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Wish (《wish》AU,桓易/易桓,更新3)

前言:灵感来源于至今也非常喜欢的Clamp的短篇作品《Wish》,这部应该说是我看过的漫画里最深爱的一部,无论是画风,分镜,故事,人物都非常棒,所以强推!如果能卖出安利的话!

然后还是老生常谈啦: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

以下正文

3

早上起来先给门前的花花草草浇水,然后目送Evan去上班,Ian就自己出门寻找Wayne的踪迹。晚上Evan回来,他还能陪他一起去超市买买东西啊。哦,Ian已经学会了洗碗抹桌子,还会用洗衣机洗衣服然后晾衣服了,还会开机器人扫地。虽然第一次启动的时候他被突然转动起来的圆盘吓得“唰”得一下张开了翅膀想要往上逃窜,结果撞到天花板,头上起了个大包,几天都没能消下去,Evan因为这个事情笑了好久呢。
Riley有时候会过来蹭饭,带着Charlie和Jerry两只小跟班,他那边也没有Wes的消息。
Ian一度觉得很绝望,Wayne不在魔界也不在天界,再不在人界的话,那可真的要出大事了。

Ian原以为这样的日子会过很久,因为他没有找到Wayne,也没能帮Evan实现愿望。
但是到第二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他盖好被子正准备睡觉——Evan早就帮他换了一幢木质结构的二层小楼房。Ian收到了天界派来的小兔使传来的讯息,希望他能够尽快回去。
“拜托你回去跟Matthew说,我还不能回去啦。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他双手合十对着小兔使请求道,小兔使举着向日葵,摇摇晃晃地飘了起来,一下撞到了进来的Evan。
Evan一把抓住它,捏在手里看了半天。
“这是什么?”
“哎呀,Evan你赶紧放开啦,”
见状Ian赶紧一脸紧张地飞起来,将小兔使从Evan手里解救出来。
“这是天界的信使,来通知我回去的,可是我还没能帮你实现愿望呢。”
小兔使晕乎乎地晃了晃脑袋,Ian又讨好地朝它拜了拜,看着它点点头然后飞了出去。
“可能天界有什么是需要你回去吧,而且我也没什么愿望啊,你不用介意的。”
Evan担忧地说道,还不忘把牛奶杯递给Ian,
“可是不行啊。如果Wayne知道我没能报答你话,我会很惨哦,”
Ian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喝一杯牛奶,然后自己擦干净嘴巴——虽然他还是很希望Evan帮他擦啦。
“那如果我一直一直都没有愿望的话,你要一直呆在人界吗?”
“我……我不知道,可是我一定要帮你实现愿望的!”
“那如果我的愿望是希望你能够回去天界呢。”
“这个不算,你的愿望必须要跟你有关的啦。”
“好啦我说不过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秋天的时候天气开始变凉了,尤其是下雨的时候更冷。
那天的雨下得特别的大,还有连绵不绝地打雷声,即使白天变成了正常少年的样子,Ian还是有点害怕,从早上起来就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Evan只能隔着房门跟他交代,
“我要出去有点事情。”
“哎哎,怎么了?雨很大啊。”
闻言Ian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哗地一下打开门,却看到Evan穿着平常从没见过的黑衣黑裤,脸色也很严肃,没有丝毫的笑容。
“今天是我父母的忌日,我要去看看他们。”
天使对情绪的波动很是敏锐。即使Evan面无表情,Ian还是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悲伤。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莫名地Ian心里也有点砰砰作响,他犹豫地问道——今天的Evan很是不寻常。他觉得自己一定要看好他。
“随便你吧。”

Evan去的地方是一个公共墓园。
天使代表的是生命和光芒,而墓园里充满了死亡的气息。Ian一踏进去的时候就感觉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他缓慢的挪动着脚步,跟在Evan身后,
Evan仿佛完全忘掉了他的存在,在一处墓碑前坐下,也不说话,就只是呆呆地坐着。
雨下的很大,连成一片苍茫的水幕。Evan也没有打伞,任由瓢泼的大雨哗啦啦地浇在身上。
Ian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忍受着身体的巨大不适。而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被撕裂了般地疼痛。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看到这样的Evan就会很难过,好像就快要死掉了一般地难过。
听说天使应该是没有痛觉的,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他艰难地一步一步地走过去,颤抖地将手掌放在Evan的肩膀上,听到他低声的喃喃自语:
“我的父母,是为了保护我才死的。如果我能够听话一点,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他们。”
悲伤和悔恨的黑暗情绪铺天盖地地涌过来,一下子将Ian团团笼罩住,他慌忙地想要张开翅膀,却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了。

然后他看到Evan木然地转过头来,眼睛里闪着绝望又疯狂的光芒。
“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换取他们的!你可以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吗?”
“不,我不能!”Ian惊叫着退后了两步,使劲挣脱开他试图抓住自己的手指。
“我不能伤害任何生命!”
更何况是Evan!

从墓园回去Evan的情绪还是很低落,因为淋了大雨,他又发起了高烧。
Ian无计可施,百般折腾之后按照他有气无力地指示终于成功打电话叫来了医院的同事,还好不是很严重,对方给Evan喂了药之后又跟Ian详细说了吃药的时间就离开了。
Ian照着指示拧了冷毛巾放在他的额头,Evan烧得迷迷糊糊的,嘴里一直喃喃叫着“爸爸妈妈,”
Ian想起他在天界的时候,有一次和Win偷偷跑到水镜那里想看看人界是什么样子,结果看到了一对在生离死别时刻的男女哭得稀里哗啦。他和Win面面相觑只觉得简直莫名其妙——天使本没有什么喜怒哀乐,所以才会无所顾忌地强大,才会被人类敬仰。
“为什么人类会流眼泪呢?”事后Ian懒懒地趴在Wayne身边问他,Wayne摸着他的脑袋,看着葱葱郁郁的生命之树,难得地脸上没有一贯的微笑和蔼。
“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有感情啊。”
当时的Ian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心里却觉得,感情好复杂啊,他才不要去碰触呢。而且人类哭泣的样子实在是不好看。

但是此刻,Ian坐在Evan身边,看着他苍白的脸上,从细长的紧闭的眼睑里静悄悄地滚下来的水珠,他伸手想要去触摸,却在即将触及的那刻停住了。
他有一种预感,这滴眼泪,将会永远地留在他的心里。

tbc

评论(4)
热度(20)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