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环环相宜(易桓/IE)

搞事不如码字,我爱Evan,我爱易恩。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

以下正文:

环环相宜

 马振桓从加拿大回来归队之后最没有想到的事情是他居然有一天会和易柏辰这个小屁孩混迹在一起而且还乐此不疲。

这明显是不符合逻辑的。
他们团里的人,除了最早期的初代四人组之外,马振桓和晨翔,Teddy是同期生,年龄,经历也相当,按理说关系最好,共同话题也最多。

况且本来也确实如此啊。
而三代的三个新成员里,以纶是从加拿大回来的,社交、眼界都和马振桓相仿,彼此还能熟练用英文交流。
又或者风田,马振桓喜欢日本漫画和动画,也喜欢日本,和风田自然有聊不完的话——加上他们两个还是团里中文垫底的。
所以这样看来,马振桓和小他四岁的台湾本土在校学生易柏辰按说应该是差异最大基本没什么交集的。
他们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是――都是天蝎座吧。
最开始马振桓对易柏辰的印象,大概也是只有“脱线”两字,哦,这个词还是易柏辰后来教他的。
作为网瘾少年和潮流先锋,易柏辰去大陆的短短几个月内就把海岸那边的网络文化学了个九成九的熟练,还能灵活运用各种奇妙的app。

这一点是易柏辰口中“又老又笨”马振桓一直都望尘莫及极其羡慕的。
马振桓第一次跟易柏辰住,对方当时染了个红发造型,洗完澡之后白色的毛巾全变成通红的,卫生间的地上还淌着红色的水,马振桓初见吓得差点要报警,结果易柏辰却只是嘟着嘴抱怨说染发剂质量不行啊——完全不在意自己一手造成的“伪凶案现场”给同房人带来的心理震慑。
又比如他们在上海的时候被分到一组在田子坊做任务买礼物,易柏辰最关心也最在意的居然是眼前那个看起来就很好吃的冰淇淋――虽然他身无分文。
但是他总有办法,还成功的将马振桓一起拖下水向摄影师卖萌借钱。
还有他对于游戏的痴迷程度也屡屡让马振桓瞪目结舌。如果放假的话,基本上团员是无法联系到易柏辰的,因为他必定是没日没夜地沉迷于网游世界,嗯,还会在别人在游戏里掐架的时候跑出来表明自己的身份然后被群嘲甚至举报。
所以,易柏辰对于马振桓来说,是个很神奇的存在。尽管他在团内并没有什么存在感,蹲角落,没什么镜头,也不太会说话。唯一的作用就是作为老幺被团员们明欺暗宠,然后呵呵地傻笑,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
倒也圈了不少粉丝。
而易柏辰自己的交际圈里面,最亲近的也是和他地位差不多处境也类似的风田。
所以如此风格迥异的马振桓和易柏辰到底是如何演变成现在这番:他躺在酒店床上靠着靠枕看书,易柏辰歪在他旁边刷手机——好一派其乐融融岁月静好老夫老夫的景象。

“哎!马振桓,你又往我歌单里添歌啦? ”
滑着手机的易柏辰突然抬起头来问道,马振桓想起自己前两天用他的手机听歌时即兴下载了几首新出的英文情歌——他们俩虽然都很喜欢日韩流行音乐,听的歌很多也会重复,但总还是有一些非常显著的个人风格。
“嗯,我觉得不错哎,你要不要听听看。”
“英文我又听不懂啦。那我下几首台语歌给你听。 ”
只要马振桓一说到英文,作为英语渣渣的易柏辰就会呛他台语。
其实马振桓真的觉得有点可惜。
对于他来说,英语是他的母语,他可以很好的用英文词汇来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而不是前思后想组织半天并不熟练的中文。而且英语对他来说是非常美丽又安全的语言,不管是倾诉心事或是告白。
但是易柏辰不愿意学,也没有耐心去听。
可是他虽然讨厌英文字母,却还是会一个一个词语地为马振桓的古文剧本标注拼音——有失必有得。
然后是手机。
马振桓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习惯了互相用对方的手机,彼此都知道密码,也会在对方的歌单里加自己中意的歌曲, 在视频网站,购物网站共享一个帐号。
但是社交帐号还是要分清楚。
大概是从马振桓那次无意中扔掉了易柏辰的sim卡开始的吧。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有了微笑以外的表情。

 

其实马振桓刚归队的时候易柏辰就有点粘他,他曾经在节目里公开说过很喜欢风间澈这个角色,也将Evan视为自己的偶像。

他和以纶在这一点上倒是有点异曲同工,可能因为年纪小,所以顾忌的东西会少。

以纶对子闳的崇拜和迷恋简直就写在了他人生里的每一处地方,有粉丝笑称,以纶绝对是头号“闳茶”。而且他丝毫不忌惮地会利用所有能利用的机会甚至不惜创造机会与子闳亲密贴身接触,更可以不仅在私下,也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告自己的爱意。坦荡大方,毫不扭捏,反而赢得了不少粉丝的心。

而易柏辰比起来他则低调很多。但是他也会暗搓搓地找机会和马振桓套近乎,出行程的时候也喜欢有意无意地跟在马振桓身边,尽管那个时候他们分工站位都很明确,交际关系也各有侧重。

因此除了作为三代的加入给七人团的粉丝带来的不适感之外,他的这些行为又成功地为自己拉了一条仇恨度。

但是易柏辰好像脾气很好,他好像从来都不会生气,在任何场合都能微笑面对各种尴尬荒唐然后自娱自乐一笑带过,而且他自己也说最大的优点就是乐观。
所以那次马振桓确实被吓了一跳。

易柏辰不是第一次跟他一起住,他们也都知道了对方的性情性格,虽然马振桓当时还自认很不习惯,甚至有点崩溃,而且怎么想丢掉sim卡也不是自己的责任啊——并没有谁会将重要的东西放在手机壳的外包装里好吗?

但是当看到易柏辰面无表情沉默不语的时候,马振桓还是心虚了,一时间,无数英文长句在脑海里闪现盘旋, 结果最后说出口的却是小心翼翼的一句,

“要不,我手机先借你用?”

然后易柏辰就一把把马振桓的手机拿过去了,还一脸委屈地问,

“哎,你的密码是?”

马振桓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犹如变脸的表情,一愣一愣地报了几个数字,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Evan你!”

啊,他的声音都颤抖了,看来这次是真的气了。

相册里那张他无意中拍到的易柏辰的表情包和此刻屏幕前的那张脸比起来似乎还略逊几分呢——要是有相机在手边就好了啊。

被当场抓包的马振桓不无遗憾地想着,然后被迫和易柏辰一起观赏了他手机里所有人崩坏的表情包照片。

那个时候的易柏辰肯定没有想到马振桓的手机也会有坏掉的一天。

不过他有没有期待过,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交换彼此的手机密码这一重大而富有深刻意义的行为即使是作为子闳脑残粉的以纶也是没法做到的。

而当易柏辰再一次在节目里提起这件乌龙事情的时候,马振桓的第一反应不是甩锅而是撒娇地叫他“易恩哥”,不仅极大的满足了易柏辰的虚荣心,还完美的掩盖了接下来他可能爆料的关于手机里那些不能说的照片——毕竟那也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之一。

所以易柏辰说得最正确的一句话是:其实马振桓很疯。
而他终有一天才明白自己就是那个开关。

 

马振桓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手里的书页已经很久没翻动了,自然也没有发现不知何时凑到自己眼前超级近的俊脸,

他吓了一跳,“怎么了?”

“我才要问你怎么了,我叫了你几声你都没听见,马振桓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易柏辰皱着眉头,撇撇嘴,像极了日漫里那些一点就爆的中学女生。

马振桓见状扑哧一声笑得眉眼弯弯,伸手去摸易柏辰的头发。他的头发长得很快,每天摸起来的感觉都不一样。
“我不爱你还能爱谁?”
“那你从来没叫过我的名字哎。”
“我不叫你名字叫你什么,易恩你很奇怪哎,”
“对啊,你都是叫我艺名,”

对方难得地有些别扭的神情让马振桓渐渐集中了注意力,他有些好奇易柏辰又在搞什么鬼心思。
“那我要叫你popo你不是不让吗?”

“马振桓,你叫我本名嘛,我都没听你叫过。”
马振桓想想,好像自己确实没有叫过易柏辰的本名,平时都Ian Ian的叫啊,有时候生气了会叫他屁孩,屁恩,私下的时候偶尔叫他popo,但就是没叫过他的原名。
“易,柏,辰。”他张开嘴巴,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感觉很是陌生,又有些微妙地安心。

不是Spexial的易恩,也不是粉丝口中的popo,而是易柏辰。一瞬间他好像有点理解易柏辰喜欢叫他马振桓的心情了。

易柏辰果然眉开眼笑起来,酒窝也比以往更深了,结果下一秒他咕噜一下爬起来去桌子上翻东西。
“那你来写一个,”
“你很烦哎,”
“你写一个嘛,”马振桓握着被强塞到自己手里的签字笔,想也没想就画了个易,然后就蓦地停住了。
好像有点不知道“柏”怎么写,
“辰”他倒是会,“振”字里面有这个字,于是他先空了一格在最后写了个辰字。
伯,还是泊,还是博,一时之间马振桓有点记不太清楚,好像读音都是一样啊。
他举着笔抬头看了一眼期待满满的易柏辰,一时间又有点心虚。

“切,马振桓你果然又老又笨。”结果对方只是怼了句日常名言,然后靠近来握住了马振桓的手。

“你看啊!我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木,还有日,还有辰,连起来的话就是小木马和小星辰与日同辉哦哈哈哈”
虽然年纪小,但是易柏辰有一双190的手,完完整整包裹住马振桓的,一笔一画地在洁白的纸上用力。

一日一木映星辰,半月半花对黄昏
易柏辰
马振桓
六个字,两行,异常的和谐。

易柏辰贴上来的时候马振桓不自觉地松了手,签字笔掉到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然而柔软的嘴唇,燥热的磨蹭,缠绵的亲吻根本让人无暇他想,马振桓喘着气闭上眼睛,假装看不到自己在易柏辰黑亮的眼睛里眼睑泛红,水波滟潋的模样。

傍晚的夕阳从拉开一半的窗帘里穿进来,将越贴越紧的两个人一起笼罩进金色的光影里。

END

 

评论(14)
热度(80)
  1. 辰瑜伊修塔 转载了此文字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