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独角戏

前言:
1.此文为高明x上白的rps向同人,内容纯属脑洞,请不要当真,也不要过度发散。谢谢🙏
2.这篇是刀,请慎入。

以下正文

事情起源于孙启恒的一个电话。
那天晚上上白结束了和高明的例行视频通话之后,准备起身去洗澡。自从高明单独去了杭州拍戏,每天晚上都要给上白打个电话唠唠嗑,也没有特别的事情,就说些在剧组的日常啊,今天碰见了什么有趣的,哪个演员看起来很厉害,哪个演员看起来不太好相处之类的,絮絮叨叨有时候能讲半个多小时。上白因为先前呆过大大小小不少剧组,也算认识一些人,听着他东扯西谈,也会讲些自己过去的经历和有用的经验,当然每每最后都要语重心长地告慰一句,好好拍戏,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同行演员,都要好好相处。
他平日里跟高明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插科打诨,嬉笑怒骂,但是说到工作就会无比认真。有时候说得太深刻,高明也会捏着嗓音努着嘴巴抱怨说,哥哥你太认真啦。
视频那头的他,撒娇起来和分别之前似乎并没有两样。

然而上白一只脚刚跨进浴室的时候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思考了两秒钟,决定还是先接看看,万一是公司打来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结果拿起来才发现竟然是远在象山拍戏的孙启恒。
对方接通了他之后上来就是一句带着掩盖不住的笑声的调侃,
“老顾啊,我看你是真的要红了,lofter上面都有人写你跟高明的同人了哈哈哈,”
孙启恒到现在还在坚持叫上白老顾,倒不是因为无法出戏,而是作为同年龄的中老年艺术家,上白可以称呼对方为老孙,但是对方却不能叫他老上。所以孙启恒就干脆老顾老顾地叫起来,还得瑟过说只有我会这么叫你,这应该是我对你的专属称呼了,当即被路过听到的高明笑骂一声“辣鸡王晋”。
可是尽管上白一直在努力学习新词汇想要跟上时代的潮流,但是孙启恒的这一句话里,他还是有两个词没能听懂,因此一时之间也无法分辨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你说慢点,那什么老福特是什么,同人又是什么意思?”
孙启恒大概是忘了他并不懂这些,不过很快就开始兴致勃勃地给他科普起来,说到最后的时候他还意犹未尽地加了一句“我觉得这小姑娘写得还挺带感,我差点都要当真了哈哈哈,你说你跟高明是不是真的在谈恋爱?”
上白被他问得倒真是愣住了。静默了好几秒,他才轻轻哼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徐徐地从听筒里传递过去,
“你在瞎想什么呢,”
孙启恒自然也是觉得很好笑,于是哈哈哈地笑得更大声了,还说着等下我发给你你自己看看。

挂了电话之后,上白没再理睬他,拿着睡衣进去洗澡。吹完头发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了,他取出床头的眼镜戴起来。其实他不太近视,只不过晚上临睡前看点书有戴眼镜的习惯。而且这副眼镜是他拍《决对争锋》的时候最后剧组送的,也就是剧里面顾青裴戴的那一副,高明不止一次的说过哥哥戴这副眼镜特别好看特别有气质特别有魅力。
翻了一会儿书,上白觉得有些困了,他摘掉眼镜揉了揉眼睛,然后拿起一边的手机查看了一下消息记录。
微信打开来孙启恒发了一堆,第一条是一个网址链接,下面是各种啊啊啊哈哈哈之类的各种表情包,有上白的,也有高明的。
上白不疑有他地点开链接,页面跳转之后显示是一篇文章,最上方有着醒目的“lofter”的字样,大概就是他刚刚所说的网站。
文章的名字很简单,但有些奇怪,叫《冰淇淋》,不过看起来就有点甜甜的。而正文开始的第一个词语就是上白这个名字。
上白握着手机发了一会呆,然后重新取出了刚刚摘下的眼镜,开始一行一行的看起来。

再次放下手机的时候,上白瞥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12点了。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晚上不睡觉熬夜去看了一篇根本不知所谓全是各种瞎想和yy的文章。yy这个词还是他前两天刚刚学会的,它是意淫的缩写,意指毫无根据的胡思乱想,天马行空。
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鬼使神差的,打开微信给孙启恒发了一条消息,内容是:你跟高明说这事了吗?
发过去之后他又愣了一会儿,回过神的时候赶紧去按撤回,结果系统显示已经过了时间无法撤回。不过他也没有收到孙启恒的回复,大概对方已经睡觉了。于是上白悻悻地按掉了手机,关了灯,彻底躺了下来。

第一,他们在欧洲的时间并没有两个人住一间,而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房间。
第二,他买冰淇淋的那个店员虽然笑起来很好看,但是她说的是意大利语,并不是英文,
第三,高明去了杭州之后,当天晚上就给自己打电话了,并不存在许久没联系的情况,
第四,他没有陪着高明去买整冰柜的冰淇淋和可乐。
第五,他们没有相爱。
漆黑的房间里,上白睁着眼睛看着上方的天花板,手机发出的荧荧的光显示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睡意,反倒是在一点一点地纠正出刚刚那篇荒唐的文里最显而易见的错误:
他们没有相爱,也不会相爱。
但是他至少可以承认或认可的是,比他小三岁的高明确实带给他很多惊喜,很多新鲜玩意,很多神奇的体验。他以前不曾想过要融入这样年轻的生活,现在却已经开始慢慢习惯。甚至遇到新鲜词汇的时候,他也会主动去研究个中意思。
然而高明就只是关系很好的弟弟而已,他们并不可能相爱。
上白想起他们在韩国的时候那次,和孙启恒还有小岛比赛吃饭。吃完了之后他们晃到外面的马路上,高明突然说起以前当兵的时候经常会负重跑步,上白被他抓着手腕晃来晃去,有些很不习惯,就有种自己全部的命脉都被对方握在手中的感觉。他心不在焉的听着高明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天真地问了一句“负重怎么负啊,”
结果另一边的孙启恒倒是机灵地一把背起小岛夺了先机就跑,当时高明的脸色可以说是非常精彩了,他一把拎住上白的手臂,又抓住他的腿就把人往自己背上扛。上白从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当真是被吓了一跳,被背起来之后又觉得自己矫情得很:公司的工作人员跟着他们,摄像机也对着他们,这不过是一段正常的拍摄。而且作为一个演员,只要摄像机不关,他的戏就没有结束。
但是他却掩不住那一瞬间的慌乱,只能强装镇定扯着嘴角用几乎是害羞的语气笑骂了一句,
“大马路上干嘛呢?”
高明没有回答,只是收紧了搂抱着他的手背,跑得更欢快了。
暮春的夜风已经开始携带着初夏的燥热,上白趴在高明的背上,胸膛贴着他的后背,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暖意,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也跟着高明的脚步一样,越发仓促起来。
上一次也是,他和高明约好了出去吃饭。因为是私下的见面,而且出门之前又被耽搁了一会,就没时间找造型师打理头发。
其实上白是很注重自己的造型的,去韩国那次在机场顶着乱蓬蓬的头发的场景他大概一辈子都不想再记起,然后高明站在移动电梯上,一边说着没事没事很好看很时髦一边体贴地上手帮他整理着,虽然到最后依然不太能看,但是好像被他那样说了,心里就没那么在意了。
这次也是,上白在餐厅坐下来的时候连头也没怎么抬,总想着哪怕迟到几分钟也该去简单弄一下。高明倒是眼尖的很,远远地就看着他低着头阴着脸的样子,于是走过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上白,将他整个圈在怀里,就像保护着自己领主的动物一般。
“哥哥是最帅的,”他的嘴唇离上白的耳朵很近,声音不大,带着低低的笑意,
然后还没等上白说话就又迅速转移了话题,手指指向刚刚上白趴着在看的视频,
“这个视频我看过哎,很好玩是吧,”
上白被他这一弄,原本郁卒的心情也渐渐散开,形象什么的,只要高明都不介意了,似乎就没关系了。
回忆的闸门一旦被打开,那些过往便犹如决了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来。上白不可抑制地又想到他讲扬州方言的时候高明被萌到直接笑得在地上打滚;想到他叫他起床的时候高明用浓重的鼻音软软的求饶,好不容易爬起来又爬到自己床上去睡,将他刚刚叠好的被子扯得乱七八糟;想到他们比赛做饭时,高明一人挑起大梁的熟练和自信;想到高明给自己喂冰淇淋时亮亮的充满期待的眼睛。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记得这么多关于高明的事了,关于他的笑容,他的无措,他的骄傲,他的低落,他所有的情绪,所有表演出来的和自然流露的。
上白是看过《菠萝包的男朋友》这个节目的,从第一集到最后一集;他也看过《决对争锋》,后来陆陆续续又看过b站不少粉丝自行剪辑的视频,包括那传说中的八分钟。看完之后最大的感想是,剪辑真是一个有趣又神奇的东西,同样的素材,在不同的人手里,再配以不同的背景音乐和配词,竟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会变成任何你想要看到的模样,至于真相是怎么样的,大概没有人会去探究去在意。
但是上白自己也不可否认的是,他是真的喜欢看高明从开始丢手机的慌乱到后来再丢的时候的无谓,喜欢他一脸自豪地说着,“因为我有哥哥啊”时候的坦然;他喜欢高明每次被他抚摸头发的乖巧温顺,虽然有时候他也会有小情绪,但是连抱怨都带着香甜的味道;他喜欢高明片刻不离的亲近,就像他自己是真的被对方如此热烈的需要着。
他大概,真的是喜欢高明的。

隔天起来的时候上白依然还是浑浑噩噩的,他这一晚上几乎都没睡着,反倒是将手机里存储的佛教音乐从第一首听到了最后一首。
刷牙的时候他看到自己镜子里发红的眼睛和大大的黑眼圈,想着下午去公司要怎么和女孩子们解释失眠的事情,因为她们肯定会说是不是因为太想念弟弟睡不着啊。
可是事实如此,他一时也想不到其他的理由。
随便弄了点早饭对付了之后,他拿起洒水壶会给窗台上的植株浇水,浇着浇着又突然想起来今天居然忘了泡茶。
这下上白终于意识到这个状态非常不好,已经开始严重影响他的生活了。于是便打开手机想找些搞笑的视频来调剂一下。
结果手指就像不听使唤地又再次点开了昨晚上的那篇文章,不仅如此,他还无师自通地直接点进了作者的主页,将其他几篇描写他和高明的文章全部看了一遍。
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上白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给高明拨了电话,听筒里面传来正在连接信号的嘟嘟声,他慌忙地想要按掉通话,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对方已经接通了,高明”喂喂”的声音清晰的从那头传过来,
“哥哥吗,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时间,上白脑海里闪过无数随便找个话题将他打发过去的念头,但最终,他还是按下了乱跳不止的心脏,深吸了两口气,用着最自然最认真的语气问道,
“我有没有喝得太多了之后亲过你啊,”
那头的高明听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哥哥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这么奇怪的话啊,你是不是找不到人陪你喝酒了……”
“啪!啪!”上白仿佛听到了不知何时充盈在心脏周围的那些泡泡噗地一下全破了,爆裂的声响震得脆弱的器官微微发疼,握着手机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他闭上了眼睛,觉得耳边高明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好远,一下子又变得好近。
过了好一会儿,上白才找回了理智。明明知道高明看不到,但他还是努力扯出一个微笑,镇定又平稳地解释着,
“这是我刚刚在朋友圈里看到的测试,我就来试试你,”
“哎,哥哥你简直666,不过听起来很好玩啊,等下我也要去找人试一试,哥哥先不说了,那边喊我了啊,”
大概是自己的演技太好了,高明没有丝毫的怀疑,笑呵呵地挂了电话。

上白握着冰冷的手机向后倒在床上。
前几天太阳还很热烈他们还聚众吃了冰淇淋,今天就突然凉了下来。许是因为窗户没有关好,有瑟瑟的秋风灌进来,吹得上白一阵哆嗦。
他维持着侧躺着的姿势,望着窗外阴阴的天色,情不自禁地将自己蜷缩得更紧了。

END
爱好be的小伙伴看到这里就可以啦,这个就是结局啦!

喜欢he的小伙伴请继续往下拉吧😘(为了证明我还是那颗最甜的糖豆)






























































上白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卧室房间的窗户没有关好,难怪觉得冷飕飕的。他在迷迷糊糊中摸到手机接起来,刚喂了一声,对面就传来连珠炮似的问话,
“哥哥你怎么了,怎么不接电话啊,我打了好多遍哎,你没事吧,”
他恍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高明,于是疑惑地问了一句,
“我刚刚不是给你打过电话了吗?”
“哎哥哥你是不是睡糊涂了啊,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的啊,我刚刚收工,等下要跟剧组去吃烧烤哦,”
高明话里的兴奋和嘚瑟呼之欲出,上白却狐疑地移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十一点半,这说明高明没在说谎,那刚刚又是怎么回事?
“你等一下啊,”他说着就按掉了通话,然后打开了与孙启恒的微信聊天记录,
最后一条是一天前,孙启恒给他发的自己的新戏造型,还得瑟说自己是个采花贼,叫他晚上小心点,被他发了一个对方经典的挥手表情包给怼了过去。
所以……他刚刚是在做梦吗?
上白正想着,高明的电话又追了过来,
“哥哥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你怎么挂了我的电话?哥哥你今天真的很奇怪啊,”
对方喋喋不休的追问让上白慢慢勾起了嘴角。刚刚只是一个梦而已,现在才是他所生活的现实。他是演员上白,他有一个很爱他的小男朋友,他的男朋友去了外地拍戏,每天都逮着空给他打电话。
“没有,我只是刚刚不小心睡着了,好象做了个噩梦,”
所以他贴着手机,轻声解释着,顿了一下,又一字一句地说道,
“还有,我爱你。”
说完上白才意识到,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对高明说这样的话。想到此,他觉得自己从耳根到脸颊都热乎起来了,唯一庆幸的是,高明看不到。
“哥哥你……不要老是这么打直球啊,我……我总有一天要被你吓死的,”
果然高明连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
上白想着对方尽管人高马大,但是稍微一逗就会红了脸扭扭捏捏地又局促又得意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也不再逗他了,
“好了好了,我要睡觉了,你快去吃饭吧,吃完也早点休息,”
“知道啦,我挂了哦,”

听着对方彻底挂断了电话后上白才慢条斯理地按掉手机。等了两秒钟,果然高明又有新的消息过来,又简单又粗暴:
“wanan”


END

评论(13)
热度(58)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