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缓一缓之四

写在前面的絮絮叨叨: IEI使我快乐,我爱IEI。千手观音也无所畏惧了了233333
重要的事情还是说三遍: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 

以下正文

缓一缓之四

马振桓最近有点不对劲。
易柏辰看着他结束签名盖好笔帽后将左手搭在塑料模特肩上摆pose,自己也顺势将左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结果他低下头笑了一下的样子,有点忧伤的想着。
马振桓最近都不搞事情了。大概是,让易柏辰小朋友有点不习惯了。

9月份的时候易柏辰他一个人在横店拍戏,为了戴发套还因此剪掉了他引以为豪的一头秀发。曾经易柏辰一直觉得自己的头发是底线,上一年因为团队专辑造型要染红还是染黄,但是至少头发都还在啦。然而这次却是剪得彻底,害得他一下戏就赶紧将帽子带起来,完全不想让任何人看见。

他觉得真是超级丑的。

剃光头发那天晚上他跟马振桓通话,说着说着都要哭了,马振桓在那边虽然哈哈大笑让易柏辰更加郁闷,但隔了没几天就收到了对方快递过来的好几顶帽子,多少也安抚了一下他受伤极深的脆弱心灵。

然而这依然不能减轻易柏辰与自己亲爱的头发分离的痛苦。

易柏辰想了想,马振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大概,好像,似乎是那天他偷偷地在后面摸自己的光头?还拍了视频发到微博上?
其实易柏辰那天有点生气。马振桓虽然之前一直安慰他说没头发也很帅啊,还特地寄了帽子,但是他见到自己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跑过来要摸头发,易柏辰感觉自己就像个刚刚下山的委屈小和尚一样——慘兮兮。
可是更让他生气的是,他竟然完全没法对马振桓生气――因为摸他头发的是马振桓啊。
他的手指从自己极短的寸毛上慢慢摩挲过去,有种酥酥麻麻通体舒畅的感觉。有点像小的时候妈妈给自己洗头,一手拎着水壶往自己头上浇水,一手缓缓为自己按摩头皮的那种,很舒服,很温暖。
所以为了报复马振桓,易柏辰后来狠狠地揉搓了一把他的秀发,结果自己又被他发丝凌乱嘴角含笑的样子迷到不能自己,从而又被他占了先机压在床上亲吻。
易柏辰一边喘息气,一边不自觉的将手指插进他浓密的发丝里,心想:说好头发是最后的倔强的呢!

好像后来马振桓就变得十分温柔了。

抛开南京场的刺客宣传不说,那场大家真是彻底放飞了,马振桓也是将自己的无耻和自私发挥到极致,不断地设计易柏辰,背他,抱他,哦,还重演了“朕与将军解战袍”,妄图牢牢掌握主动权呢。
结果隔天他们参加骨朵网的采访,他们作为天机国代表两人一组,被弹幕要求马振桓表演摸头杀,

“我是可以摸啊,可是他不是太愿意,”马振桓笑着看着他,好像在赌他会不会为了节目效果放弃头发。

“来吧来吧来吧,”易柏辰决然的主动拿掉了帽子——有什么好怕的,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摸了。结果马振桓也不谦虚,一把摸了上去,还很享受般地四处揉了揉。

“手感如何呢?”主持人继续不嫌事大地问道,

“舒服啊,你们要来试试看吗?”马振桓一脸得意,

易柏辰觉得好气哦。

然而最后结束的时候,被主持人问道说粉丝要求表演公主抱哦,他看了一眼马振桓,毅然决定这次必须要抢得先机,

“我公主抱你!”

“好吧,”让他没想到的是,马振桓居然毫不勉强的就同意了,还贴心的向主持人解释说因为前两天自己已经抱过了。

得到他笑意满满的许可,易柏辰自然是得意洋洋地一把将他抱了起来,马振桓不仅没有半点拒绝,反而特别温顺,还主动将手臂搭上了易柏辰的肩膀,吃吃的望着他笑。

易柏辰心情很是舒畅,咧着嘴巴问他,

“开心吗?”

“开心。”

这么乖巧的马振桓还真是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自尊心,所以易柏辰愉悦地对着镜头说,

“走喽,我带走喽。”

然后抱着马振桓飞快地走过去,生怕他下一秒就会反悔。

而这次的厦门贵人鸟的活动,按部就班地做完活动,易柏辰拿下眼罩看到面前的大捧蓝色玫瑰和漂亮的糖霜蛋糕,还有那两个精致的礼盒时整个人都震惊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收到如此大的惊喜。

他第一时间习惯地想去找马振桓的视线,又觉得这样的自己很不好——他现在也是有很多很多小星辰爱的易柏辰啦。

主持人说你们要许三个愿望啊,易柏辰撑着桌子低着头努力平复着自己想要哭的心情,强装镇定的说完第一个,然后就卡壳了。

不是不知道说什么,而且,内心就像被一团巨大的火焰包裹着,直冲到喉咙,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所以他一把将话筒强硬的推给马振桓,马振桓顺手接过去,非常自然又流畅地帮他解围。

等到两分钟后再次拿到话筒的时候,易柏辰已经平静了许多,

“我希望,我希望……我可以,……”但他还是支吾了半天,有点不好意思,

“头发长出来,”

“头发长出来,”

有粉丝在下面笑着喊道,易柏辰很是不好意思的捏了捏帽子,马振桓第一时间又上手摸了下他的头,力道很轻,但是已足够让易柏辰安心。

“我希望头发会在我下张专辑之前长出来,不然就来不及了,就这样子啦。”

下面自然笑成一片,易柏辰撇到马振桓从未离开的专注看着自己的眼神,也跟着笑了起来。

果然不是他的错觉,马振桓真的温柔了许多哎。

活动结束之后他们回到休息室。粉丝会的礼物已经被提前拿过来了,易恩顺手拿起了礼盒里的巧克力就吃了一个,一直甜到心里。马振桓在那边和助理讲话,送给他的束蓝色的玫瑰在他的身后,上面还闪着星星点点的亮片。
易柏辰颇有点羡慕的盯着那束花,哦,那还不叫蓝玫瑰,叫蓝色妖姬。
“怎么了?”
说完话的马振桓转过身来,就看到易柏辰皱着眉头一脸专注,
“马振桓你粉丝真是超级好啊。”
“易恩啊,你不是也有?不要太贪心哦。”助理出门的时候随口打趣道。
“可是捧花比较好看啊。”易柏辰撅了撅嘴,看着马振桓拿起那束花,嗅了一下。顿时觉得“蓝色妖姬”这个名字简直了。
马振桓的皮肤很白,此刻低眉顺目地被深蓝色的花瓣衬着,好看的仿佛要发光,看得易柏辰心里嘣嘣直跳。
结果下一秒马振桓就把蓝色的捧花塞到了他的手里,
“想让我送你花就直说。”
“马振桓你!”
本来就怀着暗搓搓的心思,一下子被点明了,易柏辰颇有点恼羞成怒。
“你不要的话就还给我,”
他作势又要收回去,易柏辰一下子从他手里抢过来,抱得紧紧的。
“马振桓你很小气哎,送人的东西还想拿回去。”
“果然衬得你的脸特别小。”
结果马振桓当然只是说着玩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又伸手又摸了摸他的寸头。
“切,是不是被我英俊帅气的脸迷倒了?”
“对,”
说着他凑过来,亲了一下易柏辰的头顶。
特别特别温顺的马振桓,真的好不习惯啊——易柏辰更加忧伤了。

过了好一会儿,易柏辰突然想起来哪里不对,
“你这个叫借花献佛懂不懂,”
“不要给我!”
“想得美!”

后来易柏辰分别抱着红色和蓝色的玫瑰让马振桓给他拍了一堆照片,挑挑拣拣最后po了两张到微博上显摆,结果po完之后才发现马振桓已经提前几分钟po了照片。
他一刷新果然看到评论里有粉丝在开玩笑,
“易恩你是不是拿了马马的花啊,”
明明是马振桓自己送给我的,易柏辰有点得意地想着。
自从拍了刺客列传之后,喜欢他们的人越来越多。由于双白cp的大火,也有不少粉丝爱屋及乌地开始双担了。所以他们很多时候都会收到粉丝准备的双份礼物,即使只有单人在场有不少粉丝也会拜托他们将礼物交给对方。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两个人都被粉丝深爱着。
而且礼盒里的巧克力马振桓也吃了不少,扯平了!

在横店的拍摄结束之后,易柏辰回到台湾,刚好赶上团队的冲绳写真行。
五天四夜的游轮之旅,易柏辰都快乐疯了。
他当然不是第一次跟团队一起出来边工作边游玩,但是这次不一样啊。他跟马振桓分到了唯一一间大床房!连团大和伟晋都没有享受到的待遇哦。
“就当是给你们两只蝎子的生日礼物吧。”分房间的时候,伟晋一脸揶揄的说着。

结果还没兴奋两天,造型师说易恩这次你还要染个头发哦。
对于染发,易柏辰每每想起最早的那个红毛都心里发悸,虽然肯定比不上剃光头,但是那次的造型倒是真的让粉丝笑了好久。
结果这次更夸张居然染了白毛——好棒哦!
好在用的是一次性的染发剂,造型师姐姐也说了回去一洗就没了。
结束工作回去房间之后易柏辰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越看越觉得还蛮有二次元风格的,于是抓起手机各个角度都拍了一气发微博炫耀新发型,结果几分钟后刷新了下评论里好多说像小刺猬的。
“哎马振桓你喜欢黑色还是白色?”
马振桓瞥了他的刺猬头一眼,慢悠悠的说,
“你还是赶紧洗掉吧。”
易柏辰撇了撇嘴,又钻进了卫生间里忙活。

过了没多久,他又在里面叫了起来,
“马振桓!”
听到他的声音,马振桓放下了手里的书,叹了口气,
“怎么了?”
“我好像弄到眼睛里了。”
易柏辰可怜兮兮地从卫生间里探出脑袋,紧闭着眼睛,上面还有白色的液体。
马振桓立刻站了起来,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小心翼翼的帮他擦干净,
“你慢慢睁开眼睛,我用水帮你洗一下。”

易柏辰听话的眨了眨眼睛,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因为太近了,马振桓看到他的睫毛快速的闪动,就像春日里的蝴蝶挥动着翅膀,一下一下如小刷子一样刷在他的心上。他心里一动,扶着易柏辰的脸颊就亲了上去。
易柏辰一下子闭紧了眼睛,因为看不到,所以对于嘴唇与嘴唇的接触更加敏感。
他感觉到马振桓的牙齿轻轻地从他的下唇上咬过去,酥麻的感觉仿若一阵微弱的电流触得易柏辰放在身侧的手指都蜷了起来。
然后马振桓用嘴唇轻轻分开易柏辰的,柔软湿热的舌头趁势钻进了口腔里,从西到东,从东到西捉迷藏一般追逐着他的,一遭缠住便不再放开。
易柏辰被他亲的脑袋昏沉沉的,忍不住想睁开眼睛,却被马振桓一把用手盖住,
“不要,”他叼着易柏辰的嘴唇呢喃着,
手心的温度浸染了脆弱的眼皮,湿热的呼吸弥漫在寂静的空气里,易柏辰的睫毛抖动的更厉害了。
他抬起手,最终抓住了马振桓背后的衣服。
这个吻持续了多久易柏辰已经不记得了。等到马振桓分开他哗的一下睁开眼睛看到对方舔着嘴唇一脸满足的笑容。
“啊!我的头发!”
他突然叫起来,凑到镜子前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果然已经变回原来的黑色了。
“我再帮你冲一下吧,省得你又毛手毛脚的。”
易柏辰乖乖地低下头。
马振桓站在他的身旁,伸手试了试水温,觉得差不多了然后才按着他的头到莲蓬头下面,两手轻轻地摩挲擦拭着,就像在对待自己最珍贵的物品一般。
易柏辰闭着眼睛,被暖洋洋的水温和力度刚好的抚摸弄得有点昏昏欲睡。
过了一会儿,水声停止了,有柔软的毛巾盖住了脑袋。
马振桓像是故意的狠狠搓了两下,易柏辰立刻大叫起来,
“你轻点啦,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头发。”
“你要头发还是要我?”
易柏辰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他抬头去看马振桓,对方一脸平静,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眼睛和易柏辰的对上时也没有半分退缩。
反倒是易柏辰自己被看得熬不住了低下头去。
“马振桓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不是总说要套马吗?”马振桓突然凑近他,热腾腾的气息直呼在他的脸上。
易柏辰突然灵光一闪,他好像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最近马振桓总有些不对劲了。
于是他一把扯掉脑袋上的毛巾,双手捧住马振桓的脸就直直地用力亲了上去。
感谢伟晋,感谢游轮,感谢大床间。
最重要的是,感谢寸头!

End

      

   

评论(4)
热度(70)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