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无数多的大龄怪阿姨。

一言为定(IE/易桓 AU)


前言:灵感其实早就有了,本来也打算写一个关于约定的故事,正好昨晚马马po了一条‘’一言为定‘’的微博,所以就立刻鸡血上头地码字啦2333333,。AU向,大概是平行时空并没有进入娱乐圈的他们吧。

然后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本文纯属个人脑洞,与真人无任何关系!

以下正文:


一言为定

 

易柏辰踏上地铁的时候满脑子都昏昏沉沉什么都没有只想睡觉。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半,他刚刚从到达g市的飞机上下来,要赶去市中心的酒店,几个小时后的明天一早还要和客户开会。

由于是最后一班车,整个地铁站里都没什么人,车厢里更是空荡荡的,安静的很。易柏辰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到了第四还是第五站的时候,车门打开,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

那个人穿着深咖啡的牛角扣大衣,脖子里缠着厚厚的暖白色围巾。原本就不大的脸埋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眼睛。

易柏辰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自己可能是眼花了,或者是太过思念出了幻觉了吧。他只是放任着自己的目光一动不动地贪婪凝视着那个人的所有动作。不知道是因为疲惫还是其他,对方的脚步有些不稳,一进来就靠着最近的位置坐下来,整个人都放松下来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一会儿,易柏辰看够了才站起来两步走过去,对方隐约觉得突然有个阴影笼罩下来,抬起眼睛的时候对上易柏辰的,惊讶的“哎”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上方落下的嘴唇堵住了。

毕竟是公共场合,易柏辰也只是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对还不在状态中的人说道,

“好巧啊,马振桓,”

马振桓看起来真的很累,嘴里嘟囔了句,

“是popo啊,”就抬手拽着他的袖子让他坐下来,

“你怎么了,很困吗?”

“嗯,和朋友一起吃饭的,喝了点酒。”

或许是因为酒精原因,或许是因为真的很久没见了,马振桓的声音软软的,整个人也显得特别温顺,易柏辰扶着他的头让他靠着自己,他就乖巧地靠着他找了个最合适的位置。

“你在哪里下车,我送你回去。”

“三山街,我有点困了,你记得叫我。”

马振桓有问必答毫无防备的样子让易柏辰很是喜欢。他伸出胳膊揽着他的肩膀,让他睡得更舒服,心想这一趟出差真是值了。

至于明早的会议——他还正年轻呢,一夜不睡也不是什么大事。

 

易柏辰第一次在现实里见到马振桓是他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校作演讲。他坐在观众席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有着温和的笑容和磁性嗓音的男人,拳头拽得死死的,生怕自己一个激动就直接冲了上去。

其实他在进大学之前就知道马振桓了。S大的风云人物,长得好成绩棒还多才多艺,拿过省级唱歌比赛的第一名,和社团的朋友一起自导自演的微电影在网络上点击量过百万。易柏辰初次知道马振桓也是因为这部电影。

他当时正是脾气最暴躁的高中生,加上青春期脸上长了很多痘痘,又自卑又怨念,不敢出门,只能把满心的愤怒和不甘发泄在游戏里。而马振桓饰演的风间澈,是古往今来影视剧里典型的男二号形象,长得帅,家境好,天才少年,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对女主角体贴深情忠贞不渝。易柏辰一贯看不起黏黏糊糊的爱情剧,却不知怎的一下对于如王子一般知性优雅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的阳光暖男风间澈一下子着了迷,就仿佛是遇到了心目中最完美的男神。他将风间澈的影像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还偷偷地加入了他的粉丝群。甚至还在马振桓那年生日的时候鼓起勇气在微博上圈了他告白,而对方那句非常格式化的谢谢和再普通不过的微笑表情却让易柏辰足足三天没有睡好。

所以他在高中剩下的一年多时间里日以继夜地拼命复习功课就是为了能够考上S大亲眼见一面马振桓,岂料计划没能赶上变化,马振桓在易柏辰入学前的那个暑假里就去了加拿大留学深造,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年之后。

所以说,人生的境遇真的是非常奇妙。那年之后,易柏辰从没想过他还能再见到马振桓真人,也从不敢想象,礼堂的那一面之后他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死缠烂打居然真的追到了他。对此,围观了整个过程的易妈妈笑言说他可能把一生的好运气都用在了马振桓身上了。

所以易柏辰每一天都在后悔,他到底是为什么在毕业之后,竟然主动跟马振桓说希望他能等他三年。而他会用三年的时间成为更好的,配得上他的易柏辰。

而且马振桓答应了!

 

其实马振桓的朋友们对于他和易柏辰在一起的事实都不那么乐见其成。原因很简单:他们两个差别太大了。

马振桓出生于书香世家,即使没有风间澈那般高贵优雅,但也差不离。他之所以能够将那个角色演绎得完美无缺,与他本身的气质和性格有很大的关系。而且马振桓比易柏辰年长四岁,他从加国回来后空降成为某投行的高管,几个case下来,在业内逐渐积累了几分名气,也有了自己的交际圈子。

然而易柏辰不一样,他太年轻,又幼稚,有激情,但没有定性。他可以凭着仰慕和冲动热烈追求马振桓两年,但是激情通常都是来的快,去得也快。

而且马振桓是非常注重个人空间和卫生习惯的。他原本一人独居,自己设计装修的楼中楼有条有理,也收拾得整整齐齐,而易柏辰每次过来都犹如台风过境,事后他都要花一天的时间来打扫整理。

有一次朋友聚会,马振桓带易柏辰一起过去,席间聊到这件事,反而让易柏辰抱怨说因为马振桓太爱收拾还误丢了他的电话卡。

“我看你们趁早要分手,”

马振桓大学时的舍友,也是他最要好的朋友,连生直言不讳地说。

所以对于易柏辰的三年之约,除了马振桓之外,所有人都很震惊,

“我看这是他的缓兵之计,”

“果然人不可貌相。”

“看来我要对柏辰弟弟刮目相看了,”

“你就这么答应了?”

好友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马振桓放下了手中的马提尼,眯起了细长的眼睛。

“我先走了,”

有人明天要南下,估计现在正在家里一边哭着一边收拾行李呢。

 

易柏辰因为工作关系,常年都在空中飞,到g市出差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之前他虽然也有停留过好几天的情况,却从没想过要联系马振桓。

他知道自己比起对方有很多不足,除了年轻之外几乎一无所有。他曾经日日仰慕的偶像风间澈,一朝从荧幕中走出来,是更加优秀美好的马振桓,而且对方还说愿意和他交往,这种梦想照进现实的巨大惊喜让易柏辰每每想起来都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大四下半年的时候跟易柏辰向来关系很要好的罗宏正和黄伟晋来问他要不要像男人一样干点事业。他们都比易柏辰年长不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好几年,于行业内积累了相当的人脉、资源和资金。易柏辰想了很久,也和家里几番商量,最终应下了。

所以他既然说了要用三年时间让自己快速成长,也不会急于一时的缠绵。更何况,马振桓比他年长,要是他因为自己不守约定干脆放弃了,倒是得不偿失了。

不过或许真的他这辈子的运气都是用来遇到马振桓了。

 

到站的时候马振桓还有些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间被易柏辰拖着出了地铁口。虽然易柏辰下车前已经有所准备地将他的大衣纽扣扣好收紧,但深夜的冷风一吹,他又刚醒,顿时冻得直打哆嗦。

预约的车还没到,易柏辰看他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便将他的围巾又往上拉了几分,都快完全包住脸了,又拽着他的手直接伸进自己的口袋里。

 

其实马振桓已经完全被风吹清醒了。他虽然年纪比易柏辰大好几岁,然而并没有正正经经地谈过恋爱,可能是因为形象太过美好,一般人也不敢轻易接近。而同为天蝎座的易柏辰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打破了他一贯温柔完美的表象,使其展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自己。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易柏辰的宿舍时那种两眼一黑五雷轰顶的崩溃感,结果后来当他的家里也变成那样的时候,他已经很淡然了。而且易柏辰虽然年纪小,却总是有着不同于年龄般的贴心,他胃不好,易柏辰经常在身边备着暖包贴,而现在,他又握着自己的手挡着风照顾得无微不至。

有点开心。

易柏辰总是会带给他很多的惊喜,就像他们有一次去逛庙街结果刚进去就遇上扒手钱包被偷了,马振桓只想赶紧回去,然而易柏辰一转头看到有卖那种弯曲的冰淇淋的小店,硬着拉着他要去吃,结果翻遍了口袋两个人都没凑够钱,马振桓站在原地简直手足无措一脸羞愧,可是易柏辰却自顾自地跟旁边的女孩子卖萌撒娇说能不能借点钱,还拖着马振桓一起比兔耳朵,最后成功地吃到了非常美味的冰淇淋。

清爽的口感和冰凉的触觉让马振桓刚刚郁闷不安的心情一扫而光,而身边易柏辰笑得弯弯的眼睛也让他忍不住偷偷亲了一口,换来对方惊讶绽放的小酒窝。

今天也是——很惊喜。

 

易柏辰将马振桓送到家门口就没打算回去。不见是一回事,遇到又是另一回事。他可不会放弃前世修炼了三百年换来的这个偶遇的机会。

所以当马振桓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他就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他,直到对方一言不发地进门之后换好鞋子,他依然没有出声,不说走也不说要进去,就只是无辜地看着他。

马振桓最后当然是忍无可忍,

“赶紧给我进来。”

得到想要的结果后易柏辰笑得如同偷腥的猫一般,结果还没跨进去就就听“汪汪汪”的叫声,然后叫瞧见一个巨大的物体朝他扑了过来。

“popo,”马振桓叫住对方,白色的萨摩耶根本不听,扑腾地要往易柏辰身上爬。

“他叫popo?”

易柏辰对这个和自己同名的大狗很有好感,得意地问道,

“你是不是很想我?”

马振桓没有回答,转过去的耳朵却红了大一半。

易柏辰也不再逗他,顺手摸了一把萨摩柔软的毛发,果然很暖和,

“他的窝在哪,我带他去睡觉,你要不要洗个澡?”

他的话说的如此自然又平常,就好像他们从未分别过一般。

马振桓见状忍不住笑了起来——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差别,易柏辰总能自觉地将那些过往的离别当做不存在。

“在楼上,不过他有点自来熟,”

说着便干脆留下一人一狗去房间里找换洗的衣服了。

 

马振桓洗好澡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易柏辰和popo一起蹲在沙发边等着他,一见到他出来,popo率先奔过去。
“我竟然搞不定他!”
被留下的易柏辰可怜兮兮地看着马振桓。他的样子确实有点狼狈,头发乱了,衣服上全是狗毛,皱巴巴的,
“说明他很喜欢你,你看,他说和你玩得很愉快呢。”
马振桓蹲下来熟练地挠了挠popo的下巴,惹得他舒服地呜呜了两声,然后他摸着他的头,温柔的说,

“走啦,我们回去睡觉了。”
萨摩也就乖乖地跟着他的脚步上楼,直到蜷缩进自己的舒适房屋里——好像刚刚跟易柏辰疯玩的那只根本不是他一样。


“你也去洗澡吧,我给你找个睡衣。”
重新下楼之后,发现易柏辰还呆在沙发边,马振桓招呼道,他刚刚看了一眼时钟,都已经一点多了,早过了他平时睡觉的时间。
原以为易柏辰还要客气几下,结果他居然就乖乖地站起来往卫生间去了。
马振桓有些狐疑地盯着他的背影。他这样听话,倒是很奇怪呢。
事实证明,马振桓的第六感果然是正确的。他递衣服进去的时候易柏辰在冲着水,听到是他声音便关了水龙头,从淋浴室里伸出手来一把捉住了马振桓的胳膊,用力一拽将他拉到跟前。
肌肤与肌肤的直接碰触让马振桓第一反应就是扭头逃离。

易柏辰这两年好像又长高了一点,虽然工作忙起来昏天暗地,但是公司旁边就是健身房,宏正给他们都办了卡,多多少少也去过不少次。所以比起马振桓这个标准上班族,有着绝对的力量优势。

马振桓的挣扎对他根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他也不会太过用力。只是从后面用胳膊圈着他让他挣脱不开就好了。
“我还以为你一点都不惊喜呢。”

他的嘴巴贴着马振桓的耳朵,淋浴房里暖烘烘的。马振桓因为几番的挣扎也弄得满脸潮红。

“你靠着我睡着,带我进家门,还让我洗澡,搞得我都不想走了。”

声音不大,却一字一字钻进马振桓的心里,他发现自己竟然有点无言以对。
“你是不是很想我?”

说到这里,易柏辰压低了声调,又问了一遍,而这一次却染上一点危险的意味。

马振桓闭了闭眼睛,易柏辰带给他的最大震撼并不是他说自己为了见他拼命学习了一年多终于考上了S大,而是他两年前有点犹豫又有点坚定地说“马振桓,我们来做个约定吧。”

“你给我三年的时间,我会好好努力,做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我真的很想让你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哪怕不能成为你的骄傲,也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那就一言为定吧!”

他记得自己当时愣了许久,最后发自内心地笑着点了点头。

这样的易柏辰,怎么能让他不喜欢。

“想,”

呢喃的话语还未完全出口就被再次封锁进口腔里,易柏辰的舌尖划过马振桓柔软的唇瓣时,马振桓伸手环住了他的腰,眼睛颤抖了两下,下意识地闭上。于是易柏辰迅速将自己的身体与马振桓的重叠,右手就覆上了他的眼睛,把他的脑袋向后压,方便自己攻城略地。马振桓挣扎了一下,但甩不掉眼睛上的那只手,唇齿交缠的感觉让他的身体发软,放在身侧的手指都蜷缩了起来。易柏辰尽量抑制住自己近乎癫狂的心情,温柔的把舌尖探入马振桓的唇齿间,慢慢摩挲着口腔内的每一寸,一遍又一遍地轻轻轻舔。

那里被自己以外的人倾占,每次被划过时,带着一丝沁到心脏的酥麻,不强烈,甚至可以算是若有若无,但每次都会让马振桓轻轻颤抖。身体也越发地紧绷起来。

易柏辰撑起身子用胸膛压住马振桓的挣扎,伸手在他的肩膀上略施力道的固定了一下,然后顺势向下滑过手臂,与他十指相缠的用力一握。

这个吻持续了好长时间,直到马振桓发出了一声类似于呻吟的声音,易柏辰才把头抬起来一点,几乎贴在他的唇上问:“我咬到你了?”说着又轻轻啃噬着他的唇瓣,流连不去。

马振桓觉得脑子里不是那么清晰,他微微侧头看着易柏辰,嘟囔了句,“很热啊,下去,”软软的声音像是在撒娇。

易柏辰闻言更是咧开了嘴,索性将头靠在他胸口,听到他胸膛里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忽然觉得很安心。就好像这一刻,整个世界已经在自己的怀抱里。

 

易柏辰最终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马振桓正坐在沙发上划手机,看到他出来,就招了招手,

“过来坐好,我帮你吹头发。”

易柏辰求之不得,笑容满面地凑过来躺在马振桓面前的沙发上。自己的头发好像有些长了,也没空去剪,被马振桓抓在手里,用暖洋洋的热风吹着很是舒服,

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上方专注于手里工作的那个人,这张脸,他喜欢了五六年,此刻虽然没有什么表情,而且他都能看到对方眼角的纹路,但是他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喜欢的不得了。

“怎么办马振桓,我都不想走了,”

然而一想到明天早上他们又要分别,易柏辰觉得满心的委屈都快化成水流出来了。

“我不就是没有自信吗?遇到你之后我的自信心都快被磨没了,你那么好,”
“我没想过要出人头地,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是独一无二的易柏辰。”

他的声音掩盖在呼呼的吹风机的声响之下,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专门说给马振桓听,

马振桓也不出声,就听他絮絮叨叨地说着,手指拨进他一缕一缕的发丝里,复又轻柔地移开,
“我一直想问,你那个时候,是真的那么相信我吗?”易柏辰突然抬起了头转过来看他,
马振桓被吓了一下,赶紧关了电源,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调笑着,

 “我当时只看到一个自以为是任性幼稚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易柏辰闻言一个咕隆爬起来身来,跪坐在他的面前看着他,

“我已经成年了,而且我做的决定我自己都会负责!”
“你真是无药可救。”
“对,见到你我就得了不治之症,所以你一定不能放我出去祸害其他人。”

“哎,马振桓我那么喜欢你,你就不能多喜欢我一点吗?”

多日不见,易柏辰没皮没脸的情话说起来就跟不要钱似的,也不知道在哪里学的。

“好啦好啦,你赶紧去睡觉了。明天不是还要早起开会?”

他试图站起身来,却被易柏辰拉住,原本嬉皮笑脸的表情收了起来,

“马振桓,我会遵守我们的约定的!”

他说出这一句的时候,歪着头,目光很是诚恳,表情也无比认真,和刚刚那个厚脸皮拉他进浴室的易柏辰简直判若两人。

马振桓注视着他,从他的黑亮的眼睛里只能看到自己。然后他看到自己点了点头,说,

“一言为定!”

END

 


评论(2)
热度(54)

© 伊修塔 | Powered by LOFTER