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恋爱物语(3-4)(蹇齐蹇校园AU 辅裘光、执离)

前言:萌上蹇齐蹇之后感觉自己每天都在爆发洪荒之力,忧伤。

大概是个清新搞笑的校园文,OOC,一切角色属于原著。

另:如果在阅读此文的过程中经常感到画风突变,人物性格变化莫测,那是因为我一直在蹇齐和齐蹇之间摇摆不定hhhhhh。

以下正文

3

下了晚自习之后,蹇宾去车库取车,结果远远地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那边,中间站着一个人。
他本不是好管闲事之人,遇到这种情况最多就是去报个警,车子不拿也行,大不了打个车回家,但是那边一句话却让他停住了脚步。
“枭哥,他就是齐之侃,帮慕容离把我打成这个样子,枭哥你一定要为我出这口气啊。”一个带着愤怒又有点谄媚的声音,
他口中提到的是齐之侃?
蹇宾悄悄靠近了两步,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黑暗之中,借着车库边的路灯看清了中间那个人的面孔――果然是齐之侃!
蹇宾这下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和齐之侃还真是很有缘分,不在一个年级不在一个校区开学一个月之内就能碰到两次。
上次天台相遇之后,他们聊了两句交换了联系方式,不过由于各自学习生活都比较忙,也没有再多联络,没想到今天又碰上了。

 

“慕容离?我听说他好像认识毓埥,你惹他干什么?”另一个音调略显低沉阴狠,蹇宾觉得有些耳熟,不过还没看到脸他一时也没想起来。
“我就看他娘里娘气的,就说了两句嘛,”
“哼,我看你是色胆包天吧,”
“枭哥我哪敢啊,我这不还没做什么这小子就先动手了,”
“你是齐之侃?”
那个枭哥走到齐之侃面前,他比齐之侃还要高,身材也比他壮硕许多,
“你跟慕容离是什么关系?”
“萍水相逢,路见不平而已,”齐之侃毫不畏惧,正言以对,
“你看他这嚣张的样子,明显不把枭哥你放在眼里啊!”
枭哥听了手下的话,脸色也冷了几分,
“现在的新生确实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我就代为教训一下吧,”
他一个眼神,周围的几个人都蠢蠢欲动起来,
因着他侧身的动作,蹇宾想起来,他应该就是隔壁学校那个臭名昭著的夜枭。
齐之侃站在人群中央,原本面无表情,听到夜枭的话之后却笑了起来。
混战开始以后,蹇宾犹豫了几秒钟,然后果断冲了过去。
他是学生会长,平日里也算谨言慎行,通事理,知分寸,在老师和同学中都很吃得开,必定不会做打架这种违反校纪的事情。但是看到齐之侃以一人之力对抗多人,虽然隐隐占了上风,他还是忍不住的焦躁,完全忘记了还可以去叫警察。
夜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从后一脚踹翻。他愤怒地转过头来破口大骂,
“哪个不要命的敢偷袭老子?”声音太过巨大,一下子几个人都停了手看过来。蹇宾从他高大身体之后施施然走出来,对上齐之侃的视线,
“是我。”
“蹇宾!”
蹇宾这张脸太过出名,有人立刻就认出来了,
“是你?”
齐之侃挑挑眉,嘴角微微翘起,露出蹇宾熟悉的笑容
“是我!”
蹇宾的却是肯定句。齐之侃竟然嗅出了愤怒的味道。
不过大敌当前,两个人迅速站到一起背靠背,
“哎你行不行啊?”
“我五岁就跟我爸练拳了,倒是你行不行啊。”
“我行不行你可以自己体会下啊。”
两个人一边飞快地解决自己这边靠过来的人,一边旁若无人地聊着天开着玩笑,夜枭气的直咬牙,抄了脚边一根钢管便朝蹇宾挥了过去
“小心!”
齐之侃眼尖地看到他的动作,叫了一声,然后电光火石之间拉住蹇宾一个飞快地转身,惊险地躲了过去。
下一瞬间,他的怒气值仿佛冲到了顶峰,蹇宾不用回头,都能够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变了。
蹇宾看到齐之侃发红的眼睛,心里一惊,没来得及拉住他就见齐之侃就直直地朝着夜枭脸上招呼过去了,
他不知道那一拳有多重,但是夜枭那壮硕的身躯居然一下摔在了半米开外的地面上,凄惨的叫了一声,挣扎着侧身过来,完全顾不上鼻子里涌出的血,惊恐的盯着齐之侃的脸看。
估计刚才那下子,鼻梁是废了,屁股大概也摔成了四瓣。
齐之侃像是丝毫没看到,发狠的拽着他的头发把他从地上生生的拎起来,又是一拳照着鼻子砸下去,一刻也没停手。
蹇宾熟悉那种感觉,打架打到最后,往往只专著于挥拳过去的时候骨头和骨头相撞的声音,和不断的用自己身上的疼痛来衡量对方受到的痛苦,然后再五倍,十倍的全部还回去。
“小齐,你这样会死人的!”
他大声喊着,也不知道能不能换回他的理智。
可是让他意外的是,齐之侃听到他的声音后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下,回过头来盯着他。
蹇宾也不管了,上前就费力地想要将夜枭拖出来。
“哎,来个人帮下,他怎么这么重。”
有小弟反应过来,几个人架起夜枭就跑,其他人见状也一哄而散。
“蹇宾?”齐之侃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他,
“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吓到我了。”
蹇宾将齐之侃扶了起来,然后发现自己手上粘糊糊的。
是血。
“你受伤了,”
他惊慌地急忙查看,被齐之侃按住手。
“没事,刚刚被戳了一下,小伤。”
“小伤!”蹇宾没由来一阵愤怒,哼了一声,
“血都流了一地了你居然说小伤,那我先走了你一个人慢慢玩吧。”说着他松开了齐之侃的手转身离开。
”哎,蹇学长!”
齐之侃自作孽,看他头也不回地真走了,急慌慌地叫了一声,然后觉得头晕目眩,脚下也有点站不稳。
蹇宾本就没打算走,听他只叫了一声便没了动静,就回头瞄了眼,正好看到齐之侃摇摇欲坠的身体,他的心脏顿时漏跳了一拍,慌忙几步跑过去扶住他。
“小齐你怎么了?”
“糖,”
齐之侃有气无力地吐了个词,
蹇宾拎过被扔在一边的书包,他记得之前在图书馆的时候有女生硬塞了巧克力,被他放到哪里去了呢。
手忙脚乱将整个书包里的东西倒出来,才终于看到一条黑色的巧克力。蹇宾慌慌张张地剥开包装纸,将巧克力塞进齐之侃的嘴里。
齐之侃吞下之后本能地舔了一下嘴唇,触碰到蹇宾还没来得及退出的手指,蹇宾瞬间像是触电一般收了回来,脸上有点泛红。
不过因为天色太黑齐之侃没有注意到,他平复了自己的呼吸回过神来,就看到蹇宾担忧的眼神。
“我没事,有点低血糖而已。”
他覆上他的手,仿佛需要安慰的是他蹇宾。
蹇宾将他架起来,转眼间变了脸色,冷冷的开口,
“我带你去校医院。别说话了。”
齐之侃刚想说不用,闻言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又识时务地咽了回去。
结果还要和医生撒谎说是走路没看到摔跤了,不过医生和蹇宾很熟倒也没拆穿他。给齐之侃清洗了伤口之后上了药包扎了起来,开了一点药膏。
“外敷一天三次,一周之内不要进水。”
出了校门之后蹇宾扶着齐之侃站在马路边,大叫一声“出租车!”
然后将齐之侃送上了车之后就决绝地转身离开了,完全忽视了齐之侃疑惑的眼光。

 

蹇宾很生气,其实他没什么立场生气。但是他就是很生气,他生气暑假里第二天他没等到齐之侃,让他担心了好久;他生气齐之侃因为那个什么慕容离莫名其妙地惹上了夜枭;他生气齐之侃居然去救他,他们不过只见过两面而已;他更生气的是因为这种种而生气的自己。
他有点害怕,觉得似乎好像太过在意齐之侃了,这不好,相当不好。

不过他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再见到他了吧,齐之侃要好好休息,他的伤口,蹇宾想到刚刚的场景又愈发生气,那个洞都有蚕豆大了他居然还嬉皮笑脸地说没事。
对,蹇宾最讨厌这种不珍惜身体的人了。

 

4

第二天下午只有两节课后,学生会那边难得也没有什么大事,所以课程结束后蹇宾照例到图书馆复习。他一直打算考本专业的研究生,导师也已经联系好了。
摊开书本的时候他想发短信给齐之侃问他伤势如何了,毕竟他是因为自己才受伤的。但是一想到齐之侃无所谓的笑容,握着手机犹豫写写删删折腾了半天也没发出去。
过了一会儿,下面的大厅里喧闹起来,蹇宾在二楼探头望下去,一眼就看到声音的来源――有人进来了,哦,还是那个昨晚差点因为低血糖倒在停车场的人。
齐之侃来干嘛?蹇宾还没想完,齐之侃已经径直沿着楼梯走上来到他的面前,看到他之后对他一笑,然后便在蹇宾的对面坐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蹇宾脱口而出之后觉得简直无地自容。他这样说好像就认定了齐之侃是来找自己的。
然而这里是图书馆,谁都可以进来。
齐之侃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很是阳光,和面无表情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他也没正面回答,反倒说起了其他的话,
“听说蹇学长英语超级好,能不能帮我补补。我想今年报个四级,不过高考英语刚过了及格线,昨天室友问我‘facebook’怎么拼我还想了半天呢,”
他面带笑容,彬彬有礼,又带着点不好意思的自嘲。现在学校的硬性规定是四级过不了就拿不到毕业证书,确实有好多人为了保险起见从大一就开始考了。
齐之侃这样说,蹇宾一下子居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拒绝。
而且齐之侃似乎真的是来补习英语的,他从背包里掏出好几本英语资料,耐心的听蹇宾讲解,不时发表下自己的意见,然后就按蹇宾说的去安心做题了。
蹇宾一边写着自己的作业一边偷偷地瞄着他。昨晚齐之侃受伤的是左臂,虽然不影响写字但是他时不时会扶一下,而且今天他穿了牛仔的外套,看不到里面绑着的纱布,也不知道有没有好一点。蹇宾有点心烦意乱,
“看我干嘛。”结果齐之侃突然转过头来。
“谁看你啊。”蹇宾吓了一跳,慌忙反驳道。
“你有什么好看的?”
“你真没看我。”
“好笑,我干嘛看你?”
“你就不担心我的伤?”
“我为什么要担心你的伤,又不是我害的。”
齐之侃闻言,脸色一下子变了,蹇宾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一时间两个人之间弥漫着异样地沉默。
齐之侃没再说什么继续做题去了,蹇宾心里七上八下,思虑可半天,最后没办法,一只手悄悄潜到桌子下面,轻轻地拉了下齐之侃的衣角,
“小齐,对不起啦,”他小声的道歉,简直像蚊子一般哼哼唧唧,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齐之侃一定是故意的,蹇宾确定他看到他偷笑了。
“你刚说什么了,我没听见。”
“我说对不起。”
他啪的一声站起来,周围的人都被吓到了,纷纷转过头来看他们。蹇宾一时也愣住了,又羞又愧,抓了桌上的书胡乱塞进包里就准备离开,却被齐之侃拉住手臂。
“等我一起。”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很坚定,蹇宾一下子居然就听进去,结果下一秒齐之侃居然飞快的收拾好东西拉着他一起跑出了图书馆。
最后来到了湖边。
“好啦,我道歉,是我不对,别生气了,蹇学长。”
齐之侃按着蹇宾的肩膀让他坐下来,态度良好,言辞肯切地道歉。
“我不是怪你,我只是有点不明白,”
蹇宾双手抱着膝盖,将头埋了进去,声音有点模糊,
“其实我也有点不明白,所以你愿意和我一起弄明白吗?
齐之侃的声音响起在上方,蹇宾一抬头,刚好齐之侃一个低头,他的嘴唇微妙的擦过蹇宾的,转瞬即逝,如蜻蜓点水一般。
清新凉爽的秋风从湖面上慢慢地吹来,轻轻地荡起一层层涟漪。
蹇宾低了头没有说话,齐之侃也安静了下来坐在他身边一动不动。

 

然后一阵欢快的旋律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寂静。
蹇宾惊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齐之侃。齐之侃无奈地摸出手机,看到屏幕上闪烁的“慕容”,不知怎的,竟然有些小小的心虚。
他朝蹇宾摆了摆手,便走到一边去接听。
接通之后那边便传来慕容离冷冷的声音,
“搞定了?”
齐之侃回头看了一眼蹇宾,正好撞上蹇宾也看过来的眼神,
他微微笑了下,“还算顺利,”
“那就快回来吧!妈蛋执明都追到宿舍里来了烦死了!”
结果下一秒慕容离便开始破口大骂,齐之侃惊得差点把手机丢掉。
慕容离对外都是一副弱柳扶风美少年的模样,每次去上课都有一堆人前仆后继嘘寒问暖,他也乐得被人伺候着。齐之侃一开始也被慕容离的假象骗得不清还帮他出头,导致自己被夜枭他们围攻,后来才知道慕容离黑道七段嘲讽技能也点满了,活脱脱就是一朵带刺又带毒的玫瑰。
挂了电话之后,蹇宾站了起来,
“你有事?”
“蹇学长你认识执明学长吗?”
“执明?他怎么了?”蹇宾有点好奇,齐之侃怎么会突然提起执明?
“你知道慕容离吧,”齐之侃说着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蹇宾,果然对方闻言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他是我舍友,上次他被调戏我就帮了他一把,也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事,还连累了蹇学长。”
齐之侃慢慢解释道,果然蹇宾听完脸色也渐渐好转了几分
“他说执明学长在追他,他有点烦恼,所以想问问蹇学长你的意见。”
执明要追慕容离?蹇宾想起执明总是漠不关心的那张脸,实在无法想象他能对一个人有兴趣的模样,决定去凑个热闹。
“我跟你一起去吧。”

 

钧天大学有东南西北四个校区,今年刚进来的大一新生都在新建的东校区,双人间,有空调,还有独立卫生间。而执明蹇宾他们早几年进来的都在老的西校区,东西校区中间隔着教学楼,食堂,图书馆,科技楼,操场等等等等,骑车的话也要十分钟。执明这种能躺着绝不坐着除了上课之外从不出宿舍门的货色居然跨越校区去追人,看来这次是玩真的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蹇宾一想到此,手里啪啪的向陵光和孟章发送了短消息。

孟章自然是没有回复的,
“坐标!”陵光的回复倒是来得飞快,
“东区13幢305,速来。”

tbc

评论(4)
热度(41)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