去直播啦。”
马振桓那边又说了两句,易柏辰握着手机眼睛没有离开游戏,又慢腾腾地叫了句“Evan啊”
他从隔壁欢快地走过来的时候易柏辰一秒意识到好像名为“马振桓”的开关被开启了,果然直播还是要靠马振桓啊。
“哎,你不冷吗,”
马振桓凑过去看易柏辰的单薄外套,
“我不冷啊,我有围巾啊,”易柏辰心想,这还不是你出门之前硬塞到我箱子里的吗?
结果一回头就看到马振桓居然在脱衣服了!
饶是易柏辰一下子也是目瞪口呆。
“你不冷吗,”
“我不冷啊,”马振桓笑得得意洋洋。
对啊,室内空调二十八度,你倒是冷一个给我看看。易柏辰突然觉得他们两个人果然是莫名其妙冷不冷什么的能也变成梗。
不过说起来马振桓这个在加拿大生活了那么久,确实要比易柏辰这个台湾土著要抗冻得多。
易柏辰才不会承认自己在羽绒服里面套了两件针织衫,还备了暖宝宝呢――结果冬跑的时候还是冻得只能暗搓搓地哆嗦。
然后又是乱七八糟的弹钢琴,没想到马振桓居然真不会,粉丝们幻想的白马王子谈着钢琴唱着歌来告白的场景要破灭啦啦啦啦。
“啪”地一下盖上钢琴盖,易柏辰站到马振桓身边有点忧伤,还是比他矮一点,这三公分的距离,什么时候才能超过啊。
“其实只要我们同框就可以了吧,”
他刚说完马振桓就上手了,
隔着厚厚的衣服,他用修长的手臂圈住了易柏辰。
“我直接吻下去才是攻是吗,”
易柏辰反守为攻,笑得眉眼弯弯,一把用力抱住对方,义正言辞地宣布道,
马振桓自然是配合地挣扎两下,然后必须挣脱啊!
攻受问题是原则问题好吗!
从那个还会先问粉丝“谁是攻”的易柏辰到如今直接上手试图用行动证明一切的易柏辰,鬼知道他中间到底经历了怎样的马振桓。

沈阳的冬跑活动结束后,他们几个人又要去杭州。每个晚上都在飞机上导致精力不足易柏辰只能用咖啡来补充。
“易恩啊,刚刚马马说他喝了你的奶盖哦。”
易柏辰刚坐下来,旁边的助理就凑过来告密。对面的马振桓明显也听到了,还朝他摆了个鬼脸。
易柏辰掀开咖啡盖,果然里面只剩下棕色的液体。
“马振桓你真的很讨厌哎,”
“okok是我不对,等会我的奶茶给你喝?”
“我才不要喝你的。”
“等下我要是睡着了都怪你。”
“你要多睡点才能长高哦,”
这对话还能不能顺利进行了,易柏辰想,马振桓有时候也很讨厌哎。
更糟糕的是,因为hign太过了马振桓都没有帮他收机票导致易柏辰在检票口翻了半天包还被粉丝拍到了。
好像有点想念Evan了。

在去杭州的飞机上,易柏辰带着从马振桓那里抢来的眼罩,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和马振桓一起过河,然后马振桓就掉下去了。
他刚想大叫,一个白胡子的老头从河里冒出来,哦,他还长着一张国师的脸。
呕!
“年轻人,你掉的是马马还是Evan还是马振桓呢?”
易柏辰完全无法想象国师和善微笑说这些名字的样子,浑身打了个寒颤,一把推开国师,果断跳进河里把马振桓捞了上来,
“我掉的是马振桓,马,振,桓!do you understood?”
“I don't understand。”梦里竟然有一个好听的声音回复了自己,易柏辰一愣,发现手里拽着的湿淋淋的马振桓不见了,眼前却有一张超级近的放大了的俊脸。
“啊!”他吓了一跳,差点蹦起来,被马振桓眼疾手快地按下去,
“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他摸摸易柏辰的额头,易柏辰长舒了一口气。
“对,我梦到……”
算了,还是不要让马振桓知道了。
省得他骄傲。
他想着,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我梦到你把我的奶盖喝掉了,我会一辈子记住你的!”
“好好好,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让你记一辈子了,popo小朋友。”
“你找死啊马振桓,”
易柏辰伸手就想往他脖子里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从水里捞马振桓,他的手冰冰的。
马振桓一把抓住,也吓了一跳,
“怎么这么冷?”
他说着,从随身背包里又翻出一副手套细心地给易柏辰套上,又把他身上盖着的毯子拉拉好。
“马振桓,”
“怎么了?”
“我睡不着了,你陪我,”
易柏辰靠着小枕头,被他整理得只露出一张脸,
“恩。”
马振桓轻轻应了声,重新坐好,肩膀靠着肩膀,头靠着头。

Evan或是马振桓,反正都是他易柏辰的。
end

评论(8)
热度(76)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